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黑暗王国中的杀戮 (27)
—— 有关文革中几场大屠杀的史料辑录




 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宾阳大屠杀之首犯王建勋至今逍遥法!这位亲自策划、组织了大屠杀,双手沾满了宾阳民众鲜血的刽子手,反而步步高升,官至广州警备区第一副司令,最后以此衔光荣离休,在干休所的深宅大院里悠闲养老。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7月31日周五中午12点疫情快报:安省确诊病例再度上升超百 COVID Alert程序今可下载 如何区别中暑还是感染新冠病毒
您在选择房屋按揭吗?浮动利率最好别碰!
“雨伞运动”领袖戴耀廷被香港大学解雇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二)城市:南宁和桂林的杀戮(史料来源:晏乐斌《我参与处理广西文革遗留问题》一文)

文化大革命开始不久,桂林和广西其他地区一样,群众组织因支持韦国清和反对韦国清分裂成两派,前者为“联指”,占少数,后者为“革命造反大军”(简称“老多”,即“4·22”)占绝大多数。

发布《七·三布告》以后,农村“4·22”的大小头头和骨干大体已被用“反共救国团”的罪名消灭得差不多了,掌权者及其扶持的“联指”造反派(按当时的观点看,实际上是保皇派——辑录者注)于是挥戈向城市开刀,集中表现在湘桂铁路线上的南宁、桂林二市。



关于《七·三布告》的产生。黄永胜(1968年3月22日被任命为解放军总参谋长——辑录者注),1968年4月,他根据广西军区、广西革筹小组的报告,内定“4·22”是反动组织,将对立的两派(互相)设立据点,策划组织武斗,打死干部群众,杀人放火,抢援越物资、武器,抢部队武器弹药,阻断铁路交通等罪名,都加在“4·22”一派的头上。就在这时,人民解放军驻广西某部打下“U-2”美国间谍飞机,林彪要接见有功人员,由广西军区副司令员焦红光带队赴京,事先区革筹小组主要负责人亲自授意整理了“4·22”的材料,报给林彪,《七·三布告》就是这样产生的。

广西革筹小组、广西军区和广西“联指”有了《七·三布告》这柄尚方宝剑,他们控制的报纸、电台,大造舆论,把“4·22”组织和其他持不同意见的群众,当成敌人,调动军队、武装民兵和“联指”武装人员,对南宁、柳州、桂林三市的“4·22”派进行围剿,于是在城市中的“4·22”派也被彻底打垮。而且对已经放下武器的“俘虏”,又进行了大批屠杀。

南宁市的屠杀。南宁市在《七·三布告》公布后,广西军区副司令员兼南宁警备区司令员、区公检法军管会主任宋治平、南宁警备区政委韩仕福、副司令员印玺、副政委慕石起等人,于7月28日在南宁警备区召开党委扩大会议,传达军区、区革筹小组命令,决定用武力围剿南宁市解放路、新华街、南宁市百货大楼、区展览馆、邕江上停泊的对立派轮船据点。会后,又调集了南宁地区14个县的武装民兵,调动了6912部队、6966部队、6936部队和军区警卫营、99部队部分官兵,以及‘联指’派武斗人员共三万多人,由印玺、慕石起指挥,与“联指”造反派一起,向解放路、新华街、展览馆、邕江上的轮船等处,发起猛烈攻击,动用了八二迫击炮、无坐力炮、火箭筒、炸药包等武器,7月31日猛攻开始,当天攻下展览馆,8月8日(市内其它据点)全部攻下,围剿、屠杀群众,造成万余人死亡。仅事后南宁火葬场负责火化的尸体就有5000多具,有人看见,解放路打下后,有20多辆翻斗卡车拉了三天的尸体,有的拉到市郊煤矿的坑道里,有的抛到邕江。为掩人耳目,抬尸体的‘4·22’成员也被‘联指’打死,当时邕江下游的西津水电站闸门被漂去的尸体堵住了。”“据1983年处理‘文革’遗留问题时调查,解放军和广西‘联指’攻打解放路这一带,共烧毁33条街巷,其中烧毁机关、学校、工厂、商店和民房共2880多座(间),建筑面积46万平方米,使街道的5个公社、一万多户、五万多居民无家可归,仅国家财产损失价值6千万元以上”。(广西文革大事年表编写小组《广西文革大事年表》第116页)(待续)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