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bs600x78c

内容

陈国治比习近平更爱国(爱党)?

最近,加拿大的环球邮报连曰在头版登载了几篇文章,专题报道了加拿大保安情报局怀疑安省省议员及内阁部长陈国治与中共的密切关係,会导致他受外国政府不恰当的影响,从而令到加拿大安全及利益受损。除了引用加拿大保安情报局几年前的一份报告所列的调查结果之外,环球邮报还采访了一些社区人士,对情报局报告提出了他们的看法。

 

环球邮报报道了陈国治与中共领事馆官员过从甚密的关係,陈国治被邀访华时发表的演说,以及他促成孔子学院与多伦多教育局签约等等事实。被采访的人士则表达了华裔社区一般人对陈国治的印象,感觉到他虽然是安省省议员,但甚少看到他关心本国政治的新闻,差不多全都是他接待或陪同中共代表团来加访问的报道。

 

其实,陈先生并不是第一个因与中共有特殊关係而引致加拿大保安情报局关注的。很多加拿大人都曾引起他们的关注,其中最著名的例子莫过於加拿大前总理杜鲁多。杜鲁多年青时曾与他的好友魁北克省的一位出版商哈伯特(Jacque Herbert)去中国徒步旅行、并合著了一本遊记两个天真汉在红色中国”(Two Innocents in Red China)。情报局当年对杜鲁多的调查,实是他们职责的一部份。他们对有影响力的加拿大人的政治取向、税务及财政、与外国政府的联络、甚至私生活,都会有所关注及研究。尤其是当年共产国家曾公开宣称要”解放世界上被压迫的人民”,以在全世界实现共产主义。

 

当然,现在中共已再没有提及这样的说法,但他们仍坚持信奉马克思、列宁主义,并继续维持共产党在中国一党专政。中共现在化费巨大的开支以扩展他们的”软势力”是众所週知的。最好的例子就是在世界各地建立”孔子学院”。孔子学院表面的目的是让世人有机会学中文、推广汉学。但是我们都知道中国还有成千上万在穷辟村落的学童因家贫而没有机会上学。很多贫苦学童还要靠如”希望工程”的海外筹款来完成学业。中共却化巨资在海外建立孔子学院。中共除控制孔子学院师资的聘请外,还限制其教学内容,例如他们认为敏感的题材一律不能提及。二O一四年,欧洲汉学学会在葡萄牙举办第二十届双年会,蒋经国国际学术交流基金会接受邀请并赞助,同时参加会议的中国国家汉办主任、孔子学院总部总干事许琳,竟要求主办单位删除大会手册上关於学术交流基金会的专页,引发台湾方面极为不满。究竟孔子学院在国际间是否以推广汉学为名却行中共宣传与统战之实?答案是显而易见的。有见於此,包括多伦多教育局在内世界各地已取消或关闭了孔子学院。

 

环球邮报报道了原多伦多教育局主席Chris Bolton透露陈国治就是促成孔子学院与多伦多教育局签约的引线人。陈先生知不知道孔子学院是中共宣传与统战的工具之一?还是他本人已被”统战”?实在很使人值得怀疑。

 

环球邮报又报道了陈先生在访华时的演说。在他接受环球邮报访问及他的公开信中,都表示了他对中国的感情。他热爱他出生的中国,这本来是无可厚非的。但是,爱中国不等於要爱中共,亲华不等於要亲共。

 

更令人怀疑的是陈先生今年五月期间,在本地多份中文传媒发表的一篇题为”反腐与”反负””的文章。在该文中他首先盛赞中共近来的反腐行动,尤其提及中共向中国以外发佈的所谓”红色通缉令”,在全球范围通缉一百个涉嫌犯罪外逃的贪官污吏。接著他说,在支持中共反腐运动同时要”反负”。陈先生说: ”他注意到有的对中国的追逃行动以负面报道,好像突然发现了新大陆,…严重到如世界末曰,不停地负面报道腐败案件,这是对中国打击腐败行动的负面解读。”所以,他提出要”把负面的报道反转过来,反腐重要,”反负”也重要”。

 

不知陈先生所说有些海外传媒”对中国的追逃行动以负面报道,…不停地负面报道腐败案件”是何意?贪污腐败本身就是负面新闻,是谁制造了这些负面新闻的,是谁制造了那些腐败份子的?绝不会是海外传媒,而是真真正正的中国制造。陈先生认为海外传媒报道中国的负面新闻是因为”妒忌”。他呼吁本地传媒要正面报道中共的腐败现象,他反对任何”负面”对中国的报道及言论。谁会”妒忌”中共的制度性腐败呢?如何才能正面报道这样的负面新闻,大概要请教陈先生了?

 

至於中共腐败的严重性,这是中共领道人自已一再公开承认的,贪官如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的腐败案件也是中共中央纪律委员会自己公佈的。陈先生说不要“好像突然发现了新大陆”地大惊小怪,似乎他是知道中共的腐败尤来已久。如果中共的贪污腐败不那麽严重,中共大概不会不顾面子向全世界发佈所谓”红色通缉令。这个行动当然一方面反映了中共现在一些领道人反腐的决心,但另一方面,也正正反映了中共腐败的严重性。

 

何况,当今的中共领道人包括主席习近平巳多次公开提出中共的腐败现象巳严重到可以”亡党亡国”的地步。习近平以”亡党亡国”来形容中共腐败的严重性,还有比这种说法更负面的吗?陈先生要大家”反负”,难道他比习近平更爱国(爱党)

 

其实,陈国治在他的文章中也承认中国有两大问题:贪腐与环境。但不知他有没有想过造成这两大问题的原因吗?其中重要的原因不正是因为中共只允许“正面报道”、不允许负面报道的结果吗?国内大多数传媒为了要“听党的话”而只报喜不报忧、没有及时报道贪官污吏及严重的环境污染,没有起到传媒监督当政者的作用,实是这两大问题变得如此严重的原因之一。

 

据报道,陈国治将会采取法律行动控诉环球邮报。他的支持者更提出环球邮报的报道是种族歧视。如上所说,陈国治并不是因他是华裔受情报局怀疑,前总理杜鲁多也曾被调查。这是与种族歧视是无关的。

 

新闻自由、言论自由是加拿大民主社会的基石。作为加拿大安省议员及部长的陈国治不应该不知道。难道他要本地传媒也要学中国国内国外一些传媒自律式地报道新闻?环球邮报和情报局的怀疑不是没有理由的。这是他们的责任。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