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澳大利亚多所大学开始警惕伪造的高中文凭,拉黑数所安省高中
Australian universities warns fraudulent Ontario diplomas

(大中网/096.ca讯) 加拿大环球邮报(Globe and Mail)报道说,澳大利亚的几所顶尖大学现在只接受经过审查的安省高中文凭(OSSD),因为一些申请人可能使用了利用安省高中文凭作假。

安省至少有两所学校承认他们的名字被伪造在的假文凭上。

安省高中文凭的全称是Ontario Secondary School Diploma,为9-12年级的中学生设计的学习课程,在全世界大学的申请中拥有极高的认可度。

OSSD以非应试的教育为特色,学生只要满足三个条件:

  • 修满30个高中课程的学分,18个必修课学分和12个选修课学分;
  • 通过安省高中文学水平测试OSSLT;
  • 完成40个小时社区服务;

就可获得OSSD文凭,并凭此文凭申请全世界的大学,它与IB、AP、A-Level三大国际课程体系拥有相同效用。

悉尼大学在一份声明中证实,与其他澳洲大学在今年早些时候发现"安省高中文凭造假现象显著增加,特别是最近新注册的网上私立学校"。

悉尼大学之所以发声明,是发现因为新生入学后成绩断崖式下跌。学校从这些学生的背景入手,倒查出了许多内幕。

悉尼大学发现这些成绩不佳的学生毕业的学校,大部分学校存在乱给高分甚至卖学分的现象,甚至很多学校不具备办学资质。

随着疫情的到来,加国范围内的学生都开始适应线上授课的节奏,很多原本是线下的课程,拿到线上以后,就变得“有机可乘”。

OSSD的课程是不需要参加GPA考试的,OSSD灵活的学分制度和授课模式,让很多实力一般的学生们看到了希望,所以很多学生之所以选择OSSD课程,就是因为想要寻求一些捷径,即使不太优秀,也能考上知名院校。在这个时候,就有很多不良中介或机构开始肆意给学生高分,甚至宣传保成绩保录取。

而随着这么操作的人越来越多,在2021年的时候,澳洲多所大学就曾取消过大批的学生入学资格,可是没曾想,2022年仍有很多考生“铤而走险”。

作为回应,悉尼大学目前只考虑来自可信赖的安省学校的学生,这些学校已经通过了必要的验证。关于欺诈指控的中文报道囊括一份澳大利亚众大学认为"无法证实/有嫌疑"的152所高中黑名单。悉尼大学拒绝提供这个名单,并解释说随着时间的发展,该名单正在发生变化。

昆士兰大学在一份声明中说,该校在今年早些时候被告知有高中生可能使用伪造的文凭。该校对最近所有包含OSSD文凭的申请进行了核查。在文凭无法核实的情况下,昆士兰已经暂停处理申请并撤销了已发出的录取通知。

安省教育厅表示,如果有高等教育机构提请他们注意,他们将审查带有欺诈性质的大学申请。同时表示,该厅不会主动进行相关调查。

教育厅长莱彻(Stephen Lecce)的发言人李格斯(Grace Lee)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听到有伪造文凭现象感到非常失望,只要有可信的证据,我们就会进行调查,以维护安省高中文凭在全球中的名誉。"

私立网络高中ASK Online Canada的校长克朗(Sheileen Krone)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坦言,该机构的名字曾被用在伪造的文凭上。克朗表示,悉尼大学今年早些时候与她联系,要求确认部分申请人提交的文件。

她写到:"这些文凭上有我学校的名字,但我们没有签发。这些是伪造的文凭。"

在英国也有类似的问题报道。英国大学和学院招生服务处(UCAS)首席运营官克里斯特尔(Sander Kristel)表示,该机构发现2021和2022学年的一些申请中,有不少虚假的OSSD文凭,或者虚假的推荐信。

克里斯特尔表示,UCAS已经与英国的大学和高等教育机构以及安省的相关学校密切合作,以发现欺诈性质的申请,并实施更广泛的检查。他指出,英国大学自己也加强了相关审查。

英国UCAS现在对于现在安省中学的资质要求:

  • 必须是在安省政府注册的学校;
  • 不接受无线上授课资质学校的网课学生;
  • 不接受安省之外的合作学校给出的安省中学课程学分、成绩和毕业证;
  • 不接受安省中学快速课程,超出学生每年自然可学习的课程数量或提高评估学分数,以达到缩短学生学习时间的结果。


悉尼大学基本上是照搬了英国UCAS的要求,只不过细化到具体高中的名字。

安省教育厅目前正在审查几家可疑的学校,以确认其可信赖程度。教育厅没有说近年来发现了多少起伪造文凭的案件。

今年7月,多伦多Rosedale高中已经发现了五份假文凭,这些文件非法出现了该学校的名字和未注册的学生的名字。根据一份声明显示,这些文件并非源自于该学院及其合作学校。

Rosedale高中称,教育厅和其他机构已备案了有人借用该校的名称盗名欺世。

Rosedale高中负责高等教育接洽关系的高级主管梅森(Marilyn Mason)表示,在疫情期间突然转向在线学习是造成这一问题的原因。

她认为,混乱的一部分是一些学校确实上网课了,一些学校发现了网课漏洞......部分原因是COVID的混乱。她还补充说其他证书也是假文件的重灾区。

不过,她强调,OSSD文凭在加拿大以外的地区颇受欢迎。

多伦多SuOn学院的教育主任王先生(Silvanus Wang)也说,在疫情出现后,欺诈大学申请明显增加。根据他的理解,一些为中国等其他国家的国际学生提供服务的中介或机构需要为伪造假文凭负责。

王先生表示,这些机构招募学生,让他们参加OSSD课程并伪造他们的文凭。

他补充说,安省政府缺乏监督,特别是对非法提供OSSD课程的海外学校和机构缺乏监督。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