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掌权之后,迅速变“质”
-- 中国人所不了解的李登辉(6之4)




独裁者按照自己的意志迅速做一些事情是容易的,无论是在政策推行上,还是用人提拔上,正如蒋经国对李登辉的提拔。但不想做独裁者,又要推行一套政策,则困难重重;走民主的道路远比走独裁的道路更艰难和缓慢。但被蒋经国火箭般推向政坛的李登辉,的确没有辜负蒋经国的厚望,在还没有完全掌握实权的时候,就迫不及待地、也用火箭般的速度,开始了他把台湾政治从“独裁”转向“民主”的“质”的改革。他不但尽全力尝试了,而且做到了。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美国四大科技巨头CEO聚首长达5小时的反垄断听证会
特鲁多宣布9月26日结束CERB的计划,之后过渡到EI
特鲁多在WE听证会上再次道歉 但否认涉及利益冲突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虽然由于蒋经国的猝死,李登辉按照宪法规定立刻登上总统宝座,但由于那是继位,在众人眼里他也不过是个像严家淦那种“临时总统”,因为实权都不在他手里。所以他能做的,也只有先稳住局势。在刚出版的新书《见证台湾——蒋经国总统与我》中,李登辉也写道﹕“在我继任的两年四个月总统任内,可以说只是延续他所做的事情,继续执行他订出来的既有计划。事实上,我在这段期间一直在思考事情,我是先安静下来;就像台风要来之前,天空也会先沉静一阵子。”

●拒绝宋美龄干政
但在这沉静的时刻,李登辉并非毫无动作。首先通过选举,他当上了国民党主席,又通过换掉行政院长、总统府秘书长、参谋总长等一系列举动,逐渐掌握了党、政、军权。在把国民党元老郝柏村从最有军事实权的参谋总长位置调开时,蒋宋美龄亲自出马,用英语向李登辉求情﹕“Please listen to me,拜托,千万别让郝柏村卸下参谋总长的职务,好不好?”当时已年过九旬的宋美龄依然有操控军权之心。但李登辉认为她这种干预是违宪的,没有理会。而郝柏村被升为国防部长,后再升为行政院长,仍不肯放弃军权,要求主持军事会议,同样被李登辉断然拒绝。



国民党是一党执政,党国一体,但毕竟还是执行了宪法,让李登辉继任总统,并行使权力。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激烈的政治搏斗从来都没有停止过。性格热烈而富有激情的李登辉,在政治斗争中却冷静而清晰地、一项一项稳步往前推动。在进行人事格局的大调换中,他延续了蒋经国的国策,稳住了政局,并赢得了党内信任。

1990年,李登辉继任总统期满,按照宪法规定,应由六百多名国大代表投票选举新的总统。任何要竞选总统的人都必须首先得到超过150名国大代表的推荐。李登辉决计竞选。他为自己拉票的方式也是奇特的,他一一走访全体国大代表的家,给每一位赠送自己和已逝的儿子合着的论文集,拜托他们投自己一票。要知道,这部精装本的论文集厚达十公分,很难想象哪个国大代表能真把它从头到尾看一遍。但许多人还是被李登辉的真诚所感动,他得到了超过百分之八十的国大代表支持,而当时准备参选的蒋纬国和林洋港都没有得到超过150名国大代表推荐,于是李登辉在没有竞争对手的情况下,当选总统。按照当时的宪法规定,总统任期六年,所以这届总统李登辉可以做到1996年。

●当上总统立刻致力民主化
出任了由选举而当上的总统,李登辉立刻就以台风之势推行自己的政治理念﹕第一﹕不可一党专制。1990年3月20日当选总统;4月2日即以总统的身份邀请最大反对党民进党主席黄信介到总统府,商谈宪政改革、政党政治等问题。

第二﹕政治犯的存在是民主国家的耻辱。5月20日宣誓就任总统;5月26日即释放了因美丽岛事件而受刑的施明德、许信良等27名政治犯。随后指示开始处理“二二八事件”平反工作。



