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两位迈克尔狱中生活揭秘 之前对回国事宜全然不知

 
 
(大中报/096.ca综合讯):根据CTV新闻的报道,被中国政府拘押了近3年的加拿大人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上月24日获释后回到加国,成为了轰动世界的新闻。根据他们家人的叙述和媒体的分析,可了解到他们在中国监狱中的生活,他们自强不息,博览群书,锻炼体魄,一直坚持到释放的这一天。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从康明凯和他的妻子纳吉布拉(Vina Nadjibulla)之间的通信,可以了解到他在狱中的心态和行动;而对斯帕弗,人们更多地从他向外界索要的书籍和物品中得知一二。
 
康明凯和太太于20年前结婚,后来分居,但没有解除婚姻,事发后纳吉布拉挺身而出,担任了康明凯的主要发言人。

作为一个外交官,康明凯非常注重和世界的交流:了解这个世界是如何运作的,怎么才能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他希望从被关押的厄运中走出来,不但是生存下来,而且更坚强,为社会贡献更多。他在信中告诉纳吉布拉,虽然水泥地的监室狭小,但他坚持锻炼;每天在室内走7,000步、做瑜伽,还有掌上压。康明凯小时患有哮喘,身体本不甚强壮,但25年前学习武术,令他身体强壮不少。
 
康明凯利用午睡时间冥想
据知,康明凯在狱中时,每天早上6时半便起床,早餐多是一碗粥另加一些煮过的蔬菜。午饭后,囚犯都硬性规定要午睡,但康明凯长大后从未试过午睡,于是他只好利用这段宁静的时间做冥想。
 
他被囚的头6个月中,他独自被困在囚室中,不准阅读。除了一个月30分钟的探访时间外,他没有不能与其他人沟通。直至2019年中,他才获准阅读书本。
 
利用狱中的世界,他做了广泛的阅读,包括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曼德拉的自传“走向自由之路”,还有一批哲学及各方面的著作。
 
他是狱中惟一一个加拿大人。其他囚犯除了著名白求恩医生外,对加拿大认识不多。
 
康明凯其后亦有机会与其他囚犯一同看录影带,多是看功夫熊猫。其他囚犯获准吃薄饼小吃,但他们吃的多是夏威夷薄饼,康明凯看到薄饼上放了菠萝,便没有多大兴趣。
 
2020年1月到10月,康和斯帕弗的领事探访被停止了10个月,中方解释的原因是疫情期间的隔离。但在这年的3月13日,中方同意康明凯和当时正在患病的父亲通话,纳吉布拉和康明凯的妹妹也在场,总共17分钟。纳吉布拉后来说,这17分钟太珍贵了,不但是失联后他们首次通话,而且也是整个2020年全年的仅有一次的通话。
 
人们对斯帕弗的情形不太了解。他被关在丹东的一处监狱1,000天,他的家人没有出面接受访问,仅发出一些书面声明,坚持他的无辜。

 
斯帕弗画笑脸显幽默个性
到2020年12月,加拿大媒体获得一份斯帕弗索要物品书籍的单子,重新透露出他的幽默个性。他在要新毛圈发带和腕带的纸条上画了一个笑脸。然后他要速干衣物,包括衬衣和短裤,无味除臭剂。他也要一个眼罩,这印证了一种说法,即两名加人晚上睡觉时无法熄灯。
 
他也表示,自己减轻了体重,增加了肌肉。他还对来看望他的加国外交人员开玩笑说,自己延长了假期。他也大量读书,他要大字体的中文学习指南,地理、政治、医药、风险投资筹款、开创企业、监狱传记等方面的书籍。
 
2020年12月圣诞节,他获得一次难得的机会,可以给家人打电话。这是家人两年没有听到他声音后第一次。
 
两个迈克尔住在中国,但都和北韩有关系。2018年美国总统川普和北韩领袖金正日举行历史性会面的那天,康明凯作为“国际危机集团”东北亚高级顾问,也身在现场。
 
而斯帕弗现身北韩的情形更具戏剧性,当前NBA篮球运动员Dennis Rodman抵达北韩、这个封闭国家举国激动时,斯帕弗就走在该名篮球明星身边。他是这场活动的中介人。
 
中国媒体一度报道说,两个迈克尔是间谍,而且斯帕弗是康的“重要情报人”。西方情报部门断然否认了这种说法,他们根本不是间谍,而且这两个人可能本来互不相识。
 
二人对事态急转直下毫不知情
据来自联邦政府的消息来源透露,被监禁在丹东的斯帕弗对于外界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中国政府将斯帕弗从丹东转移至北京。至于被监禁在北京的康明凯,也对突如其来的事态毫不知情。两人在9月24日一起通过了有关体检的动议,从而使他们可保外就医。
 
即使这样,他俩不清楚正在发生的事情或相关的原因,直至他俩站在加拿大驻华大使鲍达民(Dominic Barton)和使馆的其他领事官员面前。
 
被转移突然到机场上飞机
消息来源说:“他们被转移,其后,突然间,他们发现自己正与大使交谈。不久后,他们发现自己到达机场并登上了飞机。因此,对他们而言,这一切来得如此之快速,是非常戏剧性的。”
 
围绕康明凯和斯帕弗获释的绝大多数细节,迄今仍是一个谜,他俩在回到加拿大后,除了发表简短的声明之外,无人向外界讲述自己的故事。
 
就在孟晚舟搭乘包机离开温哥华的同时,康明凯和斯帕弗在加拿大驻华大使鲍达民的陪同下离开了北京。
 
飞机师事前对任务一无所知
驾驶加拿大军队的挑战者飞机接载两人回家的上尉Alexi Ouellet指出,整个行动的安保是非常严密的,他是在飞机起飞前往卡尔加利之前的几分钟,才被告知接载的乘客是康明凯和斯帕弗。
 
Alexi Ouellet提前飞往美国空军基地艾尔曼多夫(Elmendorf)待命,当时,他对于是次飞行任务的重要性一无所知,直至康明凯和斯帕弗登上了飞机。

 
Alexi Ouellet说:“在带他们回家的努力中扮演一个小角色,是我的荣幸,我将永久不会忘记,当我们看到这两名贵宾登机时所感受到的巨大喜悦。”
 
所有的加拿大人都看到了康明凯和斯帕弗飞抵卡尔加利的照片,总理特鲁多和联邦外交部长加诺亲自到机场迎接。特鲁多还在跑道上拥抱了下机的两人。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