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魁北克集团RESP遭集体诉讼震动加拿大 客户供款2万付服务费竟高达1.2万

 
 
(大中报/096.ca讯):根据环球新闻的报道,魁北克省一项针对团体注册教育储蓄计划(group RESP)提供商的集体诉讼,已获得该省最高法院授权。一名华人原告在供款2万元后,发现有近1.2万元被提供商作为了服务费。

 
该集体诉讼指称,首席原告、蒙特利尔居民王庆(Qing Wang,译音)为他的2个孩子分别开设了注册教育储蓄计划户口,在2年时间里共供款2万元。该两个计划提供商从中收取了总费用是11,720元,相当于供款额的60%。
 
诉状称,王庆的个案展现了被告的计划提供商如何在收取费用方面违反了魁北克省法律。首先,该收费计划违反了魁北克证券法的规定,该规定将每个奖学金计划的费用限制在200元,但是,被告的计划供应商按每单位(unit)200 元收费。
 
王庆在诉讼文件中声称,他为自己的2个孩子共购买了58.6个单位,结果被收取了11,720 元的费用。




诉讼提出的第二个问题是,计划提供商的收费方式,根据《魁北克民法》法规,可能在某些情况下构成了滥用。因为这些团体注册教育储蓄计划的注册费是先收的,即开始的供款 100% 成了费用,直到一半的费用还清为止;之后,50% 的供款成为费用,直到费用收齐为止。
 
这种收费方式意味着,中途终止合同的客户,可能全部或大部分供款都成了费用,而且这些费用是不可退还的。该诉讼辩称,根据《魁北克民法》第1437条,该收费方式应被视为滥用。
 
根据代表该诉讼的律师行LPC Avocat公布的信息,该诉讼针对6家团体注册教育储蓄计划提供商:
 
1)C.S.T. CONSULTANTS INC. & CANADIAN SCHOLARSHIP TRUST FOUNDATION
2)KALEIDO GROWTH INC. (前身是 UNIVERSITAS MANAGEMENT INC.) & KALEIDO FOUNDATION (前身是 UNIVERSITAS FOUNDATION OF CANADA)
3)KNOWLEDGE FIRST FINANCIAL INC. (前身是 HERITAGE EDUCATION FUNDS INC.) & KNOWLEDGE FIRST FOUNDATION
4)HERITAGE EDUCATION FUNDS INC. & HERITAGE EDUCATIONAL FOUNDATION
5)CHILDREN’S EDUCATION FUNDS INC. & CHILDREN’S EDUCATIONAL FOUNDATION OF CANADA
6)GLOBAL RESP CORPORATION & GLOBAL EDUCATIONAL TRUST FOUNDATION
 
原告指控,具体的计划提供商在魁北克省收取的销售费或注册费是非法的,在某些情况下属于滥用行为。
 
LPC Avocat的公告称,该集体诉讼涵盖的原告包括:居住在魁北克省的所有人士,自2013年7月19 日以来的任何时间,与任何被告签署了注册教育储蓄计划(RESP)合同,是合同中的注册者和/或供款者,并被收取了费用(称为“注册费”、“销售费”和/或“会员费”),包括经销商及其销售人员的佣金,每个计划的费用超过 了200元。

分享不同信息/观点,做明智判断/决策!请点击096.ca!



该诉讼还包括一个子类:上面提到的人士,在2013年7月19日之后取消了合同;由于注册费、销售费或会员费,使他们损失了超过20%的供款。
 
此集体诉讼为消费者寻求的补偿是:任何一家被告注册教育计划提供商非法收取的每个计划(不是每个“单位”)超过200元的那部分费用。
 
该诉讼案尚无开庭日期,但有专家认为,其影响范围可能会扩展到整个加拿大。皇后大学法学教授亨德森 (Gail Henderson) 表示,虽然该诉讼的范围仅限于魁北克省,但它可能会在其他省份引发类似的诉讼,尤其是当该诉讼成功之后。
 
代表该诉讼主要原告的LPC Avocat 律师行律师祖克兰 (Joey Zukran) 表示,他已经在与安省的律师合作,打算提出一个类似的诉讼,该诉讼将涵盖加拿大其他地区。
 
亨德森说,该诉讼还可能促使全国各地的省级证券监管机构,重新审视有关团体注册教育储蓄计划产品的一些规则,尤其是有关注册费的规则。
 
亨德森表示,注册教育储蓄计划提供者必须向订阅者提供的信息中,有一份所谓的“计划摘要”,一份只有几页的文件,应该用通俗易懂的语言描述团体计划的运作方式、涉及的费用以及涉及的风险。还必须强制性披露计划如何收取服务费用。
 
安大略省证券委员会 (OSC) 此前曾指出,但团体计划“被大量出售,包括卖给几乎没有投资经验或可能不精通英语或法语的脆弱投资者。”
 
根据诉讼,王庆在从中国移民后几天就为他的两个孩子注册了团 RESP。抵达后,王庆一家住在一个C.S.T.(一家Group RESP机构) 经纪的房子里。文件显示,这位代理人“立即向王先生介绍并出售了RESP计划”。
 
 
另一个问题是,购买RESP的家庭经常从为团体计划经纪那里了解这个计划。
 
“那个人的报酬可能完全基于销售佣金,而这正是注册费要支付的费用。因此,会促使经纪向客户出售尽可能多的单位(Unit),”亨德森说,团体计划经纪会故意省略客户其实还有其他购买RESP的选择,即在一些金融机构开设RESP账户。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