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加国就业市场败落一族:中等技能劳工命运悲惨(下)
Medium skilled workers are the biggest losers in Canadian job markets

 
 
编者按:快速发展的自动化技术和不断变化的消费者需求日益重塑全球就业市场,令数十万个,曾赋予中等技能劳工一份舒适的中产阶层的生活的工作岗位消失殆尽。虽然从计算机工程师到医生的高技能人才随着加国经济状况改善而收入不断增长,那些未能打入加国就业市场高层并获得高端职业技能的人士却落入劳工市场低谷, 只能从事临时工和短期工,拿着难以维持生计的低工资。
Editor’s Not: Growing automation and changing consumers’ demands have increasingly reshaped the global employment market, wiping out hundreds of thousands of jobs that had offered workers with medium-skill jobs a comfortable, middle-class lifestyle. While highly-skilled professionals – from computer technicians to physicians have climbed up the economic ladder with higher income, those who are unable to break into the upper echelon of the Canadian job markets fall into the bottom tier, taking the low-paying, temporary and odd jobs that can hardly make ends meet. 
 
 
加拿大统计局的数据显示,自全球经济衰退以来,加国除海洋省份以外所有地区的临时就业水平都呈现上升。在全国经济最强劲的省份之一安省,核心劳动力人口越来越难以找到有保障的固定工作,安省去年从事固定工作的核心劳动力人口数量比2008年减少了52,000人。
 
当许多企业在经济衰退期间倒闭后,一些临时工中介机构便应运而生。据布兰特福德市一名市议员称,在遭受经济衰退冲击后仅是该市就出现了170个临时工 中介机构。而在加国其他地区临时工数量亦呈现大幅增长。许多雇主表示,税费、水电费、监管费用以及最低工资上涨和汇率变化导致企业经营成本不断上涨,令他们不堪重负。此外,他们还要和用工成本更便宜的外国企业竞争。因此,使用临时工中介机构和临时工可以帮助企业削减用工成本,比如雇主可以节省下劳工保险费,失业保险费、并且无需提供带薪休假和病假,牙医福利和养老金供款等额外福利。此外,使用临时工还可以让雇主拥有更多灵活性,他们可以根据市场需求的变化随时调整员工数量。
 
约克大学政治学教授兼临时工专家Leah Vosko称,临时工数量大幅增长也令许多人疑惑从事临时工作究竟还是不是迈向铁饭碗的垫脚石或桥梁。
 
实际上,临时工数量大幅增加不只是影响到从事中层就业岗位的工人,健保和金融服务等一直被人们认为更加稳定的就业领域也都受到了波及。
 
工资水平下降
无论是从事哪个行业,临时工的工资都低于固定工。加拿大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去年加国临时工的平均时薪是$20.31元,固定工的平均时薪是$26.55元。虽然由于政府强制提高最低工资使得最低技能工人的收入有所增长, 但中等技能劳工却缺乏议价能力。
 
与此同时,高技能人才的工资涨幅最大。比如统计局提供给《环邮》的定制数据就显示,自全球经济衰退以来,高级管理人员的时薪已经增长了13%,涨至$41.71元。这一涨幅是中等技能劳工工资涨幅的三倍,统计数据显示在同期内中等技能劳工的时薪只增长了4%。涨至$19.42元。
 
换句话说,也就是高收入人士的工资涨幅超过中等收入人士。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的泰尔在对1997年至2015年间的高等、中等和低收入者的工资增长情况进行研究后发现,只有高收入者和拿最低工资的低收入者收入有所提高,而中等收入群体的工资增长一直低于平均水平。
 
泰尔称,有许多原本属于中等收入群体的人沦落到了低收入群体中,他们的收入不是上升而是下降了。
 
没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就没有足够的经济保障。临时工一旦出现事故、疾病或诸如修车等计划外的开支就有可能因此遭受重创,并导致他们失去工作和无力支付账单。
 
由于收入较低,临时工几乎不可能积攒退休储蓄,但是由于雇主养老金数量减少,这一点反而变得更加重要。养老金顾问Keith Ambachtsheer称,这是一个严峻的挑战,但政府尚未从制度层面考虑如何加以应对。
 
42岁的Myke Childerhose对此深有体会。虽然是持牌焊工和卡车司机,但Childerhose已经从事了100多份临时工作,并且从未享受过带薪休假和病假,他也没有任何健保福利或雇主养老金供款,并且没有节假日。
 
在27岁时,Childerhose曾在上班途中被一辆汽车撞倒,因为他是临时工,所以他随即就丢掉了工作,雇主只补偿了他两个月的工资。Childerhose因此背负上更多债务,由于没有积蓄也没有家人可以依赖,最终他只能依靠发薪日贷款维持生计。
 
最近,Childerhose又丢掉了卡车司机工作,时常感到抑郁和焦虑的他只能时常提醒自己失业并不是他的错。Childerhose称,因为一直在从事临时工作,他认为自己不可能有足够的钱去买房子或享受退休生活。
 
解决方案
但是,像Childerhose这样的核心劳动力还有可能变得更加落后。临时工作增加,中等技能岗位减少也是加国决策者急需解决的一个问题,在过去十年里加国遭遇两次经济危机导致情况进一步恶化。
 
在油价暴跌期间,联邦政府增加拨款为因大宗商品价格下跌而遭受重创的工人提供培训,并暂时延长了这些工人的失业保险金领取期。最近,联邦政府又加强了联邦管理的养老金计划,加拿大服务业雇员国际工会(Service Employees International Union)也在推出可以跨工作领域的养老金计划。
 
与此同时,安省政府也在努力改善临时工的工作条件。省府提出法案确保临时工能够拿到和从事相同工作的固定工一样多的工资,并打算将安省最低工资从每小时$11.40元提高至$15元。此外,安省政府还在试点为某些低收入人士提供每月基本收入。
 
但是,这些改革措施可能也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安省一个企业联盟就警告称,最低工资上涨32%和临时工工资改革可能会导致安省近2.4%的就业岗位陷入危机,并可能因此伤害新法想要帮助的人群。此外,加国国内企业正与外国企业进行竞争,不断发展的科技使得企业可以更加容易地以更少人手投入运作,而成本降低也意味着企业可以向消费者提供更加便宜的产品和服务。
 
解决这一问题的方法之一是进一步强化国家的社会保障体系,比如放宽失业保险领取条件,以便让更多的临时工享受这一福利。另一个方法就是加强教育。
 
加拿大会议局首席经济学家Craig Alexander称,加国就业市场目前所面临的挑战表明有些问题必须尽快解决,否则在将来会带来更大的麻烦。(续完)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