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安省教育:中小学不会再通知父母孩子班级中的新冠个案

 
(大中/096.ca讯):根据CP24新闻的报道,安省公布一份有关实体回校上课的省级指引指出,学校在防疫工措施将有三项重大改变,包括:公校学生只有在学校出现新冠肺炎症状时,才有资格接受免费的PCR检测,而封班让学生回家上网课,以至通知家庭有关学校感染个案的做法也将取消,过往较严格的学校防疫措施已成过去。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在安省福特政府周一确认将于1月17日恢复实体上课之前几个小时,这份7页的文件发布在政府网站。文件称,学校将“仅会”对那些出现最明显病症的人使用PCR作痛毒检测。而且将不再向接触到有症状同学的儿童提供检测,即使该同学已确诊感染。

 
新的指引表示:“携带回家的PCR自采集试剂盒仅在有限的情况下使用。这些工具包只提供给有症状的小学/中学学生和在校期间出现症状的教育工作人员。 ”
 
“PCR自采集试剂盒将不会提供给出现单一症状、那些只需要隔离24至48小时(例如流鼻涕)等待症状改善的人,或提供给整个班级/学校人群,”
 
指引表明,家长再不会收到班里出现阳性个案的通知。指引说:“考虑到广泛的传播和无法对所有有症状的人进行检测,学校将不会定期通知班上的学生有阳性病例,或者如果儿童/学生或工作人员因相关症状而缺席。”
 
在上一学期,学校向有症状的儿童、接触过这些儿童的人,甚至在学校宣布爆发疫情时向全校学生提供PCR自采集工具包。
 
这一次,安省卫生厅长叶丽雅(Christine Elliott)表示,“Omicron在社区广泛传播”,实时报告和披露病例是不切实际的。
 
她说:“每天报告学生染上Omicron的确切人数是相当困难的。”

 
叶丽雅和首席卫生官莫尔医生(Dr. Kieran Moore)、教育厅长莱切(Stephen Lecce)会在12日周三发布更多病例报告准则的细节。
 
教育部此前的指引建议,在因病大规模缺课的情况下,可以将班级合并一起上课。
 
安省自由党领袖邓德华(Steven Del Duca)表示,这种不通知家长有关病例的决定是 “荒谬的”。他表示:“这对父母来说,听到这个消息其实是很可怕的,他们不会知道自己的孩子是否坐在另一个检测呈阳性的孩子身边。”他说,以后家长只能 “盲目飞行”,“各安天命”,而他们以前是根据资讯来决定是否送孩子上学的。
 
伦敦健康科学中心(London Health Sciences Centre)的流行病学家杰西(Ahmed Al-Jaishi )医生说,新的指引 “甚至不鼓励追踪接触者”。他指出“这是不幸的,它只会让传染数字更高。”
 
隔离准则取决于接种疫苗情况
新指引还将症状分为两级,学校里任何出现发烧、呼吸困难、发冷或突然失去味觉或嗅觉的人都可以立即获得检测。

 
对于流鼻涕、极度疲劳、头痛或喉咙痛等其他症状,有两种或两种以上的症状才可进行PCR检测。
 
一般来说,任何出现上述症状的人都应该假定他们感染了新冠病毒,即使没有进行测试。有症状的人必须进行隔离,但隔离所需的时间在大多数情况下因疫苗接种情况而异。
 
未完全接种疫苗的12岁及以上人群:如果出现任何症状,必须隔离,从症状出现之日起10天内或检测结果呈阳性之日起,以较早发生者为准。
 
完全接种疫苗的12岁及以上学生:在出现任何症状时必须隔离5天,从症状出现或检测阳性开始,以较早发生者为准。他们可以在症状出现改善24小时后结朿隔离。
 
11岁以下学生: 没有根据疫苗接情况来区分隔离措施。只要症状有所改善,所有11岁及以下的学生都可以在5天后结朿隔离。
 
截至周一,安省有47%的5至11岁儿童至少接种了一剂新冠疫苗,只有3.5%的儿童完全接种了疫苗。

 
流行病学家杰西医生说,他不理解为什么在这个年龄段的儿童中,没有对接种疫苗和未接种疫苗的儿童进行区分。他说,缺乏区别可能是因为很多家长不愿意让5到11岁的孩子接种疫苗。“他们不想在父母之间制造更多的摩擦,我也认为这归结于政治。”
 
指引表明,在学生被隔离的时候,兄弟姐妹、父母和其他家庭成员也必须自我隔离。
 
父母可不上报孩子检测结果
该文件指出,如果儿童在家中进行的快速抗原检测呈阳性,其家长没有义务将结果告知学校或当地公共卫生部门。
 
杰西医生指出,省府鼓励父母报告阳性检测结果并不困难。“为什么不直接鼓励报告,特别是向学校或儿童保育机构报告。对我来说,这令人心惊肉跳。”
 
他说,此前上幼儿园高班的儿子在12月上学期间接触到了新冠病毒,他计划在1月17日将他送回学校,原因很简单,因为他和伴侣没有其他可用的儿童托儿服务。

 
杰西医生估计:“当学校重开实体上课,我相信他很快又会被传染了。”
 
杜咸区教育局决定披露感染数据
多伦多教育局发言人伯德(Ryan Bird)表示,他们仍在决定在教室接触和确诊病例的情况下将采取什么措施。
 
杜咸区教育局的教育委员投票决定,在恢复实体授课时,“尽可能”向家长披露感染接触数据。该指引还要求使用快速抗原测试对学生进行监测测试,但只有在 “有供应的情况下”。
 
皮尔区教育局将有关接触通知和学校检测的问题,转给皮尔区公共卫生部门。一位发言人称,皮尔区公共卫生局将继续“按照省级指导方针的定义和指引,在社区的高风险环境中优先进行疫情调查和报告”,但这不再包括公立学校。“父母应该继续每天为任何实体上学的孩子完成省级指引的筛查,如果他们生病或其他方面没有通过筛查,就把他们留在家里。”
 
卫生厅上周表示,1月将接受多达1.19亿次快速抗原检测剂,但其中大部分将用于医疗保健和集体护理部门。



教育厅早些时候向学校教育局发布的指导意见表示,安省将不再从学校收集或发布批量感染数据。
 
班级是否因有人染疫而解散,让学童返家上网课,将由各自学校或教育局决定。
 
安省新民主党领袖霍华兹(Andrea Horwath)周二表示,取消披露要求将使学校社区感到焦虑。
 
"她说:"道福特有一个月的时间在孩子们离开学校时增加安全措施--但他没有这样做,现在我们已经到了关键时刻。"事实上,他通过拒绝测试和取消报告使情况变得更糟。家长、教师和教育工作者都很焦虑,他们在自己的教室里接触到COVID病例不会被告知。"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