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一本奇书对香港社会的透视 (五)
《我要安乐死》(修订版)读后之二

 
 
其次,在安乐死的诉求中,邓绍斌还展现出他超乎常人的顽强意志。如他写给香港特首董建华的信,等到的却是香港卫生福利及食物局助理秘书长的电子邮件回函,内容无非是几句鼓励性话语。(见127页)显然,董建华对邓绍斌的寻求安乐死立法的信,理解为仅仅是一封求助信,所以他不发给立法会而是送达卫生福利及食物局;而该局不调查不研究,仅仅用几句空话来搪塞应付。一般人遇到这种官僚主义态度,往往是灰心丧气,对官僚机构不再抱什么希望;而邓绍斌不然,他则继续努力:“我翻查网上资料,对于香港奉行的普通法似乎有另一版本的演绎,故而我去信法律援助署,并申明欲将繁复的人权法呈送法庭重新检视”。去函自然又是石沉大海,在他已经感到无望时,才收到法律援助署“十数字说这不是他们的工作范围”的回函。(同上)面对又一次碰壁,一般人往往心灰意冷;但邓绍斌仍然不屈不挠,再次给香港立法会的60名议员各发一封信,表达他的诉求。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这次努力,终于引起香港媒体的关注,在媒体广泛报道了他寻求安乐死的事件以后,在铺天盖地的舆论压力下,邓绍斌的诉求才真正引起香港官方的注意。所以,邓绍斌在寻求安乐死的诉求中,充分表现出他超出一般人的勇气、才能、智慧和坚定意志,这又是一般人难以做到的。

邓绍斌真正被誉为“香港超人”,则是《我要安乐死》的撰写和出版。最初,邓绍斌并没有写自传的念头,香港媒体大肆报道他寻求安乐死的新闻以后,引起香港市民对香港政府的批评,并开展为邓绍斌的捐款活动。在这种形势下,邓绍斌为了回应香港各界的声援,他写了一篇给香港市民的公开信在媒体上发表。这封信,一方面对香港市民的关心、慰问以及捐助表示感谢;另一方面则申明自己并不缺少父母家人和同学朋友的爱,寻求安乐死的原因主要是想结束自己生不如死的痛苦生活。应香港媒体的要求,邓绍斌又陆续写了几篇文章发表。人们发现,邓绍斌虽然是个整天卧床的全瘫残疾人,但他才思敏捷,思路清晰,逻辑严密,文章写得言简意赅,情理并茂,展现出他不仅有相当高的思想水平,而且还有非常出色的文字表达能力。于是,从香港影星到媒体记者,都鼓励他多写,指出这对社会和对他自己都很有意义。正是在这种赞扬和鼓励下,他从2006年3月末开始动手写回忆录,不到一年时间,就完成了自传的写作和出版。

分享不同信息/观点,做明智判断/决策!请点击096.ca!



由于《我要安乐死》一书不仅真实生动地记述了一个全瘫残疾人十多年在病床上苦不堪言的经历;写出父亲和同学朋友的大爱;而且,还从一个独特的视角,揭示出香港医护人员中一些人的冷漠和同情心的缺失;批评了香港一些行政立法机构的官僚主义作风和抱残守缺;另外,还对基督教和《圣经》中的许多观点提出质疑和批判……总之,《我要安乐死》绝非是一部普通的自传,它既可以看成是一个全瘫残疾人心路历程的真实记录,又可以看成是香港社会的一部特殊的档案材料,也可以说它是一部振聋发聩的社会批判文稿……从这个意义来看,这部自传应该说是一笔难得的推动人类社会发展进步的精神财富。因此,邓绍斌被称为“香港超人”是当之无愧的。

两千多年前的史学家司马迁曾经指出,周文王被拘禁写出《周易》,孔子颠沛流离不得志而作《春秋》,屈原被流放乃赋《离骚》,左丘明失明而写作《国语》,孙膑双腿残疾有《孙子兵法》……就是说,许多传世之作,往往是“大底圣贤发奋之所为作也。”(见《报任少卿书》)两千年后的邓绍斌从普通人成为香港超人,也恰恰是这样一个范例。试想,尽管在该书序言中邓绍斌的父亲讲邓绍斌“自小活泼好动,资质也不错”。但是,如果没有那场意外受伤成为全瘫残疾人,他也许会按照自己的人生规划走一条完全不同的人生之旅;而恰恰是突然而至的灾祸和厄运,让他陷入痛苦不堪的生存困境。为了摆脱这种生存困境,他的聪明好学,性格顽强,悟性好,有独立人格和独立思考精神以及一定文学天赋等潜质才被激发出来,从而把他从凡人打造成超人。这说明人生旅途中的坎坷和不幸可能让人一蹶不振,但厄运往往也是打造出类拔萃人才的熔炉。

附录:邓绍斌的最后日子
据网上资讯,2007年邓绍斌出版自传《我要安乐死》以后,又写了一本叫《总有一次失败》的书,内容是介绍香港他曾经交往和熟悉的13位朋友,他(她)们分别是:沈祖尧、余若薇、高永文、何俊仁、陈婉娴、孙明扬、胡定旭、车淑梅、谭咏麟、罗灿、邱文华、陈凯欣、张学友。全瘫卧床的十多年里,他对人生中的生与死进行过深入的思考,而走过安乐死诉求的人生低谷后,他重新叩问人生命运中的失败与成功。该书笔者没有机会阅读,据说"斌仔这次不谈积极人生,是否可以救赎无助冰冷的心,不谈是生或是死的问题,不谈这些。这次全是讲述生命的故事,无论如何风光的人物,背后总有失败,一切全在於一念之差。试看斌仔眼中的这十三位英雄如何走过生命中一道又一道低谷,迎向丰盛的人生。"

另据网载,邓绍斌于2012年12月9日在香港病逝,终年43岁。(待续)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