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联邦保守党新党魁难开新局面(观点)
Opinion: Can Pierre Poilievre earn the support from voters to beat Trudeau

9月10日周六晚,联邦保守党党领选举在渥太华开票,博礼瑞获胜。博利瑞携其妻走上讲台,热拥长吻,奇怪的是博尚未作胜选发言,他的妻子却抢先作了并不简短的演讲。到底谁才是真正的新党魁?强势的内当家走上前台、或日后干预保守党的政务,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可怖的是,不管博利瑞是否甘愿扮演保守党的一个傀儡,保守党西部集团欲将极力操纵全党,展开对小特鲁多的夺权攻势。虽然联邦自由党并不易撼动,但保守党内部恐怕从此难有宁日。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社论转载:为什么当前加拿大各省的财政状况好地出奇?
70-80%的年轻人已经被感染,加拿大已经达到群体免疫了吗?
从GST退款 房租补贴到牙医保险 特鲁多宣布为低收入者提供45亿元的通货膨胀救济方案



博利瑞出生于西部阿尔伯塔,但他却代表东部某选区走上政坛。虽然他伶牙俐齿,但其政见并不具深度及广度,基本只是对小特鲁多自由党在绿能、税收及通胀上作应景式的表面攻击。西部保守党的实力不俗,但在本次党魁选中大概推不出像样的合适人物,故在中东部的候选人中物色为西部人所满意认可的人物成了必然的选择。博利瑞与西部保守党高层的渊源并非是他的出生地,而是他曾在哈帕政府里任过职。当党魁选战进入白热化和僵持时,哈帕公开表态力挺博利瑞。这并不是哈帕的个人行为,而是他代表西部经综合考量发表的意见,某种程度哈帕正在扮演西部年迈的保守党耆宿曼宁的角色。

保守党党部内有西部的影响理所当然,当宾顿市长布朗在党魁选中成为博利瑞的强有力对手时,保守党的党务部门运用权力武断地剥夺了布朗的参选资格,这种对党内同志往死里整的做派,无疑为以新党魁产生作契机来振奋和团结全党笼罩了阴影。博利瑞扮演了较激进的保守主义色彩,即便他的内当家想为保守党抹上一笔平民化的色彩,也实在没必要让她作如此冗长抢镜头的演说,倒不如让在场的保守党人多喊几句“god save the king” 或 “long live the king”。



博利瑞的老婆尽管有做银行经理的父亲,但其并不长久的委内瑞拉移民加国的历史,在决选会上的表现以增添保守党向普罗大众靠拢的色彩,也并非不可以。但她更重要的角色也许是在为候选人拉人头上。果若这样,那博利瑞则对她的热吻该再多更长才是。博利瑞得票68%,但其他4位候选人的得票总合也有3成多,以常理判断,这4位中东部的候选人之得票应大多来自中东部的党员。故“东部政客”博利瑞的大比数得票中,应该西部的成色颇浓。

以联邦保守党这次的党魁选举可见,保守党以及加国政治的东西分野,已愈发明显。保守党以及西部集团尚在等待和准备阶段,一旦自由党政府在疫情、经济及通胀上失控,保守党西部势力将会毫不犹豫地挺身出手,接掌盘面。人头族丛派系林立,博利瑞能否团结保守党,还真不好说。一旦惹得西部党人不满意,若不知趣让贤,恐怕会像奥拓那样被无情拱下去。至于平衡本国东西博弈的政治态势,大概夏雷比博利瑞会更有办法和热忱,无奈夏雷太东方也太保守传统了。以自由党和NDP在本国中东部的雄厚基础,新党魁博利瑞欲击败小特鲁多的自由党、成下届总理,谈何容易。还是先摆平自家保守党内的矛盾和问题,再嘴爽吧。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