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bs600x78b

内容

前安省主法官: 准许律师助理提供家庭法律服务
Ontario urged to allow paralegal to provide family law services

有关律师助理提供法律服务的规定一直是家事司法界争议的焦点。但是随着司法救助危机愈演愈烈,准许律师助理被建议在无人监督的情况下提供包括出庭在内的家庭法律服务。
The provision of legal services by paralegals has been the center of controversy in the family justice community. But amid the widespread crisis over access for justice, it is recommended that paralegals be allowed to provide family law services unsupervised, including appearing in court.
 
 
[大中报张焕然报道] 据《环球邮报》报道,前安省法院首席法官Annemarie Bonkalo已经按照安省司法厅和负责规管省内律师和律师助理的上加拿大律师协会(The Law Society of Upper Canada)的要求,对安省的家庭法律服务规定进行了复审。
 
Bonkalo在3月13日公布的报告中承认,有关律师助理的建议将是最具争议的内容,因为安省目前禁止律师助理出现在家事法庭上。
 
Bonkalo在报告中建议律师协会制定专门的牌照计划,以允许律师助理在没有律师监督的情况下提供特定的家庭法律服务。相关服务包括监护权和探视权问题,“简单”的儿童抚养案,禁制令以及不涉及财产的简单离婚案件。此外,Bonkalo还建议允许律师助理代表他们的家庭法律服务客户出庭,而不仅仅只是参与审判。
 
Bonkalo表示,有关律师助理提供法律服务的规定一直是家事司法界争议的焦点。Bonkalo同时称,毫无疑问,家庭法律服务非常复杂,并且有可能会对弱势群体的生活造成长远的影响,但是她不相信只有律师才能解决法律问题或是向弱势客户提供支持。
 
安省政府则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省府将与律师协会合作,并会在今秋拿出一份“行动计划”以响应这些建议。
 
安省司法厅长亚希尔(General Yasir)在3月13日发表的声明中称,现在最为重要的是要设法让更多家庭获得法律服务,安省政府随时准备采取行动。
 
声明还称,安省政府一直致力于与合作伙伴以及联邦政府共同考虑将会对人们的生活产生实际而又积极的影响的变革,比如允许律师助理接受培训以提供家庭法律服务。
 
在Bonkalo提出上述建议的同时,正值安省家事法庭系统面临危机,由于聘请律师的费用太过高昂,以至于大多数诉讼当事人都不得不代表自己出庭。安省政府的数据显示,在2014-15年间上家庭法庭打官司的安省省民中,有超过57%的人没有律师。
 
Bonkalo还指出,有许多人的收入虽然略高于安省法律援助处(Legal Aid Ontario)的收入门槛,从而没有资格申请法律援助,但他们仍然请不起律师。
 
Bonkalo称,虽然聘请律师助理也不是人人都负担得起,但对于一些人来说却可以多一种可行选择,特别是中产阶级人士将可以在更多的法律服务提供者中进行选择。
 
Bonkalo还称,针对律师助理的家庭法律服务培训应该包括性暴力、家庭动力学和客户咨询等主题。此外,律师协会还应该在首张律师助理家庭法律服务牌照发出五年后进行复审,以研究律师助理对家事法庭的影响。
 
与此同时,Bonkalo还驳回了有关通过安省法律援助处为家庭律师提供更多资助的主张。她称,诸如扩大法律援助范围以弥补现有差距等建议都是不切实际的,此外,她也不同意完全依赖安省法律援助处或政府解决任何法律服务危机。
 
但是,Bonkalo亦建议律师协会和安省律师专业保险机构LawPRO继续向律师宣传分类定价服务的好处,这意味着在律师向客户提供某些收费服务的同时,客户仍然可以自己完成大部分工作。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