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生育低潮:COVID-19疫情重塑加拿大人生育计划
Baby bust: How the COVID-19 pandemic reshaped family planning


 
(大中报/096.ca讯) 加拿大环球邮报日前发表了一篇记者Zosia Bielski 发回的报道,她注意到许多加拿大人的生育计划在去年春天疫情流行加深时改变了想法。夫妇居家隔离并未制造出专家所预计的婴儿潮。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在Samara Perez 和她的丈夫Joe Brier 正在计划生第二个孩子时,世界卫生组织WHO在2020年3月宣布了一场全球COVID疫情肆虐。

随着危机的加剧,这对夫妇的担忧也在增加。如果34岁的Perez 教授在COVID-19感染高峰期分娩,她的丈夫会被隔离在产房外吗?父亲和母亲、他们三岁的女儿和一个新生儿被隔离在蒙特利尔的家中,新生儿父母的产假会是什么样子?经过思考,这对夫妻暂停了他们的生育计划。
 
蒙城麦吉尔大学健康中心的心理学家、该校肿瘤学助理教授Perez 教授回忆,当时觉得生孩子并不是紧急的事情。

Perez 教授谈到她在疫情第一波浪潮中的经历时,表示随着蒙特利尔城市被疫情封锁,生育的社会压力进一步降低,因为人们没有到处社交,没有看到其他可爱的婴儿,所以紧迫性就消失了。
 
许多加拿大人也如同这对夫妇一样,生育计划在去年春天疫情流行加深时改变了想法。



在第一波疫情侵袭中,一些观察家认为,在危机发生九个月后,被封锁在家里的夫妇可能会制造大规模的婴儿潮。这些早期的幻想并未实现。
 
相反,加拿大出现了新生儿低谷:根据加拿大统计局上月底发布的初步出生数据显示,2020年出生的孩子比2019年少了13,434个,这是自2006年以来的最低数字。在该机构的一份报告中据统计人员推测,在2020年的最初几个月,全球疫情的发生可能导致该年生育率急剧下降,因为家庭在病毒病例数上升、经济不稳定、失业、学校和托儿机构关闭的情况下推迟生育。他们还指出,旅行限制阻碍了国际移民,导致新移民父母的生育率降低。
 
 
加拿大的出生率下降反映了国际上的类似趋势,法国、英格兰、威尔士和美国都报告称,与2019年相比,2020年出生的婴儿明显减少。根据加拿大统计局今年秋天公布的另一项调查显示,近五分之一的25至44岁的加拿大人表示,他们的生育计划因为疫情而推迟,其中14%的人表示他们现在想要的孩子数量比以前少。

与此同时,根据该统计局的数据还显示,去年40至49岁妇女的生育率比2019年有所增加,这是唯一一个显示生育率上升的年龄组。卑诗省大学UBC 温哥华经济学院的教授Marina Adshade 很早就对疫情中的生育率感兴趣,她认为高龄产妇所剩时间不多,所以不太会拖延生育计划。
 
在危机发生的短短几天里,Adshade 教授对COVID的婴儿潮表示怀疑,并预测会出现低谷。虽然她认为2020年的下降是一个暂时性问题,但她认为这可能会影响未来几年的出生意愿。

Adshade 教授说:"有些人将在这段时间内衰老,失去生育能力。那些没来及出生的孩子将永远不会生下来。" 她还表示,对于适龄产妇延迟时间较短,而那些准备组建家庭的女性则会延长生育计划更久。

 
Adshade 教授指出,计划外怀孕的减少也推动全国各地出生率的下降。去年,15至19岁的年轻女性所生的婴儿数量骤降至5,682人,这是几十年来的最低点。Adshade教授在2020年3月关于即将到来的婴儿低潮期的推特上指出,社交距离和隔离措施在生育控制方面表现极佳,青少年不可能在Zoom视频平台上怀孕。她还指出,在疫情期间诊所和医院停止生育期女性定期检查也将导致出生率下降。
 
这位经济学家非常希望看到2021年初的出生数字,以确定在危机中,经历封锁的生活如何影响加拿大人的生育计划。
 
Adshade 教授曾撰写过《经济学如何影响性和爱》一书,她见过有孩子的家庭在家带新生儿的同时,还需要平衡工作和家庭生活。她预计人们将开始减小他们的家庭规模,因为预期事情并不总是按计划进行。这些人会说:"你知道吗?我们有一个孩子就够了。"
 
在蒙特利尔发生疫情的10个月后,Perez 教授和她的丈夫决定继续推进他们的生育计划,准备第二个孩子的到来。随着新冠疫苗和解封希望接踵而至,她在2020年12月受孕,在今年8月产下一个男婴。

