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昌盛:兄弟三人上战场 凯旋仅得一人归

任昌盛:兄弟三人上战场 凯旋仅得一人归

     “兄弟三人携手上战场,却没能一起回家。”谈起已经去世的曾祖父任昌盛的抗战记忆,吉林省军区边防某团中尉任远几多感慨。

  任昌盛1921年出生于湖南省常德市石门县高桥村。“上战场前,曾祖父是一名朴实的农民,有时靠做木匠和打猎补贴家用。”任远说。

  日军发动侵华战争后,充满爱国精神的任昌盛义愤填膺。“鬼子打到家门口了,中国人绝不能做亡国奴。”时年只有17岁的任昌盛,劝慰刚刚怀孕的妻子,自己要上战场打鬼子。

  任昌盛与大哥任昌达、二哥任昌顺结伴到常德市报名参军。“当时,主考官觉得曾祖父年纪小,不肯录取。”任远说,但知道曾祖父会打猎并练得一手好枪法后,主考官就破例招录,将曾祖父编入国民革命军第十军一团二营五连一排一班,在长沙进行军事训练。

  1939年9月,日军发动第一次长沙会战。任昌盛所在部队按照命令驻守在长沙城外的新墙河畔。

  “只见日军飞机狂轰乱炸,一轮轰炸后,身旁战友很多被炸飞。刚刚还躲在战壕里的兄弟,一转眼就已经粉身碎骨……”任昌盛后来时常对家人回忆起第一次参加战斗的那一幕幕惨烈场景。

  1941年12月,日军发动第三次长沙会战,企图消灭第九战区主力,打通通往粤港的战略通道。

  任昌盛所在部队以一个军的兵力与日军展开巷战,拖住了日军大量兵力。在坚守20余天后,周围援军对日军实行了反包围。任昌盛随部队撤出长沙后,岳麓山上数百门大炮齐射向城内的日军。

  “第三次长沙会战虽然胜利了,但曾祖父的大哥、二哥却在战役中全部牺牲。”任远说,身受重伤的曾祖父得知这一消息,痛不欲生。

  1943年11月,任昌盛随部队驻守在家乡石门至澧水之间的澧水防线,先后转战石门、澧县、慈利、桃源、汉寿、常德等地。尽管家中有日思夜想的妻子、嗷嗷待哺的孩儿,甚至一度在家门口作战,但任昌盛硬是抛下儿女情长,未曾返回家中与亲人团聚。

  在与占领常德日军的作战中,任昌盛的腿部中枪,由于伤情严重,无法再随部队作战,只能退伍回乡。

  新中国成立后,任昌盛由于腿脚不便、无法务农,曾在石门县磷肥厂烧锅炉、当门卫,直至退休。

  当地政府民政部门经常派人到任昌盛家中慰问。“他从来不提自己抗战的功劳。”任远说,曾祖父却常常教育后人,不能忘记那场战争,尤其不能忘记那些为国捐躯的烈士。

  2013年8月,92岁高龄的任昌盛辞世。

  “曾祖父生前曾多次说,希望后人能继承他们保家卫国的事业。”2008年,任远考入第三军医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基层边防部队,成为一名军医。

  虽然没能看到抗战胜利70周年这个历史时刻,但今天的一切足以告慰曾祖父那一代抗战烈士英灵。任远说。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