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高买低卖,WE慈善机构出售多伦多市中心的房产竟然会亏损
WE Charity sells downtown Toronto properties for $36 million, and some went for a loss

 
 
(大中报/096.ca讯) 多伦多星报日前发表了一篇调查记者Marco ChownOved的报道,他发现WE慈善机构已经出售了其在多伦多市中心持有的3600万元的房产,但其中超过一半的房产交易是亏损的。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去年,在联邦政府拨款丑闻的影响下,该慈善机构在Queen St.E建立 "公益校园 "的设想被取消,联合创始人Craig和Marc Kielburger在国会面前作证,宣布他们将关闭WE在加拿大的业务并清算其资产。
 
土地登记记录显示,WE慈善机构和两个附属基金会出售了位于Queen St. E和Parliament St.几乎完全属于WE的一个街区内的八处房产,包括WE的总部,总价为3600万元。



总的来说,WE慈善机构出售这组房产的价格超过了它所支付的价格,这主要是由其总部大楼的售价所推动的,其出售价格比2015年的购买价格高出了1010万元。该慈善机构当时又花费了数百万元对该建筑进行了大面积的翻新。
 
记录显示,在2015年至2019年期间,尽管多伦多的房产市场红火,但WE其中五处房产的售价低于该机构当时的支付价。这些交易都发生在8月23日。
 
WE慈善机构的发言人指出,要把八处房产的销售价格加在一起看,总的卖房价格并没有低于支付的价格。
 
该发言人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该慈善机构的董事会与商业地产公司JLL签订合同,在售楼结束前对收购价格进行了独立评估,后来报告发现,潜在的收购价格高于当前的市场条件。
 
该慈善组织的营利分支 " Me to We "以370万元的价格出售了另外两处相邻的房产。
 
WE证实了这些交易,并表示" Me to We "还以近140万元的价格出售了另一栋大楼的开发权。
 
有三处房产没有出售,两处由" Me to We "拥有,一处由WE 慈善机构拥有。该慈善机构的这三处剩余财产是在2016年以350万元购买的。去年,该慈善机构对其所有资产的估值为4530万元。
 
WE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卖房销售的收益将用于WE慈善基金会,该基金会将继续资助学校、大学和WE在非洲肯尼亚建立的医院。发言人还表示," Me to We "将继续在加拿大运营,它将利用其销售所得的资金来偿还债务。
 
这些收购方都是控股公司,其中Matthew G. Cribbins被列为唯一的董事。Cribbins是私人财富管理公司Generation Capital的总裁,他拒绝对此次收购发表评论。
 
在这些房产上登记的协议指出,收购方计划建造一个混合用途的住宅/商业开发项目,包含最大的规划总建筑面积。
 
去年夏天,WE慈善机构持有的大量房产受到了审查,因为WE获得了一份独家的、价值5.44亿元的政府合同,主要是其试图运营一个夏季大学生志愿服务项目,而且据说该慈善机构之前曾为总理特鲁多的兄弟和母亲支付过演讲费用,并为前财政部长Morneau的家人支付了部分海外旅行费用。Morneau后来被道德专员发现违反了《利益冲突法》,但道德专员排除了总理特鲁多的违法嫌疑。
 
WE退出了政府合同后,但继续被其复杂结构和大量财产的问题所困扰。

 
《星报》去年发表的一项调查指出,除了WE慈善机构拥有的六处房产外,在Queen和Parliament还有七处房产为相关控股公司和基金会所拥有。这些公司包括Me to We资产控股有限公司、Me to We基金会、Imagine 1 Day国际组织和安省2569144有限公司,这家数字公司的注册人是WE的首席财务官Victor Li。
 
Kielburger 夫妇的父母还拥有两处房产,免费提供给该慈善机构。WE 为其支付了贷款利息和房产税。
 
WE慈善机构及其营利机构都参与了8月份的房产销售。
 
位于Queen st.  和Parliament st. 拐角处的WE总部大楼以2460万元的价格售出,比2015年买入价多了1010万,那个时候这栋大楼摇摇欲坠。
 
在买下这栋建筑后,WE在2017年其全球学习中心(GLC)盛大开幕之前,进行了长达两年的大规模翻新。
 
宣布开幕的新闻稿中宣称:该建筑完全恢复到其1908年和1925年的原始设计意图,装修工人们创造了一个开放式砖式天花板和内部用木梁的结构,并恢复了原来的门。在可能的情况下,大量使用了加拿大装修建材。
 
翻新工程还增加了一个200人的剧院,两个带有拼接屏幕的现代化教室,主层的触摸屏墙,以及拍摄和后期工作室。
 
WE拒绝透露GLC项目的翻新价格,但在去年提供给媒体的文件中,该慈善机构说它收到了2550万元的定向捐款,"仅用于WE GLC 项目",这为1450万元的收购和额外的翻新提供了资金。
 
WE还收到了300万元的实物捐赠,用于为该建筑配备先进技术,使工作人员能够向加拿大和世界各地的偏远社区提供节目。

 
其他房产并没有吸引到优质竞价。WE慈善机构及其基金会以低于买入价的价格出售了八处房产中的五处。另一处房产的售价与2017年的购买价格相同。土地登记记录显示,WE 慈善机构和基金会在这六处房产上总共损失了超过100万元。
 
根据多伦多地区房产局的数据显示,自2015年WE 慈善机构在Corktown进行首次购买以来,GTA地区所有类型的房产价格已经上涨了50%。
 
在回答《星报》的问题时,WE慈善组织的一位发言人写道,单个房产销售价格 "并不能准确代表交易的得失"。
 
邮件中是这么说的:"重要的是要看全部打包房产的总售价,而不是每份房产分配的单独售价。作为销售过程的一部分,不得不为每份房产分配了一个价格"。
 
安省的法律要求慈善机构受托人负责任地管理其慈善机构的资产,这包括 "在适当的范围内 "分散投资。
 
在其网站上,WE解释其 "房产理念",将其与传统的慈善捐赠进行对比:"一些组织用现金、股权投资或捐赠投资的收入建立他们的资产储备。但WE慈善组织不依靠传统的捐赠方式,......它的资产储备是通过拥有房产建立起来的"。
 
在WE律师去年提供的文件中显示,其持有的大量房产作为资产储备,以防捐款枯竭,就像2020年3月COVID-19袭击时那样。该慈善机构认为,房产所有权也是一项明智的投资。
 
WE慈善机构在2020年回应媒体对其房产的询问时,曾表示房产所有权对WE的慈善模式至关重要,对于提供高质量和可访问的节目,同时使其能够高效和有效地运作至关重要。
 
通过拥有房产所有权,WE称自己每年节省120万元的租赁费用。
 
该慈善机构当时指出,过去的房产投资为该组织带来了很好的回报,在风险调整的基础上,它们已经超过了在股票或其他金融市场的投资,自购买Queen St E 沿线的房产以来,WE慈善机构的房产总价值保守地增长了5%。
 
除总部大楼外,唯一以超过购买价格出售的房产是一套位于二楼的公寓单位,用于安置从国外来访的国际工作人员。它在2018年以50万元买入,在8月以65万元售出。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