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即使疫情结束,房屋开放日恐难有往日红火
The Open House may be headed for extinction

 
 
(大中报/096.ca讯)随着世界开始缓慢而谨慎地恢复到疫情前的生活和工作安排,人们最热衷的事情就是猜测以前的活动哪些将恢复,哪些将陆续消失。加拿大环球邮报房产专栏作家Shane Dingman则担忧房屋开放日(open houses)会销声匿迹。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人们会问:白领们会不会都回到写字楼隔间里去?大家会不会穿没有弹性腰带的西装裤?大家还会再坐公交车吗?大家去任何地方都要戴口罩吗?而对于房地产经纪人来说,一个大问题是:房屋开放日会重新出现吗?
 
多伦多Harvey Kalles房地产有限公司的经纪人Andre Kutyan 称自己的生意就是靠房屋开放日建立起来的,他表示以往每个周末他都会举办房屋开放日,直到去年三月。他不知道他是否有机会再做一次。



可以肯定的是,一些地产经纪从未停止过房屋开放日活动,也许他们只是规避了COVID-19的一些规则。但是,Kutyan和许多像他一样的经纪发现,虚拟看房或三维浏览足以把买家中看热闹的人剔除,剩下那些认真的买家则会再进一步亲临开放日。
 
虚拟看房是这一转变的关键工具,许多提供虚拟看房的公司已经看到了此方面蓬勃的增长。总部位于安大略省滑铁卢的Planitar公司是iGuide测量系统和虚拟看房平台的开发商,其家庭市场中的份额几乎翻了一番。
 
Planitar的首席执行官Alexander Likholyot 透露,iGuide是加拿大的虚拟看房市场领导者,约占全国市场份额的12%,在2019年,其大概占市场的5%或6%左右。在COVID期间,他们的增长率一夜之间翻了一番。
 
在其家乡Kitchener-Waterloo 地区,接近60%的上市房屋使用iGuide 技术,而在阿尔伯塔省则接近30%。有趣的是,虚拟看房的测量系统是该公司技术的副产品,它使用激光扫描(Light Detection and Ranging)技术来测量房屋内部结构,准确率达99.5%。
 
Likholyot表示,他们主要靠卖相机赚钱,他们的客户不是房产经纪,而是相关行业摄影师。当公司在2015年开始发展时,他们确实把销售相机作为主要收入来源来经营了几个月,但很快他们就发现,如果仅提供销售和服务,而不是一个平台,他们就无法快速发展。
 
在疫情之前,虚拟看房平台必须向房产经纪证明自己的价值,在标准照片、视频看房、无人机鸟瞰或其他形式之间做出决定。在某些情况下,这意味着与房地产品牌或公司建立伙伴关系。但现在,这些平台中的一些成为赢家,该技术的其他应用开始在房地产之外显现出来。
 
总部位于美国加州Sunnyvale的Matterport公司也在加拿大看到了巨大的增长,其首席营收官Jay Remley 表示,2021年的虚拟看房人数比2020年增加了三到五倍之多。这家成立于2011年的公司已准备将其相机捕获的数据转化为新的商业应用。

 
Remley 承认该公司大约50%至55%的业务仍然是住宅房地产展示,他们的合作伙伴有Keller Williams、Compass、Redfin等连锁地产门店,上市房源百分之百都是'Matterport' 提供的服务。由于扫描了600万栋住宅,以及价值数十万的房源数据,该公司能够为大规模的客户提供分析服务。他说:“如果你是Keller Williams公司的经纪,你可以知道窗户朝西南的房子是否卖得更快?Matterport的数据表明,虚拟看房的存在使消费者对数字化上市房源的参与度提高了30%到40%,并能使房源价格提高9%到10%。”
 
定价也是等式的一部分:房产经纪看到成本在疫情期间急剧上升,他们不仅要雇用摄影师,还要购买平台会员,以便在房源上市期间展示虚拟浏览,而且所有公司都提供诱人的价格来吸引房产经纪,在许多情况下提供会员折扣。Remley 透露 'Matterport' 平台的定价比每月一杯Tim Hortons 咖啡还要低;每套房每月展示费仅是2元。
 
iGuide和Matterport 都有专有的特殊相机,摄影师可以用来构建虚拟看房,但同时Matterport也使用AI模型,允许用户在没有激光扫描仪的情况下用iPhone(及部分安卓手机)扫描房间,声称准确率接近98%。这使得其他类型的用户也开始使用他们的平台,如零售门店(以避免实地考察);保险公司(用于索赔评估),甚至家庭装修商或建筑公司也喜欢这样的平台,免于到现场来回奔波。Remley 表示,这些虚拟看房业务的延伸,比房地产用户的增长速度还要快。
 
Likholyot 称自己所在的iGuide平台也想在其他方面有所发展,比如当房间失火的时候,消防员在赶来的路上就能提前知道火灾现场的房屋内部结构。他认为这是一个巨大的潜力,数据永远是数据,数据不会变质。
 
但问题是,如果有一天疫情消退了,卖家会继续选择虚拟看房做为展示房源的方式吗?
 
多伦多EXP房地产公司的销售团队负责人Jennifer Jones 指出,大量的卖家喜欢这样的虚拟看房,不过50%的买家是通过房屋开放日坚定了买房信心。她所领导的团队,一个周末会举办12到18个房屋开放日,每个经纪都在期待着开放日回到他们身边。

 
对于Royal LePage的CEO Phil Soper来说,另一个需要考虑的因素是时间。他表示,也许有些买家和卖家喜欢一盘饼干和一把名片的怀旧感觉,但仅仅因为这个老传统,并不意味着没有更好的方式来度过周末。
 
Soper 认为,从疫情中得到的真正的关键启示是,经纪如何成功拿下交易,并坚持其中的一些东西。如果虚拟看房只花了四分之一的时间就能拿下交易,那就可以大量节省成本。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