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市长一票否决制 民主还是反民主?(评论)
Opinion: Premier Ford gives more power to mayor of Toronto? Not a good idea

两三个月后,照例安省的市镇将再次举行地方选举。恰逢此刻,再次连任的福特省长提出:要修法提高市长的权力,先在多伦多及渥太华这些大城市,实行市长有对市议会决议一票否决权。既然市长的意志可决绝市政的一切事物,那还要市议会作甚,岂不多浪费开支?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小心被罚款!多伦多公布新的饲养宠物规定
曾领过CERB和CRB的普通家庭 今年可能会损失约3000元牛奶金
英文写作的杀手锏 - “语法地”



福特修法的理由似乎是,强势市长制度传闻具某种国际趋势。只是不知这种“趋势”出自何处?未闻民主国家的大城市,有所谓的强势市长制(定义为何?)。而共产国家的上海市长,却有权让两千五百万人的大上海轻易封闭两个月。也许福特担心市长一票否决制有点冒进,故还留下了但书:“三分之二的市议员反对,亦可否决市长的否决”。这种妆点门面的所谓民主平衡像是肤浅模仿美国总统与国会关系制,实在没有必要,反倒是为增加内耗、减低效率添上了铺垫。任何市或镇的决议之形成,一定是多数通过,相当程度反映了该地的多数民意。与其让市长有权否定议会决议,及再由议员们作冗长复杂的否定之否定、或作费钱费时的司法缠决,倒不如让这个否定之否定直接与罢免市长等效,实际上倒还会提高效率。

虽然多伦多市长庄得利对此举很是赞赏,但福特此举却未必是对庄个人的讨好。福特勉强的高中学历及不长的从政经历,原本对政制结构的见解有限。以家族制企业治理的保守习惯对待省政,福特歪打正着总算没出什么大纰漏,虽然在疫情中懈怠了长护院的监管,在学校和医疗投入及医护人员的津贴和照顾上引起批评埋怨,但省民出于在动荡局势中求稳的心态仍把票给了他。但这并不意味着,怂恿他在地方市镇的事物上鲁莽行事。



福特此举到底是想将地方市镇事物的责任往下分担,还是像提拔他外甥(不知其college课程是否完成)当部长那样,为日后省长聚权或为家族后辈从政埋伏笔,此处无意探究。庄得利对扩增权力的热衷是毫无疑问的,虽然他并不力行市政实务,而是由他人代劳自己乐当甩手掌柜。经多年观察,市民对庄得利的那两下子太清楚了,时不时上电视弯弯绕几下,在街头装多几个摄像头捞钱,而对街头交通事故及频繁的街头公开抢劫,却连本市警察都一头雾水。

庄得利除了一味地向上级政府要钱,自己却对营造地方复苏环境心不在焉。前几天政府公布6月的CPI达8.1%,而市民的实际感受远高于这个数。就说大部分超市尤其华人超市,连基本食品米的价格都上涨超百分之百,远过于来货增价的百分之30-40%,地方政府为何不能驱使检查人员像雇用三哥抄车牌那样加强监管呢,光是对恶性涨价的专项征税及罚款就一定远超对汽车的抄牌罚款。真不知庄得利是怎么混日子的,弯弯绕耍嘴皮真能是政棍的万灵丹?



地方市镇的政制变革并不在福特竞选连任的政纲之中,且胜选获多数执政也并不意味着能为所欲为。如此重大削弱民主的政制变动,原则上应由全民公决。福特与庄得利同属保守党,但保守主义的政治正确应该是小政府多民主,本地人民已长期习惯于在民主自由的制度下生活,任何以践踏民主价值增强官员权力的做法,必将为民所唾弃。尤为可怖的是,前些时不少有份量的市级政客纷纷表示不参与本届竞选,庄得利几乎成唯一市长候选人,虽然背景情况尚待披露,但一旦庄得利像前密市老太太市长那样成为万年市长,则多伦多必将是本国地方民主的悲哀。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