内容

市场形势翻转,安省租房也要竞标已不新奇


 
(大中报/096.ca讯):根据CBC的报道,加国疫情尚未结束,楼市却持续升温,租房市场一改去年的颓废,目前尤其炽热抢手,其中以独立屋的情况最为明显,觅盘租客为求得一处住所,经常互相竞争,各出奇谋,除了出高价竞投,还预付多月租金,更不惜接受较旧和条件较差的房屋。尽管大城市的公寓租金在疫情期间有所下降,但房屋售价上涨,带动了独立屋租金的飊升。租客多次竞投失望而回,已成新常态。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2019年从香港来加的利瓦(Afshin Livar)一家五口以3,500元租住安省列治文山的5房独立屋,业主最近收回房屋准备售出。利瓦要另觅新居,他试过求租一个以3,800元的出租屋,结果被别的租客出价4,600元租下。 
 
经过审视多个不同的租盘、转换过地产经纪和输了8场出价高于标价的竞投战后,利瓦终于在第9次成功获得业主接纳,以3,900元租得新居。与原先的住宅相比,他的新住所面积较小、更加老旧,但租金高出了每月400元。此外,为了达成交易,他还提前支付了4个月的租金。
 
“我感到极度沮丧和绝望。不断的竞价、竞价和竞价,而结果都是失败,这让人非常压抑。”利瓦怀疑,一些竞价战可能是由业主和经纪刻意促成,因为“他们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分享不同信息/观点,做明智判断/决策!请点击096.ca!



从事地产经纪工作逾15年的赫德尔(Sue Heddle)在大多伦多地区的密西沙加市、伯灵顿和渥克维尔有接近15年的从业经验。
 
她指出,她常看到租客付出比叫价更高的租金,并提前缴付数月的租金。她的一名客户最近租出的一栋住宅,租金较原先的叫价高出了每月700元。
 
加拿大按揭及房屋公司(CMHC)经济学家萨纳加玛(Dana Senagama)表示,租屋竞投战是屋价上涨的副产品。“但凡出现非常火热的卖家市场时,几乎总是会在租赁市场中显示出来。” 
 
事实上,现在市场上可供出租的独立屋为数不多。根据CMHC的数据,本国90%以上的独立式住宅均属业主自住,只有不到10%是空置或用作出租。在安省渥太华、多伦多、哈密尔顿、伦敦和温莎等城市,所有类型的出租房屋租金去年均有上涨,涨幅介于4.7%至8.4%之间。
 
在安省从商的希迪(Candice Sheedy)原以3,000元租住一栋3房房屋,即使她愿意多付400元及预缴半年租金,仍在竞价战中失败了十多次,最终以比原居所高500元的租金拿到新居,但房屋面积较小,而且所在地区不那么好。她指自己拥有良好信贷纪录、稳定收入和积蓄,但现在“这一切都显得没有意义”。 
 
在怀雅逊大学教授地产管理的希德(Murtaza Haider)认为,疫情令人们多了在家工作,对居所空间的要求有所提高,独立屋变得更受欢迎,令加拿大的住房可负担性危机加剧。与新冠病毒相关的公共卫生措施将住房从人们吃饭和睡觉的地方,转变成人们的办公室、学校、健身房和教会。而本国过去多年来,独立和半独立式房屋的建造数目偏低,比例远低于柏文。在未来十年,千禧世代将陆续成家立室,有自己的子女,他们不会满足于蜗居柏文。 
 
另一个问题就是加拿大在过往多年来,在新建独立屋、半独立屋和排屋等方面的数量严重不足。

分享不同信息/观点,做明智判断/决策!请点击096.ca!
 
地产经纪希安西奥(Ralph Ciancio)忧虑,随着疫情放缓,将有越来越多新移民登陆加拿大,势必加剧住宅销售和租赁市场求过于供的市况。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