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遗忘行动》: 铭记加国华裔老兵之贡献

回顾历史,生活在加拿大的华人一直饱受种族隔离的限制,忍受着各种恶意和公然歧视。为了在加国赢得尊重并获得他们的合法权益,许多华人在二战中参军,随盟军到海外作战。

Back in history, Chinese people living in Canada faced apartheid-like restrictions, suffering from overt and insidious forms of discrimination. To fight for their respect at home and demand their legal rights, many of them enlisted in the War fighting for the Allied force abroad.

几十年后,他们的忠诚和牺牲终于赢得了公众的认可并被载入史册。目前, 所有的适龄加拿大华人都拥有了投票权,哈珀总理也向那些被征收人头税的华人做出了公开道歉。

Their loyalty and sacrifice has been recognized and commemorated decades later. Now all eligible Chinese-Canadians are granted the voting right, and the Prime Minister Stephen Harper made full apology to those Chinese people who paid head tax to enter the country.

据《环球邮报》报道,在1944年,有许多迹象都显示出盟军越来越孤注一掷,其中之一就是英国特别行动委员会(Special Operations Executive)在温哥华酒店中设点,希望能够招募那些在几年前还会被他们拒之门外的士兵。

当时日本正在进攻整个亚洲,并且已经占领了新加坡、香港和其他一些殖民地,英国情报机关亟需能够深入日军后方执行秘密军事行动的士兵,还有什么人会比加拿大华人更适合这项任务呢?但问题是,当时加拿大华人普遍遭到歧视,他们没有公民权,即便他们是出生在加拿大。许多领导人都担心如果华裔新兵得以幸存,他们可能会回到加拿大并要求公民身份。

最终在1944年的6月,有12名加拿大华人自愿成为敢死队员,去完成一项代号为“遗忘行动”(Operation Oblivion)的秘密军事任务,如果任务失败,他们会吸入氰化物自杀。

虽然在华裔加拿大人争取权益的过程中,“遗忘行动”一直被视为是关键时刻,但直到60年后,加国才对这些华人老兵的忠诚和潜在的牺牲给与了承认。

铭记这些华人老兵的纪录片《遗忘行动》的制作人之一布兰得利·李(Bradley Lee)称,这场战争不仅仅只是一场战胜敌人的战争,其还改变了加拿大的面貌。如果没有这场战争,加拿大华裔的权益就不存在。

目前,李、国会议员诺劳克(Rick Norlock)和其他一些人正在努力争取文化遗产部和其他国会议员的支持,希望在加拿大战争博物馆中建立一个永久性的“被遗忘行动”纪念馆。纪录片《遗忘行动》由著名演员菲尔(Colm Feore)担任旁白,于126 在全国各地的Omni电视台播出。

在二战期间应征入伍的约800名华人士兵,不仅要随盟军到海外作战,他们在加国国内也需要努力争取尊重。由于当时遭到普遍的歧视,加拿大华人只能从事苦工、洗衣店和餐馆工作。而参军不仅是一个新鲜的冒险,也给他们带来了希望。

1800年代末到1900年代中期,加拿大华人一直忍受着公开和隐蔽的歧视。和其他少数族裔不同的是,几乎所有进入加拿大的华人都需要缴纳臭名昭著的人头税,其金额相当于一个华工两年的工资,而其他少数族裔都无需缴纳这项税费。在2006年,加拿大总理哈珀曾就此作出正式道歉。

此外,也只有加拿大华人面对移民禁令。在1923年,加拿大政府通过《华人移民法案》(亦称《排华法》),规定除了少量华人,其他华人都禁止进入加拿大。一些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的退伍华人老兵,曾因为自己的贡献一度拥有正式公民身份,但随后他们又被剥夺了相关权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初期,许多政治家都曾警告不要招募华裔移民下一代,因为他们可能会争取自己的权利。

当时,生活在卑诗省的加拿大华人还面对着类似种族隔离的限制。他们被禁止进入许多公共游泳池,更重要的是,他们被禁止参加专业阶层,因为他们没有公民身份。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许多华人都已经被同化,例如“遗忘行动”征募的大部分敢死队员几乎都不懂中文。

据“遗忘行动”目前唯一仍在世的华裔老兵Henry (Hank) Wong称,当年他去应征时,接待他的负责人就说他没有中式口音。Wong随后和郑天华(Douglas Jung,加国第一位华裔国会议员),以及其他10名华人士兵前往位于Okanagan Bay的一个秘密训练营接受相关的培训,在被分发了氰化物药丸后,他们被送往新几内亚和澳大利亚,但是因为英国后来在圈地战中输给美国,未能在亚洲获得领导地位,因此“遗忘行动”也被取消。

但是,仍有一些敢死队员参加了作战行动,其中一些人前往加里曼丹,他们一边帮助当地的伊班部落培训游击队员,一边自己也学习吹管和毒镖等暗杀武器。最终,有四名参战的队员荣颁军功奖章。还有一些队员前往马来西亚帮助解放战俘营。郑天华因为在训练中脚踝受伤,因此留在澳大利亚担任情报指导员。

最终,这些华人士兵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愿望。在经过三年游说后,退伍老兵和他们的盟友又打了一个大胜仗:加拿大政府废除了《排华法》,所有符合资格的加拿大华人都拥有了投票权。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