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杀害记者卡舒吉的幕后黑手越来越清楚 卡舒吉的高深背景为何引来世界关注?


 
大中报综合讯:著名沙特记者贾迈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进入沙特驻土耳其伊斯坦布尔领馆后神秘失踪以来,目前案子仍悬而未决,但不少人认为,在目前被拘捕的18名沙特嫌疑人背后,还有一双“黑手”,而此人正是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
 
11月12日,《纽约时报》的文章指出,根据最新曝光的一段录音,又把萨勒曼向世人推进了一步。
 
证据不足,但不妨碍确定幕后黑手

报道援引三名消息人士的话说,在卡舒吉被害后不久,“杀人小组”的一名成员用电话通知他的上级:“告诉你的老板(tell your boss),特工们已经完成了他们的任务。”
 
虽然电话没有提及萨勒曼的名字,但美国情报官员认为“你的老板”指的正是萨勒曼。
 
据知情人士透露,拨打这通电话的穆特雷布(Maher Abdulaziz Mutreb),是此前被指进入领事馆等候卡舒吉的15名沙特人之一。观察者网此前报道,此人是沙特前外交官,与王储关系亲密,多次被拍到一同出行,或担任其保镖。
 
这通电话说的是阿拉伯语,土耳其情报官员告诉美国官员,他们认为穆特雷布是在与萨勒曼的一名助手通话,电话中,穆特雷布还说“事情已经办完了”。
 
不过,要通过几句话来证明萨勒曼与此事有牵连是很难的。这一点无论是土耳其还是美国都心知肚明,后者指出,无论这段录音多具说服力,但仍不是萨勒曼与卡舒吉之死有关的确凿证据。

 
他们举例称,即使穆特雷布认为杀人指令是王储下达的,他对此命令的来源也可能产生错误理解,毕竟萨勒曼在通话中没有被点名,因此无法确认穆特雷布所指之人是否是他。
 
明年即将领导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加州民主党众议员亚当·斯基夫(Adam B. Schiff)也认为,调查人员不太可能收集到证据,证明王储与谋杀有着无可辩驳的关系。
 
与此同时,沙特官员在周一的一份声明中再度否认王储“对卡舒吉之死有任何了解”。声明还指出,土耳其允许沙特情报部门官员听录音,但在录音中并没有听到“告诉你的老板”这句话。
 
《纽约时报》认为,土耳其可能拥有多段录音,包括监听电话,他们可能只是选择性地与一些国家分享录音。
 
这段电话录音是上个月土耳其与美国中情局局长吉娜·哈斯佩尔(Gina Haspel)分享录音的一部分。当时哈斯佩尔为卡舒吉一案前往土耳其调查,不过土耳其不允许她将录音带回美国。
 
亲信是“杀人小组”成员、资深顾问曾索要卡舒吉“狗头”、被川普点名“或参与其中”……越来越多的证据指向王储萨勒曼,认为他主导了谋杀卡舒吉。
 
但另一方面,白宫却希望用“缺乏证据”继续维持与萨勒曼的关系。萨勒曼是沙特实际领导者,美国与沙特的盟友关系自然不必说,川普女婿和萨勒曼也有着深厚的情谊。
 
卡舒吉一案仍在发酵。沙特计划几天后公布一份调查结果,土耳其则警告称,他们和西方国家也有录音记录,这可能会让沙特在发布调查结果前“三思而后行”。
 
11月11日,美国国务院发布了一份措辞强硬的声明,发言人希瑟·诺尔特(Heather Nauert)指出:“国务卿强调,美国将会追究所有涉案人的责任,沙特必须同样如此。”

 
《纽约时报》指出,尽管没有确凿的证据,但美国情报部门已经得出结论:只有萨勒曼王储才有可能下令刺杀卡舒吉。此外,缺乏证据也并不会妨碍情报界把卡舒吉死亡的责任推到萨勒曼身上。
 
斯基夫指出,未来他负责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工作时,将调查卡舒吉遇害一事,并更广泛地审查沙特在中东的行动,包括在也门的军事行动。
 
与此同时,斯基夫也认为,“川普和其家人已经对王储建立起了绝对依赖的关系,在他们看来,这种关系已经紧密到无法回头了。”
 
美国官员透露,川普政府希望在制裁沙特的问题上采取一些较温和的措施,但随着明年1月新国会开张,民主党将主导众议院,预计也会在沙特问题上对川普政府施加更大压力。
 
沙特王室一直否认对卡舒吉失踪事件负责,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也多次暗示,卡舒吉死在了沙特驻土耳其领馆。卡舒吉是什么人?为何他的失踪能惊动美国国务卿斡旋沙土关系,对中东政局造成如此影响?
 
