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黑暗王国中的杀戮(16)
—— 有关文革中几场大屠杀的史料辑录




昨天,大队开会讨论杀人时,有人提出押到后背山上用鸟铳打,有人提出挂一块石头沉河,有人提出下窖眼,这几种办法各有利弊,引起了一些争论。这时,贺新昌说:“这些办法太损心,麻烦事多。有现成的条件为什么不利用呢?”他说到这里停住了,等大家七嘴八舌问他什么现成的条件,他才慢条斯理地说:“我们大队那边的那个山上,葫芦岩那里有一眼很大的硝眼(岩溶性地貌的溶洞),有好几十丈深,把这帮家伙押到那里,打一棒子丢进去,几多的简单。”大家一听,都说:“这个歪点子可以。”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安省公布第一阶段的重启清单 5月19日下周二开始实施
因疫情而失去工作,你该如何转换跑道
即使出了点差错 加拿大支持台湾参与国际事务一点没错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待到把人押到葫芦岩时,雾气已然散尽,鲜红的日头从两座山峰间艰难地露出头来。贺新昌命令民兵将“犯人”押到洞口边,他代表“贫下中农最高人民法院”宣判死刑。被“判”死刑的人们,却出人意料的平静,呆傻了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叫一个名字,牵到洞口,由负责行刑的民兵用马刀或梭标、棍棒之类杀倒或打昏,丢下溶洞,直到这时,才听到一声凄惨的喊叫:一个名叫何远有的地富子弟,向前冲了一步,跪在贺新昌面前:“贺主任,你不要杀我,我没享过福,我跟你们一样,受一辈子苦。我有一笔钱,准备结婚的,我都送给你。你救我一命,我喊你做老子,以后我伺候你一辈子。”

贺新昌说:“远有,我没得办法救你。不是我要杀你,上面喊杀,我不杀你,自己的脑壳难保。”

葫芦岩岩洞,顾名思义,口小肚子大,究竟有多深,谁也没下去过。据说旧社会,村里有伤风败俗或不孝不义的不肖子弟,就在这里按族规下天坑。这次,有人被丢进洞里后,居然没有死,在里面拼命呼喊。贺新昌在洞口窜来窜去,急得直跳脚。不停地叫民兵往洞里扔石头,又叫人搬来成捆的稻草,点烧了扔下去烧。最后,他还是不放心,打发人跑回村里,拿来一大包炸药,挂上导火索,点燃了丢进洞里,“轰隆”一声沉闷的巨响过后,葫芦岩总算恢复了往日的寂静。

时近晌午,(21个人都被葬入岩洞),贺新昌象个打了胜仗的将军,带着民兵凯旋回村。大家边走边议论:“年轻力壮的劳力都杀了,留着那些老的小的怎么办?”到底是种田人,想问题非常实际。这话立即成为众人的中心议题。“未必还要养五保?那生产队的负担就太重了!”有人想得更远:“留着小的,长大了要报仇怎么办?”于是有人建议:“索性斩草除根,老的小的一起搞掉算了,免得留着老鼠啃仓门。”



贺新昌一想,有道理!赶紧跑到大队部摇电话,向区里汇报请示:“我们大队的任务已完成,21只大虎统统搞掉了。现在还留下了30多只小老虎,贫下中农要求一起搞掉,行不行?”

接电话的是蚣坝区委秘书,他有些犹豫,答复道:“大老虎杀掉是罪有应得,杀小老虎恐怕不大符合政策吧?”贺新昌见区里似乎不同意杀,也就作罢了。吃过午饭,队里继续有人鼓噪,二队队长周家秀已经把他们生产队的5个小孩关起,放出话来:“大队不杀,我们自己来杀。”贺新昌无奈,又打电话向公社请示,公社书记刘富保接到电话,指示:“一个个都给我搞掉。”可贺新昌还是不托底,区里说“杀小老虎不合适”,公社说“一个个都搞掉”,到底听谁的才是呢?他再次摇电话向区里请示,这回是区委负责人之一叶成虎接的电话。叶书记(团委)指示得非常干脆明了:“全部杀掉。”贺新昌立即将这个指示通知给各大队干部和生产队长,并当即开会布署行动。

日头衔山了,整个沿河塘大队,村里村外岗哨林立。早上杀人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家家户户,空气紧张得似乎已经凝固。被杀者家属,老老小小缩在家里,抱头饮泣,又不敢大声,声音压得低低的,生怕招来更大的灾难。有的老人,见的世面多,特别是经过土改,已预感到大限临头,心里反倒踏实了些,抖抖嗦嗦地从箱子底翻出几件平时舍不得穿的、稍微像样一点的衣服穿起,身上弄得干干净净的,准备随时上路。(待续)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