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加拿大经济会因疫情缓和短暂反弹后进入6-18个月的“停滞”期
After initial economic rebound, brace for a 'stall-out' phase that could last six to 18 months




(大中报/096.ca讯):专业经济学家非常擅长实时跟踪COVID-19危机。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细数各国新冠疫苗的进展
WE丑闻继续发酵 联邦9亿预算只打算花其中的一部分
摄像头数目占全球总数的一半 中国成为全球监控最严格国家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金融邮报发表Kevin Carmichael的经济评论文章指出,上周,加拿大出口发展局的彼得·霍尔(Peter Hall)团队发布了《加拿大经济复苏追踪报告》,汇总了COVID-19确诊案例,加拿大国家铁路运输量和其他九个高频指标,以创建每周的经济复苏指数,用来预示国内生产总值,但该数据发布时通常会大幅滞后。

最初的发布带来了一些积极的信息,走势完全紧跟COVID-19确诊病例的树木。截至7月10日,国内生产总值比2月底的水平低约19%,表明当时疫情暴发采取的经济骤停和恐慌所造成的损失还差一半的距离。



国内生产总值比四月下旬的大流行前水平低约45%,好在此后一直保持良好的恢复速度,因为政府开始逐步放松了对社交距离的限制,消费者和企业也适应了改变的现实。霍尔在上周的评论中说:“目前,世界各地的经济都在以COVID-19疫情做不断的调整。目前看来,加拿大这个指标位于一个领先的主导地位。”

7月27日周一,宏利投资管理(Manulife Investment Management)全球首席经济学家兼宏观战略负责人弗兰西斯·唐纳德(Frances Donald)在一个记者电话会议上表示,其职业前景与实际结果之间的分歧从未有如此的大。

例如,4月份,多伦多道明银行(Toronto-Dominion Bank)分析数据显示加拿大经济今年下滑了7.5%。 六月,由于招聘人数的回升速度快于许多人的预期,道明银行将该前景预期进行了调整,改为下调约6%。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产生了一个巨大的变化。多伦多金融街卑街上大多数企业的预测都有很大的失误。但是,这也给了他们尝试重启经济的机会。 加拿大央行和美联储甚至不愿发表前景预测,理由是不确定性因素太多。

宏利投资的唐纳德认为,这些早期的预测无法充分认识到经济的重创能与空前的货币和财政刺激相匹配。

在十年前的金融危机中,央行在几周内完成了几个月的努力。如今,美国和加拿大的财政救助是如此慷慨,以至于有些家庭获得的政府资助比疫情暴发之前从雇主那里得到的还要多。

今后的数个月,“减少不良”的援助成为政府要考虑的首要问题。

大萧条之所以持续时间较长,是因为决策者一开始就缩手缩脚。这次,他们没有犯同样的错误。经济陷入了数千亿元的政府资助的缓冲当中,不是硬着陆。

唐纳德在为本周发布的年中经济报告中指出,“我们认为,许多经济学家低估了最初的强烈V形反弹,因为现有的宏观形势低估了已实施的财政援助政策的影响,而同时过分强调了以后出现的挑战。唐纳德为那些管理着1.2万亿资产的投资经理们提供咨询服务。

除了谨慎之外,目前还不清楚预测专家在过去几个月中学到了些什么,因为他们预测到2020年底、进入2021和2022年这几个时段。联邦工资补贴计划将于今年12月停止,对失业的加拿大人每人每月支付2,000的援助也将于10月结束。 可以肯定的是,届时经济将恢复足够的增长,个人消费将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



这个消费趋势应该发生,但是我们可能不得不接受它会来的比较慢。

随着美国采用重新封城的决定,即将到来的8月,9月,10月的经济复苏速度不会太快,这个前景将非常的现实。

唐纳德建议她的客户为从夏末开始为经济的“停滞”阶段做好准备,这个阶段可能持续6到18个月,具体长度取决于取消财政支持的速度,并对COVID-19的有效控制不会很快超出预期。

本月早些时候,加拿大央行预见到了类似的轨迹,凭借着政府刺激措施和放松社交距离促成的经济反弹将让经济处于一个更为温和的“恢复期”。

由于企业主在社交距离限制政策导致工厂开工不足,即使用尽了各种办法也无法阻挡企业破产的步伐,给招聘带来了压力,出口疲软和商品价格下降也是原因之一。正如美国的现状,随着不断涌现的新确认病例迫使政府重新启动限制措施,全球复苏将受到遏制。

股市可能会变得更加动荡,让股民的信心不断经历试练。 加拿大的高额家庭债务可用于创造新需求,支撑经济复苏。

多伦多Picton Mahoney资产管理公司投资组合经理迈克尔·怀特(Michael White)在本月初接受采访时说:“我们确实看到了经济活动的真实前景,8月,9月,10月美国的大幅度复苏已经不太可能。金融危机期间,人们都认为“减少不良”的援助是件好事。 我认为要经过一段时间以后才能成为现实。”

在这场疫情危机的初期,我们都太悲观了。 让我们保持这种观念,不要过于乐观。 向后退是可以控制的,但这并不容易。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