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英国选举更为欧洲添变数

 
 
上周末英国的议会选举有了结果,梅首相的保守党失去12席,未能在650席的议会占据多数,仅得319席。虽可组少数政府,但为了防止工党联合其他党组阁,保守党领袖梅匆忙赴北爱尔兰,抢先与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DUP (仅10席)组联合政府。梅首相保住了位子(但近闻有50万人要求她辞职),终于使不足3周的期限内将与欧盟的脱离谈判得以进行。
 
英保守党是铁了心要脱欧,此次发动大选实欲博得国民对脱欧的再次授权。虽选举结果得以领先,但并不过半,只能拉上虽赞同脱欧但并非如保守党那样“硬脱”的DUP,才算是勉强过半。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领袖阿林福斯特,也是个强势的女政客,她倾向继续与欧盟保持密切关系、考虑单一市场建立关税联盟,这种软性脱欧与保守党的与欧盟一刀两段相差甚远,再说也未必为欧盟所接受。此外,DUP 在社会福利、地方政策以及养老金等问题上与保守党有明显冲突。看来联合政府的政治基础并不十分坚固牢靠,而据闻强势的DUP领袖阿林福斯特,根据惯例应出任副首相。所以这铁娘子X 2 的并列组合能维持多久就是个问题了,不光会对脱欧谈判带来变数,也会给英国本身的政局稳定带来不定因素。
 
其实英国工党内部也有相当数众赞成脱欧的,从政治上看DUP于工党的联合似更有基础,但从实力和功利出发DUP 选择保守党显得顺理成章。英工党这次虽增加了几十席,但未能如愿取胜,很大程度上缘由曼切斯特及伦敦恐袭,工党反对保守党政府在伊拉克、阿富汗以及利比亚等地的参战政策,也“不愿通过削弱人的民主和基本权利来挫败恐怖主义活动”。虽然工党在选举中增加了一些席位,但英国的左派或右派均未取得多数压倒性的胜利。这就为日后的英国局势以及与欧盟的关系,增添不少可变因素。
 
欧洲几百年来从未太平过,发生的多次战争均缘于英法德等国的霸权行为,人类的两次世界大战也均始自欧洲。欧盟的出现是解决问题的尝试之一,但民族国家的国际政治形态及秩序受到影响,某些富裕强国及其人民的经济利益也会受影响。这大概是英国欲脱欧的部分原因。曾是世界老大的大英帝国仍有其昔日的傲气,梅首相认为英国不应受欧盟的法律及法院的制约和羁绊,铁心退出欧盟。这是对欧盟的一个巨大冲击,会否引起连锁反应,要看德国的大选以及时下的法国议会选举。马克隆虽然当选法国总统,但缺乏政党的组织支援,此次议会选举首轮投票他的新建小党仅得30%的选票,法国新议会的组成将在很大程度影响欧盟未来的走向。德国总理梅克尔因海量接收难民影响了其国内的支持率,她的能否再次当选也无疑左右着欧盟的未来。
 
其实整个欧洲都处在变的节奏。英国的内变影响脱欧谈判,法德的变化维系欧盟的航向。但英国的内变也有可能与欧盟谈出一个新局面,欧盟亦因此而可能产生一个新态势,这是乐观的一面。但以目前的情势,欧盟的存在与发展势将经历一场变化与艰困的考验。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