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加拿大公司面临供应链掉链子,而Delta变种病毒使事情变得更糟
Supply chains are still a mess – and the Delta variant is making things worse

 
 
(大中报/096.ca讯) 加拿大环球邮报日前发表了一篇经济记者Matt Lundy和Mark Rendell 共同采写的报道,他们注意到加拿大公司订单堆积如山,运输成本比以前更贵,而关键材料则供不应求。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在COVID-19 疫情流行的18个月里,各公司正在努力解决供应链的问题,事实证明这些问题比最初想象的更持久。最新的不利因素是Delta变体病毒,在东南亚迅速蔓延,阻碍了从鞋子到半导体的各种产品的产出。
 
这种情况给加拿大公司带来了很多麻烦。
 
蒙特利尔的Dorel 工业公司表示,其家庭用品部门的收入因马来西亚和越南的供应商停工而受到冲击。新斯科舍省的High Liner 食品公司正在处理集装箱短缺问题。汽车零部件制造商Linamar 集团由于供应问题,无法像往常一样快速完成订单。
 
贸易中断已经造成了经济损失。在第二季度,出口疲软将加拿大拖入了一个意外的经济萎缩。加拿大统计局指出,汽车生产,以及随后的出口,受到了进口零部件的阻碍。

 
在这一方面,更多的麻烦正在到来。以计算机芯片短缺为例,一些汽车制造商已经削减了9月份的产量。通用汽车公司本月将减少大多数北美装配厂的产量,包括位于安省Ingersoll镇的CAMI工厂,延长其停工时间。
 
这提醒人们,尽管加拿大拥有世界上最高的疫苗接种率,但它对供应链疲软毫无招架之力。分析家们强调,虽然Delta 变体病毒没有使加拿大的经济复苏脱轨,但必然会使事情变得更加困难重重。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的高级加拿大经济学家Stephen Brown 表示,人们错误的理解供应链会随着疫苗推广很快恢复,他认为干扰供应链会持续到2022年。
 
贸易困境是在一系列独特的疫情条件下产生的。由于现金充裕,消费者正在购买大量的东西,但工厂在停工后仍在努力追赶。与此同时,航运业无法处理大量的货物,导致延误和成本上升。根据海事咨询公司Drewry对八条主要航线的指数分析显示,运费比两年前上涨了580%。
 
这将Dan Evans的生意推到了崩溃的边缘。他在安省Kitchener市经营一家进口玩具商贸公司,名为KidSquad 经销商。该公司从中国进口儿童微型可坐仿真车,通过大型超市和网络在加拿大销售。
 
在疫情之前,Evans的运输费用为每辆车30元。现在,运输费超过了200元。按照这个运输费,他无法说服自己代理这些零售价在350元至750元之间的小汽车有利可图,因为运输费就占了一半多。这就是为什么一堆这样的儿童可坐仿真车被存放在中国港口的原因。
 
Evans只能对下级经销商说对不起,他大概有价值17万元的订单,他无法继续这么经营下去。他在儿童车上损失了太多的钱,无法收回增加的成本。
 
幸好,Evans拥有的KidSquad 在加拿大有足够的库存来度过圣诞季。但是,如果运输价格在新的一年里仍然居高不下,他可能会决定撤消这项业务,把库存留在中国。
 
他不能在这上面损失更多的钱。
 
位于安省Picton的ClearWater Design独木舟和皮划艇公司的情况则非常不同,该公司位于多伦多以东约230公里处。
 
与丈夫一起经营公司的女老板Michelle Laframboise已经将产量提高了大约一倍,雇用了新员工,并增加了员工工作班次以满足市场需求。不管怎么说,这是一个具有挑战性的时期。塑料的价格已经飙升到历史最高点,公司无奈接纳了这一成本高企,而不是转嫁给客户。而且, Laframboise必须提前八个月订购零件。以前仅需提前1个月。
 
她表示,供应及时的好日子已经过去了。
 
ClearWater公司已经储备了明年生产所需的 "相当一部分"零件。这样,Laframboise 希望该公司能够避免Delta 病毒对海外供应商造成的任何影响。
 
女老板Laframboise 宁愿多存放一年的零件在自己仓库里,这样她就不会有供应链的风险。
 
与ClearWater公司不同,许多公司已经将更高成本转嫁给消费者。这就是为什么加拿大的年度通货膨胀率已经跃升至3.7%,为十年来最快的增幅。加拿大央行的目标通胀率是2%,其解释暂时性因素正在推动价格上涨。它预计通胀率在未来几年将有所缓解,但直到2024年才会持续回到其目标通胀率。
 
蒙特利尔银行首席经济学家Doug Porter 表示,在这期间,Delta的变体病毒可能会刺激商品价格。这是因为需求受到宽松的财政和货币政策的支持,加上数十亿元被压抑的家庭储蓄蓄势待发,而供应保障却岌岌可危。
 
其结果是,大量的现金追逐孱弱的商品供应,助长了通货膨胀的急剧上升。
 
Porter不是那么担心经济的需求方面。他说:"我更担心的是供应方面。"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