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共产党在台北

位于台北市松江路上的无党籍台北市长候选人柯文哲的竞选办公室,许多年轻的竞选干部和志愿者进进出出、互道辛苦,并劝彼此早点回去休息,为隔日的台湾“九合一”地方选举投票日做准备,届时他们将在全台北市1598个投开票所进行监票。

 
  “回去要读‘两个务必’喔!”柯文哲竞选总部的行政群总干事、35岁的周德望,对两位准备搭电梯下楼的年轻同仁笑着叮咛。
 
  周德望说的,正是毛泽东在1949年3月在胜利可期之际,于西柏坡举行的中共七届二中全会上,向全党干部提出的“两个务必”要求—“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
 
  而同样的这两句话,也印在投票前一个半月、柯文哲竞选总部发给所有干部的一封内部信件上。信的标题写着“此刻,全军务必要有‘两个务必’的认识—这是柯P(注,P指Professor,此叫法沿用自台大医院体系内同仁对柯文哲的称呼)给柯办全体干部们的指示。
 
  当时,柯文哲在本地所做的各类民调中,已经以约10%上下的领先幅度,拉开其与国民党提名的台北市长候选人连胜文之间的差距。
 
  但柯文哲在这封写给竞选干部的内部信件中劝诫所属:“如果把我们现在的状况拿来跟1949年3月初的中共相比,我们有什么成就可以拿来自夸呢?请问我们有没有‘三大战役’的胜利呢?在中共取得‘三大战役’的空前胜利时,毛泽东都还要用‘两个务必’来提醒。大家不能得意忘形,请问各位,我们有什么条件乐观吗?”;“我们的对手不是连胜文一个人,而是大连舰队,甚至是国民党的党政军干部组成的军团”;“ 在胜负没有揭晓前,我们内部没有根据的自我感觉良好无异是自杀。”
 
  在台湾的政治光谱中,曾不讳言自己属于“墨绿”板块、亦曾坚定支持陈水扁的台大医院医师柯文哲,却也曾造访大陆18次,对中共党史及中国史上历朝历代的权谋韬略、特别是以小克大的治术心法兴味盎然。
 
  在他为竞选所出的书里,有张他在广州黄花岗72烈士墓前的照片。
 
  柯文哲写道,“我去过黄花岗,这也是影响我一生最重要的一件事。当我走下台阶,抚摸着每块砖石,心里想着一个问题。一百年前的那个晚上,中国最顶尖的知识份子用什么心态出发的。几百个人拿着短枪进攻十几万人的两广督署,不可能会成功的。人因有梦想而伟大!”
 
  去年8月,柯文哲造访西柏坡时,还摒去同行者,个人在西柏坡纪念馆的陈列前看了好久。而他在台大医院地下四层的办公室墙上,还贴着一幅描绘延安景象的板画。他还曾对台湾媒体说,他自己这间在医院太平间旁的办公室,“就像延安的窑洞一样。当年共产党窝在窑洞,最后出击打败国民党。我也要从这里出发,打败国民党。”
 
来源:科罗廖夫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