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调查称以色列飞马间谍软件公司通过恶意软件监听政要、记者、活动家


 
(大中报/096.ca讯)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说,以巴黎为基地的非政府组织“禁忌故事”(Forbidden Stories)与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最先调查这款间谍软件,之后再与美国《华盛顿邮报》、英国《卫报》、法国《世界报》等17家媒体机构合作,调查5万个受害手机号码。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这个媒体调查团最新透露,包括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在内的多名国际政要,遇刺沙特阿拉伯记者贾玛尔·卡舒吉(Jamal Khashoggi,又译哈绍基)遗属,与人权活动人士、记者、律师等,均成为了监控目标。
 
以色列政府星期三(7月21日)据报成立跨部门团队研究有关指控;NSO否认其涉及任何不当行为,集团创办人兼总裁沙列夫·胡里奥(Shalev Hulio)称,飞马平台“防范了恐怖袭击,拯救了生命”,调查团发表的监控目标名单“与NSO没有关联”。
 
调查团指出,飞马软件自2016年起,透过感染苹果iPhone与谷歌安卓(Google Android)手机来让客户监听并截取目标人物的信息、照片与电邮等,甚至秘密录音、启动话筒与镜头。NSO批评调查团的报道“充满错误的假设,和未经证实的理论”。
 
胡里奥星期二(20日)接受特拉维夫103FM广播电台采访时称:“我想这最终会对簿公堂,我们会提起诽谤诉讼,因为我们别无选择,而司法裁判将得出对我们有利的结果。”

分享不同信息/观点,做明智判断/决策!请点击096.ca!
 


路透社引述以色列消息人士称,直接向总理贝内特(Naftali Bennett)汇报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将领导跨部门小组,政府认为事态已超出国防部的能力范围。总部设于巴黎的无国界记者组织(RSF)星期三促请以色列停止出口间谍技术。
 
国际政要 
《华盛顿邮报》与《卫报》星期二报道,在5万个遭监听手机号码中,包括涉及全球34个国家,超过600名政府官员与政客的号码。
 
这些国际政要包括:
 
- 法国总统马克龙
- 伊拉克总统巴尔哈姆·萨利赫(Barham Salih)
- 南非总统西里尔·拉马福萨(Cyril Ramaphosa)
- 摩洛哥国王穆罕默德六世(King Mohammed VI)
- 摩洛哥首相萨阿德丁·奥斯曼尼(Saadeddine Othmani)
- 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Imran Khan)
- 埃及总理穆斯塔法·马德布利(Mostafa Madbouly)
- 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
- 欧洲理事会(European Council)主席米歇尔(Charles Michel)
 
《世界报》则报道,摩洛哥自2017年起锁定一个属于马克龙总统的手机号码,前总理爱德华·菲利普(Edouard Philippe)也曾于2019被针对。
 
目前没有任何办法确定这张名单上所有电话号码都曾被特务人员在没有接触当事人手机的情况下监听,也无法肯定使用名单上号码的智能手机都曾被安装飞马应用。
 
摩洛哥政府否认是飞马应用程序的客户。
 
法国总统府表示,要是调查团的报道属实,事态非常严重。

分享不同信息/观点,做明智判断/决策!请点击096.ca!
 


间谍技术普及化? 
国家领袖总是间谍的头号目标——截取他们的通讯就能了解到他们的企图与秘密。
 
政治家与官员们都明白他们经常成为目标,但要是这被公之于众,后果非同小可,这尤其因为当中所牵涉的不止是一个国家的对手。
 
2013年,美国国家安全局(NSA)被曝涉嫌窃听数十名世界各国领袖的手机——包括身为盟友的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这不但造成莫大尴尬,更造成颇为沉重的外交风波。
 
最新报告值得注意的一处地方,是这些秘密侦查外国领袖的技术,如今有可能公开发售,让更多国家掌握。
 
我们目前不知道这份名单上有多少号码真实成为监控目标,但光是这可能性就足以让NSO集团——还有那些可能在针对着别国领袖的政府——四面受敌。
 
卡舒吉朋友圈成员 
长居美国,经常撰文批评沙特阿拉伯的《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贾玛尔·卡舒吉,于2018年10月进入位于沙特驻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总领事馆之后被杀害肢解。
 
调查团指出,有人曾利用飞马应用程序来监控两名靠近卡舒吉的女性,以及多名在其朋友圈内的人。
 
其中一位女子是卡舒吉元配夫人,埃及籍空中乘务员艾拉特(Hanan Elatr)。国际特赦组织侦查显示,卡舒吉被杀前六个月,艾拉特的手机曾被一名飞马用户秘密攻击。

 
这位袭击者在2017年11月至2018年4月间,利用飞马应用向艾拉特发送四条内载恶意链接的短信,国际特赦组织称无法证明这几次黑客攻击是否成功。
 
艾拉特对《华盛顿邮报》说:“贾玛尔曾经警告过我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让我相信他们是透过我得知所有发生在贾玛尔身边所发生的一切。”
 
虽然卡舒吉已婚,但他同时有一名未婚妻——土耳其籍研究员海蒂杰·简吉兹(Hatice Cengiz)。2018年10月2日,她在沙特总领馆外等候卡舒吉,发觉他并未从总领馆出来之后向土耳其当局报案。
 
国际特赦组织安全实验室分析显示,卡舒吉被杀后数天,简吉兹的iPhone被一名飞马应用用户入侵。《华盛顿邮报》指出,有关分析未能确认手机内有否任何资料被取走,也没能确认曾否有人进行过声音侦查。
 
星期天(18日)晚间,简吉兹在Twitter发帖说:“正当我承受着巨大的哀痛,等待着了解贾玛尔身上都发生了什么事之际,我自己成为了目标。我对此深感震惊。”
 
“当我在经历人生中最恶劣的时刻,那些杀手还在刺探我的情报,他们很无耻,必须把他们绳之以法。”
 
另一位据报成为窃听目标的卡舒吉生前好友是卡塔尔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前总监瓦达·汉法尔(Wadah Khanfar)。
 
NSO发表声明,否认其技术曾经被用于监控卡舒吉及其身边人士;沙特阿拉伯当局并未就有关指控作出任何回应。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