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拒绝非西方国家移民非明智之举
It is unwise to give non-western immigrants a cold shoulder

加拿大现行的移民政策似乎更倾向于英语为母语,并且和加拿大人有着相似的文化与价值观的申请者。但是《环球邮报》的一篇专栏文章指出,冷淡那些来自印度、中国和菲律宾等的非西方国家的申请者并未明智之举,因为这些移民在经过一番努力打拼后,更有可能扎根加拿大并世世代代为加国做贡献。

Canada’s current immigration policy may favor those who speak English as first language and share the same cultures and values as Canadians. But the op-ed in the Globe points out, turning a cold shoulder to applicants from non-western countries – including Indian, China and the Philippines, is unwise, as these immigrants, after some initial struggles to fit in, are more likely to put roots down in Canada and make contributions to the country for generations to come.

 

(大中报泊然报道)首先,让我们回顾下《环球邮报》上周报道的乔杜里Sarmad Chowdhury)的故事。这名从多伦多大学毕业的国际留学生拥有每周约5060小时经理助理工作经验,他通过加拿大经验类移民计划(Canadian Experience Class)提出了永久居民申请,该计划旨在挑选拥有加拿大学习和工作经验的申请人。当初乔杜里之所以放弃澳大利亚、英国或美国,而是选择到加拿大留学,就是因为加国更便于申请永久移民。乔杜里的留学费用高达$12万美元,为了供他留学其远在孟加拉国的家人不惜花费所有积蓄。

 

然而,乔杜里做梦也没有想到加拿大从今年1月开始实行移民新政,从加拿大大学毕业的国际留学生在申请加国永久居民时不再享受优待,而是和其他可能拥有更多工作经验的技工移民申请人一起放入一个人才库。作为一个刚刚毕业只有很少工作经验的国际留学生,乔杜里获得加拿大雇主工作邀请,从而能够在申请人中脱颖而出的机会微乎其微。

 

然后,我们再来看看最有可能通过加国新的快速通道Express Entry)计划的人才库获得移民邀请的申请人,我们姑且将其称之为奈杰尔(Nigel)。奈杰尔会说流利的英语、其年轻、未婚、拥有市场营销与通讯专业的大学学历,并且还有近三年跨国公司工作经验。奈杰尔对其目前所从事的工作以及所生活的国家非常满意,他在那里乐享高品质生活和各种社会福利,但他和许多年轻人一样喜欢挑战和冒险,因此他决定尝试移民加拿大,最终他也进入了人才库。

 

最后,轮到一名加拿大雇主出场,当他在加国无法找到合适人选填补职位空缺时,便可从人才库中选择符合条件的申请人。雇主在挑选申请人时,主要是基于其教育程度、技能和工作经验等因素进行综合评估,这有点像相亲,但又与相亲有所不同,因为雇主对申请人的毕业学校和工作经历等情况一清二楚。最终,雇主看中了奈杰尔,因为相比其他申请人他似乎更符合雇主的要求。但无论雇主承认与否,奈杰尔恰巧是来自与加拿大类似的国家,并且其母语很可能是英语都会对他们的选择结果产生一定影响,甚至连他的英文名字都会为他带来更多优势。

 

有关澳大利亚快速通道移民系统的研究发现可以充分证明这一点,而加拿大的快速通道计划正是效仿澳大利亚而建。两名分别来自墨尔本和安省滑铁卢的研究人员在对澳大利亚的快速通道系统进行研究后发现,澳大利亚在筛选移民时更倾向于英文能力较高的申请人。研究人员因此得出结论称,澳大利亚的快速通道移民之所以表现更佳,可能就是因为他们是英语为母语人士,而澳大利亚的劳动力市场和加拿大类似,都习惯偏向于选择精通英语的人士。此外,多伦多大学的Phil OreopoulosDiane Dechief发表的名为《为什么有些雇主更喜欢面试Matthew,,而不是Samir?》(Why do some employers prefer to interview Matthew, but not Samir?)的研究报告也指出,在蒙特利尔、多伦多和温哥华的说英语雇主中,有大约40%的人更有可能选择面试英文名字应聘者,从而冷落少数族裔名字的求职者,哪怕他们拥有相同的学历、技能和工作经验。

 

一些雇主之所以青睐奈杰尔,是因为其可以立即发挥作用,并且能够更快地对加拿大经济作出贡献,同时其自身的独立性也正是其雇主所需要的。但是在经过一段时间,比如过了六年后,奈杰尔可能就会开始考虑自己是否真的想要留在加拿大。因为其在自己的祖国(比如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或新西兰)也可以享受到类似的优越生活,而他既是加拿大公民也是X国公民, 因此他有选择的自由。他可能会选择留在加拿大,但也有可能离开。如果其决定留下,那将有益于加国,但他仍然可以随时选择带儿女回国。

 

而像乔杜里这样的年轻移民申请人则完全是另一种情况。假设乔杜里因为拥有加拿大大学学历而获准移民加国,他寻找第一份工作的过程会更加艰难,并且需要更加努力地让自己融入加拿大的生活。但是随着时间推移,他会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并开始安顿下来。由于加拿大的生活水平明显更高,在他成为加拿大公民大约五年后,就会彻底打消回国的念头。因此,他会全心全意为加拿大做贡献,在他结婚生子后,他的子女会继续成为加国大学的优秀学生,并在毕业后投身专业领域。

 

但问题是:谁更符合加拿大的需求,是奈杰尔还是乔杜里?

 

如果选择前者,我们可以迅速获取成功;而选择后者,我们将获得长期忠诚移民。当人们说起加拿大成功而又独特的移民制度,总会提及移民的成功打拼故事。虽然一些在1900年代初期来自东欧的移民,或是在最近来自印度、中国和菲律宾等国的移民在短期内都会苦苦挣扎,但从长远来看却有益于他们的发展。他们最终会成为加国公民,会在当地置业安家,他们的孩子也会获得成功,并且在很多时候都会和其他族裔的伴侣喜结连理,进而会创造一个全新的加拿大。从很大程度上讲,他们在历经早年的艰苦打拼后才取得和加拿大人一样的成功更加难能可贵。他们在成功后会以不同方式感谢加拿大为他们创造良机,因此一个新的中产阶级也在加拿大众多“落脚城市”中诞生。

 

移民就像一头巨兽,当你捅它的鼻子,它的尾巴就会抽动。在加拿大的移民选择标准改变后,加国的移民故事可能也会随之发生变化。未来的移民在抵埠加国不久后可能就会跻身中产阶级,此外他们很可能缺少多元性,并且可能不会在加国扎根居留。

 

对于这一切我们准备好了么?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