身世:名门望族背景显赫

卡舒吉在10月2日“失踪”之前,他的官方身份是一名“记者”。他在推特上曾拥有将近200万粉丝,是整个阿拉伯世界最著名的政治评论家之一,经常接受BBC、半岛电视台、阿拉伯电视台的采访。据英国《独立报》报道,2016年12月,他因公开批评后来成为王储的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反对后者在也门战争和与卡塔尔关系方面的政策而被王室禁言。2017年6月,卡舒吉获美国“杰出人才非移民工作签证”,成为《华盛顿邮报》的专栏作家。

 
然而,翻看卡舒吉的家族背景可以发现,他并非一名普通的“记者”。卡舒吉来自土耳其Kasikci家族,其祖父穆罕默德·卡舒吉(Muhammad Khashoggi)是现代沙特开国国王阿卜杜拉·阿齐兹·伊本·沙特的私人医生,他的叔叔阿德南(Adnan Khashoggi)是世界闻名的亿万富翁军火商,曾牵涉里根总统时期的伊朗军火门事件(Iran-Contra Affairs)。
 
据彭博社的记载,1980年代,阿德南曾经将他的游艇Nabila卖给现任美国总统川普;而在那场世纪车祸中不幸去世的戴安娜王妃的男友多迪·法耶德(Dodi Fayed)则是卡舒吉的表哥。
 
对于卡舒吉在沙特王室的人脉,《纽约时报》这样形容:“过去三十年,只要是和沙特有关的人士他好像都认识。”?
 
由于家族在土耳其的渊源,卡舒吉也与土耳其政界高层交往甚密。英国中东问题作家、记者布拉德利(John R. Bradley)在英国《旁观者》杂志的一篇文章中披露,卡舒吉曾告诉自己的未婚妻,如果他没有从土耳其领事馆出来,务必要联系其在土耳其正义与发展党(AKP)的高层朋友。
 
在卡舒吉失踪之初,AKP创始人、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曾表示,他将亲自“过问卡舒吉失踪案,并向世界公布调查结果,不管结果到底是什么”。

 
信念:与穆兄会志同道合

在众多新闻报道中,卡舒吉是因为批评政府直言不讳而在2003年被从《祖国报》(Al-Watan)解雇的。但事实上的情况可能要比这复杂的多。据卡舒吉的前同事布拉德利记载,卡舒吉是因发表了批评瓦哈比教派先知的文章而被沙特政府解雇的,而卡舒吉本人倾向的“穆斯林兄弟会”和瓦哈比教派有重大分歧。
 
卡舒吉是在1970年代参加伊斯兰逊尼派政治团体“穆斯林兄弟会”的。穆兄会的主要目标是要让《古兰经》与圣训成为伊斯兰家庭与国家最主要的核心价值。与瓦哈比教派不同的是,穆兄会认为可以通过一定的民主进程而达到伊斯兰治理,而瓦哈比教派则将民主视为绝对的西方敌对思想,禁止吸烟、喝咖啡、佩带戒指等一切“异端行为”。对沙特王室来说,这两方政治势力都对其构成一定威胁。
 
在始于2010年的“阿拉伯之春”运动中,穆兄会被多国政府指控煽动暴力,尤其是在2013年的埃及引发大规模暴力冲突。2015年,穆兄会被巴林、埃及、俄罗斯、叙利亚、沙特和阿联酋认定为恐怖组织,卡舒吉对此表示反对。
 
2017年,他曾在推特上写道:“到目前为止,任何认可改革、阿拉伯之春和自由,并且为自己的宗教信仰和祖国深感自豪的人,都被打上了穆兄会的标签。而在我看来穆兄会的思想是神圣的。”在今年8月《华盛顿邮报》的专栏上他也写道:“铲除穆兄会就等于铲除了民主,也意味着阿拉伯世界将永远生活在集权和腐败的政权统治之下。” 

