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加国社会:贫富分化 Omicron浪潮下两种不同的疫情世界

 
Omicron 的爆发凸显出两种完全不同的疫情世界:一个是有能力抵抗疫情感染的富足社会,而另一个却毫无防范能力,在疫情前束手就擒的弱势人群。而极具传染性的Omicron则更加剧了这种两极分化的社会现象。
Covid-19 has shown “a tale of two pandemics,” with those who can afford to better protect themselves pitted against those who can’t. The highly transmittable Omicron has only fueled the rich-poor divide. 
 
安省密西沙加市的艾利亚Amit Arya姑息治疗医生和多伦多大学医疗网络社会医学项目负责人Andrew Boozary博士都表示,Omicron 的爆发凸显出两种完全不同的抗疫经历,勾勒出一个有能力抗击疫情感染和一个在疫情前束手就擒的不同世界。

 
艾莉亚医生说,低收入人群通常没有财力购买高档口罩或快速抗原检测剂,他们也不能轻易请假去打第三剂加强针。“购买那些保障安全,顺利度过疫情困扰的防护用品需要钱呐!”
 
在去年春天的德尔塔浪潮中,服务于基础行业的员工受感染风险最高。艾莉亚医生表示,低收入人群最很可能再次成为Omicron变种浪潮的受害者。
 
随着各省市大幅限制PCR的测试符合标准,因此要花$160元以上才能获得可当天获得测试结果的私营检测,这一局面更凸显出在疫情面前的社会不平等现象。
 
艾莉亚医生称,在整个疫情期间,不同经济阶层人士面临的受感染风险也不同,但极具传染力的Omicron更加剧了这种风险差异。
 
基础服务业的员工不得不出去上班,抑或乘公交车,抑或在400人聚集的配送中心干活,许多这类工人都是族裔人士,是加拿大移民,与没打疫苗的老人和孩子同住屋檐下,过着数代同堂的日子。

 
温尼伯的流行病学家辛西娅·卡尔(Cynthia Carr)表示,虽然基础服务业员工的确面临高风险,Omicron 的高度传播使每各经济阶层人士都更难逃离病毒的感染。但差别在于感染后的应对措施。
 
“虽然每个人都会遭感染,但是能否请到病假进行隔离才显出差异。” 卡尔说,“比如,如果我被感染了,但我获得了两针免疫,因此我可能有些轻微症状,甚至无症状,因为我在家上班我还可继续工作。”
 
卡尔还表示,如果那些低收入雇员无法进行检测以向雇主证实他们遭了感染,那么他们就根本请不了假。艾莉亚医生补充说,如果没有检测结果,这些雇员如果得了长期新冠症需要向保险公司申请长期残疾福利是更要遇到麻烦。
 
医疗专家表示,接种加强针是防止严重病症和死亡的最有效措施,接种三针的人往往不需要住院治疗。

 
来自加拿大卫生部的数据显示,截至1月1日,仅约16.5%的加拿大人接种了三针疫苗,尽管最近几周有几个省份显着加快了接种速度,重点是提供加强针。
 
领导多伦多大学健康网络社会医学项目的布扎里(Andrew Boozary) 博士说,虽然许多基本服务业员工已经接种了两剂,但第三剂的服用速度较慢。“在第三剂接种速度上的确显出差异。”
 
安大略省周六报告有2,594名COVID-19患者住院,其中 385 人在重症监护室,而魁北克报告有 44 人死于该病毒,这是近一年来最高的每日死亡人数。
 
上周六,应急准备部长比尔·布莱尔(Bill Blair)表示,加拿大武装部队成员已抵达安大略省北部的原住民熊皮湖(Bearskin Lake),该地区爆发了严重疫情,一半以上的人口受到感染。
 
与此同时,来自加拿大大西洋地区的数据显示,那里的COVID-19病例持续增长,已接近或超出医院接受容量。
 
新不伦瑞克省周六报告有80人住院,高于69人,其中17人在重症监护室,11人使用呼吸机。
 
安大略省周六的住院人数也高于前一天的2,472名住院人数和 338 名重症监护病房的患者量。
 
安省卫生部长克里斯蒂娜·埃利奥特(Christine Elliott)表示,248名ICU患者未完全接种疫苗或免疫状态未知,其中 137 人已完全接种疫苗。还有31人死于与该病毒有关疾病。
 
安大略省周六报告了13,362例新的COVID-19病例,但安大略省公共卫生部表示,由于当前的检测政策限制,实际病例数可能更高。
 
由于周六有近2,600人感染该病毒住院,安省表示正在增加10家COVID-19疫苗诊所,以加快教育和儿童保育工作者的接种。
 
安省政府发布的一份宣布增设疫苗诊所的公告称,它们将位于大多伦多和汉密尔顿地区,其中包括多伦多动物园, Mississauga、Vaughan、Pickering、Hamilton、Oakville 和 Brampton等多地将增加站点。
 
虽然 Omicron 大多数人认为并非严重感染疾病,尤其是那些接种过疫苗的人,但专家表示,将这种变异病毒定性为“轻度伤害”是危险的。
 
“你听到人们说:‘你为什么担心Omicron?如果你健康年轻,你仅仅像是患了场感冒而已。这种言论完全无视这个国家数百万人人口的现实,”布扎里说。
 
“正是那种肯定的语言、语气和对策使加国人士处于危险之中。”
 
艾莉亚说,称 Omicron 为轻度是“完全不准确的”,并表示人们需要放弃这种变体已将COVID-19转变为普通感冒或流感的看法,因为对该病毒的长期后果知之甚少。
 
艾莉亚说,将 Omicron 视为温和不屑一顾是“非常有害的”,同时一些人认为由于该病毒变体的极高传染性因此遭感染是不可避免的说法也是极不正确的。
 
他说:“它意味着我们的应对措施仅围着那些富足并负担得起保护措施的年轻和健康的人群转……这种态度极端成问题。”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