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安省家长很焦虑:是否应该让孩子重读一年
Should parents have the choice to keep their child in the same grade after 2nd disrupted school year?

 
 
(大中报/096.ca讯) Nicholas Madott的父母向加拿大CBC新闻网资深记者Jessica Wong反映,经过过去一年在在校面授和远程网课来回切换,这对父母认为Nicholas还没有足以准备好在今年秋天从幼儿园升入一年级。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自一月份以来,Nicholas正在进行第二次在家网课学习,这位安省Collingwood市的幼儿园学生每天花大约30分钟的时间与他的老师和同学们一起在网上交流。其余的时间是在父母的指导下进行离线学习。
 
他的母亲Carita Valentini,在谈到她5岁的孩子时表示,就他的阅读能力和他的识字能力以及发展而言,今年一直“不在状态”。
 
Nicholas的父母要求Nicholas今年秋天继续上幼儿园,但还没有说服学校官员这是正确之举。
 
从家长和教师,到儿童发展专家和教育研究人员,许多人都对加拿大学生在COVID-19疫情的教育中断表示关切。现在,一些人建议教育工作者重新考虑一个曾经被放弃的选择:让一些学生重读一年。

分享不同信息/观点,做明智判断/决策!请点击096.ca!



顾问表示,学生们只接受了一半的学业教育
对Nicholas的父母来说,重读并不完全是新鲜事:在他们的7岁女儿Victoria(也是在12月底出生的)身上,他们遇到了这种情况,在他们全家搬到现在的房子之前。
 
这位母亲表示,在她的女儿Victoria以前的学校,学校至少对于学生的评估是开放的,但是这一次,Nicholas 的学校称这里不能这么做。
 
正在帮助Valentini和Madott申请Nicholas重读的渥太华教育顾问Monika Ferenczy表示,她在疫情期间听到许多家长担心学校网课系统不能满足他们孩子的需要,学生们被抛在学业后面。
 
她说:"他们接受的是一半的教育......绝对不是同样质量的经验和学习......特别是从学前班到一、二、三年级,这是建立与学校的良好关系和心态的关键年份。"
 
她认为,如果有一个幼儿不喜欢在幼儿园上课,幼儿的父母已经有风险了。
 
她继续说:"就像他们被问及他们的孩子明年是回到学校面授还是远程网课一样,这应该是同类型选择和对话的一部分。家长是希望自己的孩子继续留在同一年级,巩固知识的同时顺带学习下个学年的知识,还是希望他们直接进入下一个年级?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
 
无论是否有疫情,家长总是能够提出关切
代表全国各地学校教育局的加拿大教育局协会(CSBA)主席Laurie French表示,一个班级或年级内一直存在着学生成绩的差异,因此学校通常做法是 "满足每个学生的需求并使他们向前发展"。
 
French 表示,无论是否在疫情中,任何对学生成绩有顾虑的家长总是能够与教师和教育系统交流。
 
French还表示,一些学生在疫情病期间学习扎实,所以她认为让整个班级或一批学生重复一年的学习并不值得。
 
然而,她认识到,疫情后的教育恢复工作必须承认:对于其他学生来说,学习差距已经扩大,并明确解决这一问题所需的投入。
 
French 在安省的京士顿工作,同时也是兼任Napanee市的Limestone区教育局的学校理事,她认为还需要更多证据支撑观点。她指出学校还需要依靠教育工作者来提出方案,并开始着手整理方案。这将需要教育局花很长的时间来真正了解影响是什么。
 
虽不太理想,但可能是 "没有办法的办法"
在加拿大,教育是一个以年龄为基础的线性系统:每个年级所学的东西都与下一个年级相关。位于安省伦敦市的西安大略大学教育和全球发展副教授Prachi Srivastava 指出,在这种系统中,如果一个学生与他或她的同龄人分开,可能会产生与社交发展、污名化和学习能力的负面影响。
 
她表示,教育系统多年来的做法是为所有需要额外措施的儿童提供有针对性的支持,不管是学习有困难的学生还是学习速度快于群体的学生。
 
Srivastava说:"仅仅是重读而没有针对性的干预和所需的支持,不足以确保那个孩子或那个学生能够掌握他们需要的课程和技能。"
 
也就是说,疫情的时代不是正常的时代。Srivastava认为,加拿大教育系统必须采取多种措施,解决自2020年3月以来加拿大学生面临的学习中断的问题。
 
她认为最理想的情况是各省的教育厅进行广泛的课程改革,对幼儿园至12年级的所有学生实施补救教育,以提高核心技能,并鼓励发展其他技能,如应对技能和心理健康意识,以应对危机或紧急情况。她还呼吁对受COVID-19严重影响的家庭、学校和社区进行有针对性的干预和辅导支持。
 
Srivastava建议,这种高水平的教育恢复计划应该伴随着可比较数据的收集、广泛的合作和充足的资金。她希望,该计划应该在未来两个学年内到位。
 
她表示,如果教育资金没有得到提升,关键的课程改革没有出台,教育系统可能不得不考虑让学生小群体重读是否是 "没有办法的办法"。
 
她认为疫情造成的教育和社会经济影响并不会因为每个人都接种了疫苗或有相当比例的人口接种了疫苗后就能结束的,相反,这些影响会持续相当长的时间,这也是人们需要做出长期规划的原因。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