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移民生活:西瓜




在北美,西瓜并不少见,但口感好的不多。在加拿大时常见外孙子们吃西瓜,从来都不切瓣儿,而是一劈两半,用勺挖着吃,把精华的部分吃去之后,接着就优胜劣汰,美其曰放冰箱冷藏了,实际上就再无人理睬而扔掉了。我在旁边瞅着可惜。可也难怪,他们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哪能懂得‘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呢。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特鲁多在财政委员会上应该正面回应的三个问题
民调显示 麦凯仍然是赢得保守党党魁的热门人选
中国军人研究员唐娟出席加州视频应讯 法官裁定续押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在洛山矶,最近女婿连续几个礼拜都买回约十余斤重的西瓜,油光锃亮,看着喜人,但皮厚、瓤肉、清水味儿、稍微有点甜。皮厚到女儿可以把瓤儿切块后,再把皮的内层用刀片下来,切成细条拌凉菜吃,然后把最外的绿皮喂狗。她说:按照中医的说法,西瓜皮有药用价值。所以,一个西瓜不曾有丝毫的浪费。这是我见到的两种吃西瓜的方法。


         
其实,西瓜的好吃与不好吃,对我来说都无关紧要,因为我觉得西瓜太凉,不敢吃,怕勾起多年的胃病。有一次在朋友的聚会上,人家送我两块冰镇西瓜,我立马转送别人了。免得为嘴伤身。偶尔吃一两口,也需微波炉稍微打一下,那不就失去西瓜的原味了。
         
当年在农场劳动时,距农场不到二里地就是北京当时最有名出口香港的无子、沙瓤、薄皮、甜似蜜的西瓜产地庞各庄。所以,休息时,我们三五成群结伴去庞各庄买西瓜,因为是从瓜农手里直接买,免去了中转或二手的营利,只要拿的动,去一趟,每人怎么也得买四、五个,便宜到给钱就拿走。到家后放到床铺底下,收工回来,连衣服都来不及换,先用脚扒拉出一个,皮薄到用手一锤,立刻碎成好几块,一口气吃个三五成。吃完西瓜,顿觉大汗淋漓的全身,那叫一个清爽。晚饭后,换上干净衣服,用袋子装上一个西瓜和水煮花生,集合一大帮人去农场对面的小山丘上,坐在那里乘凉、侃大山、说笑话或即兴表演小品,直到月光铺满大地,才收兵回营。和机关那种晚上还要加班的生活相比,犹如两重天地。
         
那时,不仅那里的西瓜好吃,菜农地里的粉红色西红柿足有碗口那么大,油绿油绿的辣椒,透着清香味,顶花带刺的黄瓜,和约莫一尺多长葱白的大葱,都很诱人。买西瓜回来,顺便带些蔬菜,走在路上,觉得口干,也学农民‘不干不净,吃了没病’的方式,拿出一条黄瓜,在衣服上蹭一蹭就吃下去了。回到农场,把这些菜混在一起切好拌成凉菜,就着馒头吃,是那么的清纯、新鲜、味美又下饭。同时也觉得在农村能吃上这样的饭菜,已很知足。  
         
回到机关后,开始发现胃病,隔三差五,胃痛难忍。有一天,准备带亲家到避暑山庄玩儿,票都买好了,夜里胃痛的难以入睡,折腾了半休,终于去了医院。医生问我晚上吃的什么,我说:天太热,吃了一块冰箱里的西瓜,还说了爱吃辣椒。医生马上断定,病从西瓜起,要我以后忌吃西瓜和刺激性太强的食品。几十年来,胃病就算种下了根,稍一不慎就胃痛起来。三分病,七分养,从此再不吃西瓜和辣椒。至今,铭刻在心。回想起来,那段下放劳动的日子,从积极意义上讲,也算我人生历程中一段值得回忆的历史。不然,哪里来的那么多的生活常识。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