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联邦保守党党魁选举的开撕(评论)
Opinion: How can federal conservatives earn trust from us?

前几日,联邦保守党委员会主席布罗迪宣布:宾顿市长彭建邦不符合竞选保守党党魁的资格。理由是“彭的竞选团队中有人称受第三方支付”,此乃“严重出格行为”。彭建邦申诉保守党的这项决定,既无详尽理由和证据甚至连涉事人都未披露,武断地剥夺了他还事情真相的申辩权利,以及粗暴地剥夺了由他拉入的十多万名保守党人的投票权。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安省成年居民7月14日起可预约第4针加强针
加国2022最新人口普查显示: 生活成本移民增长导致独居和几代同堂成主流
出乎意料!加拿大央行加息1% 基准利率变2.5% 二十四年来最大涨幅



民主体制下的加拿大,保守党委员会有否权力,像香港立法会及特首候选人资格审查那样随心所欲?彭建邦欲诉之司法解决的理由充足,另一位候选人厦雷也认为保守党的有关做法缺乏透明度。毕竟在加拿大的民主制度下,保守党尚不能是一个独裁的政党。

彭建邦指责,此事是由另一位党魁竞争主要对手博理瑞的支持者所操作,但同样难供详尽证据。问题是,剥夺彭建邦的竞选资格,谁是最直接最大的收益者?表面看像是博利瑞,但令人奇怪的是,这次党魁竞争西部保守党人好像不动声色,所有的候选人基本是东部及中部的,竟无一人像当年哈帕那样喊出“西部有份”的竞逐口号。西部的政权以及MP,除了卑斯省几乎尽在保守党的手中,前不久闹得蛮欢的西部分离主义思潮,岂能就此沉寂?那位刚卸了阿省党魁及省长的肯尼,应该可轻装上阵,怎么也不寻常地没了声响。



西部保守党人的相对安静,大概与最近那次联邦大选自由党获多数执政有关。基于东西部的人口、经济及政治实力的差异,由东部政治人物带领所在政党夺取联邦政权几成本国的政治规律之一。保守党的党魁竞争,满台几近都是中东部的面孔,也算是西部保守党人的明智。但并非是西部保守党人的自弃或无所作为,西部人的支持及选票,将左右谁能最后上位。谁能出线,当然是最能照顾西部利益或也最能由西部人所左右的那位,即便是出自东部的党魁。故西部人的最后出牌,具举足轻重的关键作用。

基于政治资历、能力及英法双语的娴熟,夏雷、彭建邦和博利瑞处于所有候选人的领先位置。不清楚这三位与西部保守党势力的渊源。博利瑞伶牙俐齿思维敏捷,在哈帕政府与西部政客有较长的共事经历,但闻博利瑞曾主动与主要来自西部的卡车司机示威运动者有接触,向西部靠拢或讨好的倾向难以排除,印象上其颇有点偏激的右倾色彩,似乎蛮迎合西部保守党人的胃口。彭建邦颇新颖地提出,塑造一个更具包容性的保守党与自由党PK,颇有开创性和政治见地。夏雷骨子里当属保守主义者,其履历完整作风稳健,为解决魁省独立问题曾卸下保守党联邦领导职位代表自由党执政魁北克,对调和及平衡东西茅盾和博弈应有其长处。



2020年党魁选报名投票的保守党员有27万,博利瑞称已通过自己的网站拉到了31.2万党员;彭建邦说拉了15万新成员报名入党,其中6.75万人已报名参加党魁竞选的投票;而夏雷手里新拉入的党员数则不详。

看官应该知道,临时拉人头以壮选举声势,已是本国政客应付选举的标准作业之一。但对政党的路线方向、以及对国家的政策指向,最终还得看竞选人的政纲和思想。麦坚迪不可操作性的错误的绿能法,不但使安省耽误了经济振兴的时机,还使安省自由党长时期陷入困境而难以复兴。本国西部保守党具深厚的实力(人脉和资金丰沛)、有资深的智库和实力人物,对这场党内的党魁选举一定有其独到的见解和主张,虽然目前尚未派员出征或仍在等出击的机会,但最后对保守党党魁的择摘,无疑会发挥关键性的作用。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