 
《纽约时报》指出,虽然卡舒吉不再参加穆兄会的会议,但他依然对穆兄会的保守伊斯兰主义和反西方言论了如指掌。“根据所需结交对象的不同,卡舒吉或掩饰、或利用这些穆兄会的政治主张。”
 
影响力:因本·拉登声名大噪

在卡舒吉的记者生涯中,对本·拉登的一系列采访曾让他声名大噪。1980年代,苏联入侵阿富汗。和众多沙特人一样,卡舒吉对当时被美国中央情报局(CIA)支持的本·拉登抱有极大兴趣和好感。长年的接触和采访,使卡舒吉与这位后来被沙特剥夺公民身份的圣战者建立了友谊。
 
2011年,当这位藏身巴基斯坦的基地组织创始人被美军海豹突击队猎杀后,卡舒吉曾在推特上写道:“我瘫倒而泣,我的心碎了。在阿富汗的时候你是那么美丽和勇敢,但后来你却屈服于仇恨和致命的激情。”
 
但更重要的是,卡舒吉和本·拉登的关系可能并非记者与采访对象这么简单。英国作家布拉德利及沙特媒体都曾指出,卡舒吉当时受沙特情报机构委托,试图劝服本·拉登与沙特王室修好,因此卡舒吉很可能是唯一掌握沙特王室与基地组织“在9·11袭击中相互勾结证据的非王室成员”。
 
值得一提的是,在卡舒吉的职业生涯中除了担任《祖国报》等沙特报纸的主编外,最引人注目的可能还是他与沙特情报部门错综复杂的关系。
 
据沙特媒体描述,在沙特亲王费萨尔(Turki Al Faisal)从1977年到2001年担任沙特情报部长的24年间,卡舒吉一直在为费萨尔工作。在后者于2005年担任沙特驻美大使后,卡舒吉也确实作为费萨尔的官方助手一同前往美国。

 
费萨尔从情报局辞职的时间为2001年9月1日,也就是9·11事件发生十天前。
 
异见:挑战王室终酿大祸?

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于2017年6月成为沙特新王储后,卡舒吉把对他的批评对准了内政和外交两方面。针对王储在国内反腐行动中抓捕数十位王室成员和几百位商人的行为,卡舒吉深感痛苦。
 
在2017年9月《华盛顿邮报》的一篇专栏中,卡舒吉写道:“当我说起那些敢于发表意见的知识分子和宗教领袖遭到公开羞辱、恐吓和抓捕的事,并告诉你我来自沙特阿拉伯的时候,你会觉得惊讶么? 近几个月沙特皇室开始鼓励公民互相揭发(穆兄会成员),沙特政府根据黑名单抓人。上周被抓的30多人中有很多是我的好友。”
 
外交方面,卡舒吉也对沙特王室和也门、卡塔尔、加拿大和黎巴嫩的关系进行了批评。今年9月11日,卡舒吉在《华盛顿邮报》上发文称,“沙特在也门的战争非但没能增加国家安全,反而增加了国内的伤亡和损失。”他还披露“也门冲突使沙特王室向国际银行贷款110亿美元,但并未解释贷款的实际用途。”更重要的是,沙特在也门的战争不可避免地造成了儿童和平民的重大伤亡。
 
2018年,卡舒吉在美国建立了一个新的政治组织,名叫“在阿拉伯世界实现民主,就现在”(Democracy in the Arab World Now),鼓励人们投票。据《纽约时报》报道,他还计划开设一个网站,专门发表从阿拉伯语翻译成英文的报告,以揭示沙特目前的经济社会情况——因为卡舒吉认为很多人并不清楚沙特腐败状况的严重以及石油财富的局限。
 
卡舒吉近年来的行为激怒了沙特高层。作为记者和曾经的情报人员,他掌握了不少沙特政坛内幕,而这可能也为他的遭遇埋下了伏笔。
 
“这是一个关于一个人如何卷入沙特王室漩涡的故事,”对卡舒吉的遭遇,前同事布拉德利这样写到,“它就像黑手党,一旦你加入就终生无法逃离。如果你试着要离开,你就会被丢弃。”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