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为什么加拿大老年人热衷于出版回忆录?
Why so many Canadian retirees are writing memoirs?

(大中网/096.ca讯) 加拿大环球邮报(Globe and Mail)报道说,人过留名,雁过留影。在加拿大日常生活中,我们不难发现,老人们很喜欢回忆过去的事情。很多老年人希望在自己的家庭、家族中“发挥余热”。他们试图通过向晚辈讲述自己的故事,借用这样的方式传递自己的价值观,分享生活经验,从而与子孙们建立更深的关系。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美国国防大学:中国和俄罗斯军队存在共同的弱点
加拿大两大超市巨头一致认为,食品通胀可能已经到头
加拿大二手车价格攀至顶峰,已连续两个月下降

 
比如奥梅鲁西克(Judy Omelusik)在地球上生活了近八十年,总有一些令人震惊的故事想告诉晚辈。
 
从她20多岁开始,她发现她的养母其实是她的外婆,而在她成长过程中被她称为姐姐的女孩其实是她的生母。几十年来,她还经历了不同类型的虐待。
 
现在,这位79岁的老寡妇,每周五天雷打不动花几个小时写她的回忆录。她想让自己的两个孩子、家人和朋友知道她的故事以及人生对她的意义。如果这本回忆录能找到更多的读者,那只是一个额外的收获。
 
她说:"这是一个感情宣泄的旅程。我不认为像这样的事情应该一直保密,因为我在秘密中生活了这么多年,卸下包袱是非常舒服的。"
 
奥梅鲁西克在今年2月份开始认真写她的回忆录,用手写并把写好的手稿发给她的嫂子打字。她的目标是尽快完成这部手稿。
 
她计划把她的回忆录印刷成书,分享给她的儿子、女儿和她身边的其他人,如果可能的话,交给出版社出版。她通过几十个亲戚在1996年54岁时才见到了父亲,她的主要目标是与她的这些亲戚们分享这本回忆录。





她说:"我不知道亲戚们会有什么反应。我的朋友们也想读这本回忆录,他们对我的生活了解不多。他们可能会感到震惊,但这也没关系。我认为最重要的是真相大白于天下。"
 
如今,小规模自费出版的便利性使任何人都有可能留下他们的回忆录。
 
在多伦多大学继教院担任回忆录教学工作的卡普兰(Beth Kaplan)老师鼓励老人们把他们的故事写进书里。
 
她说:"因为一旦你有了书,它就永远存在了。一堆打印的文件或电脑文件很容易丢失。"
 
"你把回忆录写进书里,然后放在书架上,100年后,可能有人可以把它拿下来,那里有你的故事。"
 
在2007年,卡普兰57岁的时候,出版了她的第一本关于她的曾祖父的回忆录《寻找犹太人的莎士比亚:Jacob Gordin的生平》。
 
她后来又出版了《我所有的爱:与Paul McCartney一起在巴黎长大》,以及一本回忆录写作指南《真实的生活:50个步骤帮你讲述你的故事》。
 
她最近的一本书《不受约束的女人:我那丢失又寻回的生命历程》于2020年出版。
 
卡普兰老师的学生年龄从十几岁到80多岁的人都有。

 
卡普兰说:"当你年老时,你的内心中还有很多故事没告诉大家。"
 
她认为写一本回忆录需要真实和感性。她的学生主要是由那些孩子已经成家或已经退休的女性组成。
 
她说:"这是件疯狂的事情。我和学生们开玩笑说,明智的人在商场里买手表,而我们帮人在这里写自己的糗事。"
 
卡普兰老师认为这是一项艰苦的工作,好在许多人有动力把他们的生活故事写在纸上。最困难的部分可能是在漫长的人生中选择讲述哪些故事。
 
她最喜欢的一个学生是一位85岁的老太太玛格丽特(Margaret),她是一位有毅力和活泼的作家,她的书被一家小出版社出版。不久之后,这位学生开始出现痴呆症的迹象。
 
卡普兰老师说:"幸亏我们及时地把那些美丽的故事写下来,它们可以永远地保存下去。玛格丽特将永远活在这本书里。"
 
菲莎大学(SFU)的作家学院担任纪实文学教学工作的康沃尔老师(Claudia Cornwall)也教授人们如何写家庭回忆录的课程。她表示,回忆录的范围可以从按年份写故事到视频采访文本,甚至只是带注释的烹饪心得。
 
康沃尔老师已写了七本书,她认为回忆录的关键是挑选生活的闪光点讲述出来。



 
她说:"许多人有兴趣写回忆录只是为他们的家人或朋友写些东西,不一定是为了出版。他们这样做只是为了看看大家反响如何,如果反响真的很好,他们可能会考虑出版它。"
 
她表示,在出版前,一个写作小组或研讨班可以提供一种了解读者意见和建议的渠道。
 
她说:"如果你把你正在做的事情与最畅销的回忆录相比较,有时是很可怕的。但如果你和与你水平相当的人在一起,你可以分享一些好的意见或建议......和处于同一阶段的同学一起探索这个问题是很有帮助的。这是一种鼓励。"
 
无论目标是仅仅为家庭出版还是寻求社会上的出版,康沃尔老师认为请专业编辑润色可能是一项值得的投资。不过,她还是建议对真正想出版作品的人自己潜心研究。找一些所谓的"大牌"出版社的开销可能比简单地把书交给印刷厂要高得多。
 
康沃尔老师指出,加拿大每个省都有各自的作协,可能能够提供建议。在加拿大,创作者拥有版权,不需要注册作品。不过,她提醒,需要注意引用的他人日记或照片的规范,如果计划出版,作者将需要得到这些原创者的许可。

 
康沃尔老师还提醒,同样重要的是要记住,回忆录要写真人真事,但是要顾虑真人真事对当事人的影响。
 
不管怎样,她认为写一本回忆录的努力是非常有意义的。
 
她说:"最好是在你的父母或你的祖父母去世之前就拿到第一手资料。你可以尝试从信件、学刊和日记中把它拼凑起来,但如果你能让当事人描述生活,那就更好了......这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