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数万名加国科技企业员工今夏被解雇 身处漩涡中的员工如何面对?
Thousands have been laid off from tech companies this summer

(大中网/096.ca讯) 据多伦多星报报道说,科技企业在疫情期间一直是成千上万的多伦多劳动力大军的救命稻草:当服务人员在封锁期间被解雇时,科技企业吸纳了他们,使许多人有机会从事新的、更有利可图的职业。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安省卫生厅长坦言没有快速的解决急诊科和重症监护室被临时关闭方案
从一分钱逃税的耻辱,到十元钱头像的荣誉
大多伦多房租增幅创纪录,密西沙加公寓6月同比增长25%

 
但现在是科技企业受到了胁迫。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像Wealthsimple、Thinkific Labs Inc.、Clearco和Coinsquare这样的大公司分别裁员数百人,整个科技行业的总裁员人数达到数万人。随着经济衰退成为热议话题,网上购物的急剧下滑和通货膨胀削减了底线,技术部门业绩一直在下滑,股票价格也一直在下滑。
 
根据数据跟踪机构Layoffs.fyi的统计数据显示,到目前为止,2022年有448家创业公司裁员,总人数接近62000人。Ritual、Wealthsimple、Clearco和Touchbistro今年在多伦多均作出迄今规模最大的裁员。
 
渥太华科技公司Shopify 在这方面也当仁不让。这家电子商务公司七月底宣布将裁减10%的员工,大约1000人。网络招聘平台LinkedIn立即被裁员公告、求职帖子所淹没。
 
媒体采访了一些最近被裁的科技工作者,以及准备不久后进入科技界的学生,发现虽然他们预计未来一年会更加困难,但他们都不后悔自己的职业选择,因为他们的长远期望仍然美好。
 
随着Shopify裁员的展开,科技工作者埃斯科贝多(Victor Escobedo)对那些受影响的人表示同情,因为他自己在科技行业工作了满8年之后突然被裁掉了。

 
埃斯科贝多一直在为一家小型的Web3公司工作,在他从事技术工作的整个过程中,他只在自己的意愿下换过工作。
 
埃斯科贝多认为现在的情况有点复杂。
 
埃斯科贝多曾在技术领域一直感到安全,但今年早些时候,当他开始听到主要技术公司裁员时,他知道自己可能是下一个。毕竟,大多数被裁的角色不是开发人员或工程师,而是像他这样的服务客户的员工。
 
但是,裁员依然比他预期的要早。
 
现在,对埃斯科贝多来说,就业市场似乎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已经把自己的简历发出去"几千次",做了所有正确的事情,但却没有得到任何反馈。这是一个不确定的时期,但他正以乐观的态度对待它,并在完成进修课程的同时再四处打听打听。
 
他认为就业市场将在明年的某个时候稳定下来,但他已为短期内的坎坷做好准备。



 
埃斯科贝多认为肯定会有更多的裁员,今年这将是艰难的一年。
 
对于那些因其无数的应用和强大的就业市场而选择走技术路线的学生来说,裁员是一个潜在的令人不安的预兆,预示着毕业后等待他们的可能是失业。
 
多伦多大学计算机科学系本科生塞尼(Komal Saini)对自己的就业前景一直很乐观,因为计算机科学在不同行业有广泛的应用。
 
但是,Saini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听到成片的裁员和取消的工作机会对她自己是一个"警钟"。
 
她说:"我已经感到了更大的压力,要弄清楚我毕业后想做什么。我如何将自己与成千上万的求职者区分开来,他们是否会申请与我相同的工作?我如何找到一个不容易被取代的安全职位?"
 
目前正在美国旧金山一家创业公司实习的塞尼曾对自己的大学、学历和实习经验感到很有信心,但现在她质疑自己是否已经做得足够好,以确保拿到研究生资格。她听说她的许多朋友现在考虑读研究生,试图获得职场竞争优势。

 
她说:"看到我自己和我周围的学生由于目前的环境而准备继续求学,这让人很无奈。"
 
但是,黑暗之中也有曙光。IDC加拿大公司研究、软件和云服务副总裁库马尔(Megha Kumar)指出,加拿大科技行业很繁荣,最近的裁员潮不会影响该行业长期的吸引力。
 
她表示,制定裁员计划的公司是基于疫情引起的对科技的超大规模关注而抢了很多人才。现在,随着通货膨胀对公司的冲击和疫情后的消费需求的转变,这些公司被迫合理化其现有的人力资源,并缩小其产品范围。
 
但从长远来看,加拿大的科技行业将继续增长。库马尔指出,虽然有几家大公司的裁员事件成为头条新闻,但其他许多公司仍在继续招聘,有些公司甚至挖走了Shopify等公司放弃的人才。
 
即使是那些被解雇的人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并为此而振作。
 
尽管温哥华的华裔彭小姐(Ash Peng)被解雇了,她对自己的职业选择感到乐观。



 
彭小姐于2019年从中国留学加拿大,学习计算机科学专业,这对以前从事翻译工作的她来说是一个职业转变。
 
她大四的实习课程突然提前几个月结束,所在的实习公司因财务原因裁掉了自己和另外一名学生以及一名主管。
 
彭小姐当时很震惊。当她听说其他公司也在裁员时,她意识到这个行业正在经历一个"低潮期"。
 
但是,彭小姐并不认为这次裁员对她的研究生求职路是一个坏兆头。她认为这个低潮期是暂时的,她有信心在这个行业找到自己的职位。
 
她说:"很多公司也在招人。这并不像这个行业行将末路。"
 
科技工作者夏尔马(Arjun Sharma)也很有信心。
 
他于2019年从多伦多大学毕业,此后一直在科技领域工作稳定,先是在一家创业公司,然后在Ritual。2021年,在Ritual公司熬过一轮裁员后,今年早些时候,夏尔马被裁了,但很快就找到另一份工作。

 
他仍然看到有人被录用,他仍然能在LinkedIn上看到招聘人员的消息。
 
不过,他也想过,如果他被裁员,又没有新工作,他该怎么办的问题。夏尔马一直在做一些兼职,其中一些为他挣钱。他称这些项目为"激情项目",但鉴于加拿大科技行业的裁员事件成为头条新闻,这些兼职也让他感到更加有保障。
 
但从长远来看,夏尔马认为这个行业只是在经历了疫情繁荣之后的一个再平衡时期。
 
他说:"甚至我现在的公司还在继续招聘和发展。"
 
"我认为这将是一个不断增长的行业。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