虽然她感到很幸运,但Perez 教授指出,作为一个疫情时期的婴儿母亲,经常感到焦虑。当陌生人在公园里窥视她的婴儿车时,她担心这些人是否接种了全程疫苗。而当她未接种疫苗的大孩子接触新生儿时,她想知道大孩子回家后是否洗了手。
 


 
 
Perez 教授试图在现实和风险之间取得平衡,而且她试图重新创造一些疫情前就有的信任、信心和恢复能力的感觉。

在这场疫情中,作为一个婴儿的母亲,她并不是唯一感到焦虑的。根据多伦多St. Michael医院的研究人员上个月发表的一项针对近1500名妇女的研究中,在第一波调查时,近69%的孕妇报告称感到不安。
 
女性们担心在怀孕期间被感染COVID病毒,在产房里独自一人生孩子,得不到家人和朋友的探视或支持,并且被拒绝参加产前课程和医院参观。已经有孩子的父母担心他们未接种疫苗的大孩子从学校带病毒回家。
 
多伦多St. Michael医院的产科主任Tali Bogler 是该研究的主要作者。当政府宣布疫情时,他可以看到病人脸上的恐惧。

在疫情开始时,Bogler 医生被问及最多的问题是:"我应该推迟怀孕吗?"。他认为,那个时候的人们经历了经济和社会方面的巨大压力,担心COVID-19会殃及怀孕过程,还有许多人在那个时候担心进入诊所或医院而被传染病毒。
 
Dana Ramler 是温哥华岛的一名设计顾问,她准备在2020年春天迎来她的第一个孩子,期待着"通常的"医院分娩经历。随后,疫情袭来,使她和她的丈夫陷入恐慌。
Ramler 回忆起疫情的初始阶段,他们亚马逊网络购物车装满了紧急"家庭用"分娩用品,如果他们在最后一刻需要的话,可以一键购物。
 
虽然她的孩子在医院里健康出生,但这位母亲对病毒感染越来越感到焦虑。她曾很悲痛,这不应该是她想要的结果,她想与别人分享她的喜悦,而不是害怕他们所呼吸的空气。

37岁的Ramler与她的新家庭谨慎地度过了几个月的病例数激增和封锁期后,她开始考虑生第二个孩子。她知道现在不是生孩子的最佳时机,但她不想做高龄产妇。

 
今年4月受孕后,她的乐观情绪在第三波疫情中转为担忧。气候危机加大了她的恐惧,因为这个家庭经历了6月的酷热,他们居住的地方温度飙升到40多度。

这位母亲在想:孕育这个新生命的时候,地球正在燃烧,每个人都面临死亡。她说:"这个孩子将进入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多伦多的Bogler医生警告,新妈妈和孕妇的痛苦程度仍然很高。她和她的研究伙伴敦促卫生保健提供者在现在和未来的大规模危机中,优先为这些女性提供心理健康支持。为了帮助她们,Bogler医生在Instagram上与他人共同创建了"疫情孕期指南"账户,该账户提供有关病毒和疫苗的循证信息,以及包括瑜伽课和哺乳期研讨会在内的免费资源。

Rivanna Segal在第二波怀孕后严重依赖在线资源。在她的产前课程中,她看到了妇女们脸上的惶恐不安,现在这些课程是通过Zoom这个视频平台进行的。这场疫情使面对面的课程和准妈妈的互助小组里那些友情和共享知识消失了。
 
多伦多的一位营养师Segal 表示,如果有孕妇感觉有很多恐惧和歇斯底里,这完全是合理的。四月、五月、六月和七月不断有婴儿出生,他们都很好。

在2019年11月结婚后,Segal和她的丈夫Adam在2020年4月,即疫情宣布后一个月开始尝试怀孩子。她当时是41岁的高龄产妇,他们决定不再等待。她也知道,如果他们需要试管婴儿的话,亦会有延迟。她在今年5月生出一个健康的男宝宝。
 
她和她这个年龄段的朋友们都预测,随着人们的追赶,会出现疫情后的婴儿潮。根据加拿大统计局的一项调查,大约7%的25至44岁的加拿大人表示他们现在想更早地建立家庭,4%的人表示他们想比疫情前拥有更多的孩子。



随着去年夏天多伦多第三波疫情的消退,Segal夫妇开始把他们的新生儿带到外面溜达。他们注意到社区内的反应是如此强烈。
 
Segal 兴奋的说:"这个宝宝就像是街道上的小明星。"她描述了不同年龄段不同性别的人们在公共场合拦住他们的情景,仿佛人们以前从未见过新生儿一般。她认为这是乐观主义在蔓延。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