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疫情的压力让人变老,好在这种影响可以扭转
The pandemic aged you, but you can still reverse the effects

 
 
(大中报/096.ca讯):根据环球邮报的报道,你的关节在吱吱作响,头发明显变白,眼袋似乎已成为脸上的一部分。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这不是一幅想象的画面:大流行的压力可能会让你过早地变老。
 
研究慢性压力对生物影响的研究人员表示,在过去16个月里,人们经历悲伤、孤立、工作和照顾孩子,以及陷入对家庭安全的焦虑中,这种慢性压力会加速身体衰老的速度,还有创伤性压力,它会出现在危及生命的情况下,例如自己或身边的亲朋好友感染了新冠。 
 
压力会伤害您的身体,阻碍自我修复的能力,可能会减少数年的寿数。其影响远远超出了外表上的衰老。 
 
研究人员说,好消息是你做些什么放慢影响的速度,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让时光倒流。 健康的习惯,包括良好的饮食和睡眠,尤其是体育锻炼,有助于减轻压力对衰老的影响。

分享不同信息/观点,做明智判断/决策!请点击096.ca!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精神病学和行为科学副教授奥多诺万(Aoife O'Donovan)表示,赶快采取行动,还为时不晚。
 
奥多诺万表示,“当这些压力源长期存在,或者当我们无法解决或从中恢复时,就会感受到其真实的负面影响或伤害。”
 
奥多诺万解释说,慢性和创伤性压力加速衰老的一些最好证据来自对端粒的研究,端粒是染色体末端保护DNA 免受损伤的保护。端粒随着细胞分裂的每个周期而自然缩短,当它们缩短到临界长度时,细胞就会发生凋亡,这是一种细胞死亡形式。当炎症和氧化应激(与衰老相关的过程)在心理压力之下被激活时,端粒也会缩短。
 
奥多诺万研究的重点是炎症,这是人体免疫反应的一部分。 她说,炎症有助于保护我们免受感染,但它也对全身细胞有毒害,加速细胞的新旧代替,端粒就会缩短并过早老化。 
 
她说,有时,当端粒变得非常短时,细胞不会发生细胞凋亡,而是会粘在其他细胞周围并释放促进炎症的蛋白质。这将导致更多细胞的老化,尽管它们不再像正常细胞那样正常运作,但它们仍然存在。
 
奥多诺万说,炎症也是恶性循环的一部分,它使您的大脑对这些威胁信息更加的敏感和警觉。
 
“压力会产生压力,”这就是为什么在造成进一步伤害之前停止这种“威胁螺旋”非常重要。 
 
在对伊拉克和阿富汗服役的退伍军人进行研究时,奥多诺万博士发现那些经历过创伤并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或其他精神障碍(包括焦虑和抑郁)的人群,患上严重的自身免疫性疾病的风险高于正常人,比如类风湿性关节炎、克罗恩病和多发性硬化症等疾病。最初,她和她的团队假设心理障碍与遗传和其他免疫系统变化有关,这些变化增加了罹患这些疾病的风险。但他们现在认为,心理压力会以增加心理障碍和自身免疫性疾病风险的方式改变免疫系统。
 
正如奥多诺万博士所解释的那样,她过去认为自己在追求两个不同的研究方向:压力对身体健康的影响以及对心理健康的影响。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逐渐意识到这只是一个问题,”她说。

分享不同信息/观点,做明智判断/决策!请点击096.ca!
 
压力加速衰老的另一种方式是行为。当人们压力过大时,他们往往会吃得不好、锻炼得更少、睡得更少,而且可能会更多地喝酒和抽烟。 
 
卑诗大学运动机能学学院的副教授、加拿大体育活动和健康研究主席、健康心理学家普特曼(Eli Puterman)表示,其中一些行为可能在短期有益。毕竟,沉迷于巧克力、奶酪或酒精的那种感觉不错,但从长远来看,它们对身体是有害的,而且很难改变。
 
普特曼博士说,在对啮齿动物的研究中,与在没有压力的情况下吃不健康的食物相比,在压力荷尔蒙皮质醇水平升高的情况下,食用不健康的食物已被证明会在器官周围沉积更多的脂肪。类似的结果也发生在人类身上。与皮下脂肪不同,器官周围的脂肪称为内脏脂肪,与秀发包括 II 型糖尿病和心血管等疾病有关。
 
“疫情期间,人们压力很大,同时体重也有增加。但这个重量可能出现在身体的错误部位。”他说。 

 
在疫情之前的研究中,普特曼博士发现保持健康的睡眠习惯、健康的饮食和锻炼方案可以缓冲压力对衰老的影响。在一项针对痴呆症患者家庭照顾者的研究中,他和同事们发现,获得健身房会员资格并提供健身指导以进行定期体育锻炼的参与者不仅能够改善他们的健康状况,而且在他们的血样中发现,免疫细胞端粒加长了。
 
研究人员不能因此声称运动可以逆转衰老。普特曼博士说,端粒延长的原因可能是运动清除了旧细胞,并被新细胞取代。运动也被证明可以将更多的称为B细胞的白细胞带入血液,也有可能是B细胞的端粒比其他细胞长。
 
无论如何,让身体活动起来的感觉会更好。这些人的抑郁和压力水平较低。 
 
奥多诺万博士也是体育活动的支持者,称其为“针对炎症的最有效方法之一”。
 
哥伦比亚大学心理生物学家皮卡德(Martin Picard)发现,降低压力水平至少可以逆转衰老的一个方面就是白发。
 
又是行为医学副教授的皮卡德博士指出,线粒体是细胞的发电厂,压力荷尔蒙会损害线粒体,从而导致细胞老化得更快。在毛囊中,功能失调的线粒体会导致头发改变颜色。
 
皮卡德博士研究了每一缕头发,以了解为什么有些头发比其他头发变白的速度更快。 
 
志愿者提供了两种不同颜色的头发。皮卡德博士和他的团队通过将它们的色素沉着转化为数学模式来分析它们,这样能够量化颜色。他们让志愿者回想过去12个月里,他们经历的压力最大的事件,相当于头发长了12厘米。 研究人员能够看到参与者的头发颜色丢失与压力事件有关,例如与人关系的破裂,远程搬家或接受手术。
 
但在一些样本中,白头发能再次变黑,这与参与者较小的压力期相吻合,例如为期两周的假期。
 
皮卡德博士说,这表明衰老过程并不像以前想象的那样顽固不变,这为疫情期间感觉比实际年龄大的人带来了希望。 “人类衰老并不是呈线性和不可逆转的,实际上是可以改变的。”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