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一个反打任何疫苗的加拿大父亲是如何改变态度,打了疫苗的?



(大中报/096.ca讯)加拿大温尼伯日报(Winnipeg Free Press)报道说,莱拉托(Jason Lerato)是一个一个两孩子的父亲。他多年来一直是坚定的反打各种疫苗的人。

但他最近改变态度,并已经打了第二针新冠疫苗。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他说,20多年来一直“反打疫苗”,自已在生活中可以说是从来“不相信政府”。

47岁他是温尼伯一家货运公司的调度员,也是两个孩子的已婚父亲。几周前,由于和从事医疗保健专业的家人进行了一次对话,他决定打新冠疫苗。不仅如此,他还删除了推特上向数千名粉丝分享了反疫苗内容的帐户。

虽然反打任何疫苗,但他从未参加过反疫苗集会或抗议活动,他认为这是自己个人的信念。当女儿的学校要打HPV疫苗时,他干脆把当时正就读6年级的女儿从课堂上拉回家。

莱拉托说,他经常被社交媒体上自称是“医生和科学家”的话吸引。他指这些人传播的信息显然被歪曲和错误引用。他20多年来一直相信这些言论。

这一切直到直到一个半月前,他参加了一场户外婚礼。

那是妻姐的儿子在户外举行的婚礼,他很可能是出席婚礼的唯一未打疫苗的人。他也知道妻子的姐姐和姐夫在医疗领域工作,他做好了他们可能和他谈起打疫苗的心理准备。他也认定他们不会改变他反疫苗的立场。



他们坐在一起谈了三个小时,姐姐和姐夫回答了莱拉托提出的主要问题:如果不打疫苗,感染机率有多高;打了疫苗会不会仍会感染?

姐夫告诉不打疫苗,感染新冠特别是delta变种的概率很高;如果被感染,他很有可能会住院。即使打疫苗,他也会被病毒感染,但至少住院或死亡的概率极低 。

姐夫说自已打了两针疫苗,强调他对莱拉托的威胁可能比莱拉托对他的威胁更大。

姐夫指出,打疫苗的人可能携带delta或COVID,但不会真正受病毒的影响,因为他们已经打了疫苗。所以,如果和没有打疫苗的人握手或拥抱,有可能感染未打疫苗的人。

莱拉托参加完婚礼回到家,告诉妻子他要打疫苗,妻子高兴得泪流满面。几天后,莱拉托预约了打第一针疫苗,并在9月中旬打了第二针疫苗。

他于本周一收到疫苗证书,他的心情也轻松起来。

莱拉托说,真正让他改变对疫苗的看法,不是因为自己无法自由旅行、不能到游戏厅或餐厅用餐,而是那次与姐姐、姐夫的推心置腹的谈话。

他相信如果自已反疫苗的想法能改变,其他人也可以。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