第三﹕军队只能是国家的军队,而不能是党的。六月份让军事强人郝柏村从军队退役,改任行政院长。逐步削弱国民党元老对军队的左右。

第四﹕民主政治要通过人民直选领导人得以实现。6月28日即召开国事会议,就台湾民主化问题提出改革议题,其中包括最重要的两项﹕第一,让那些终身未能改选的万年国代退职,实行新的国大代表选举方式;第二,总统、副总统、台湾省主席、台北、高雄市长均由人民直选。

第五﹕台湾在国际社会上应采取“务实外交”。1991年4月举行修宪会议,废止某些法律条款,等于认可中华人民共和国;允许承认中华民国的国家同时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

也是在1991年,李登辉宣布废除已经成为白色恐怖象征的警备总司令部。仍是在1991年,李登辉宣布台湾不再有政治犯,流亡、逃亡海外的政治犯可以回国。还是在1991年,李登辉宣布台湾不应再有黑名单。随后在1992年,废除了因言论而被判罪的法律条文。

●中国只配被共产专制奴役
看李登辉这些改革议题和惊人的速度,不知中国知识分子做何感想。在一片拥护“胡温新政”的呼声中,在一致对李登辉的讨伐中,他们是否比较过,在所谓的胡温新政中,有哪一点对共产党的独裁统治做出任何一丝一毫的本质改变?!可怜的中国人,千呼万唤,连中国的戈尔巴乔夫还没有唤出来,就别说开放党禁报禁的蒋经国了,更别提彻底废除一党专制、废除政治犯、决定人民直选总统的李登辉了。

其实也并不奇怪,在绝大多数中国知识分子还认同共产党的“中国国情特殊论”而否认中国可以马上走民主道路的时候,在绝大多数中国知识分子还视领土的价值高于民主自由的价值的时候,在绝大多数中国知识分子还宁可让独裁的中国吞并民主的台湾的时候,中国也只配继续被共产专制奴役。



从1991年4月到1994年7月,在李登辉的坚持和全力推动下,经过三次修宪会议,国民大会和国民党中常会通过“总统由全国人民直选”的议案,并将总统任期由六年改为四年,可连任一次;从1996年开始实行。全民直选这关键的一条,一下子就把台湾政治同时民主化和本土化了。李登辉不是为台独而支持台独,是为台湾人民争民主而必然走向台独。

●自由与尊严在台湾的胜利
在修宪把总统由国大代表选举改成全民直选的过程中,以国民党元老郝柏村、李焕为首的势力一直全力阻挠。因为他们认为“党就是国”,“党国一体”,所以总统由国民党内选出就行了。在通过总统直选的大会上,李焕等一百多国民党人,排着队对李登辉大肆谩骂,骂到连饭都顾不上吃。但李登辉冷静地听着他们骂,坚信直选总统的正确性,毫不妥协地坚守理念,结果他赢得了这个主权在民的最关键一步。

一个从威权专制继任过来的总统,能在自己当政的时候,全力拼搏,把“全民直选”列入宪法,这是非常了不起的壮举。因为只要直选,就充满变量,任何人都不能保证自己的权力。而只要是党内选举,就不仅永远是一党专制,而且独裁者一个人可以把位置做到底,做到死。

在这里我必须特别强调的是,不在位置的人喊民主容易,因为这个呼喊中包括为自己争权力(和权利)。而占据最高领导位置的人,能够不顾一切地全力以赴促成总统直选,是非常不容易、极为难能可贵的!因为只要直选,他早晚只有失去权力的一种可能。

在共产中国,从邓小平,到江泽民,再到胡锦涛,一直是陷在“进步与退步”的恶性循环中,从来都只有“量变”。而台湾在蒋经国去世前开放党禁、报禁后,在李登辉任总统的前八年中,通过修宪、确定人民直选总统,一步步从体制上完全脱离了专制独裁这个封建轨道,完成了把台湾转变成民主国家的“质变”。

1996年,台湾实行首次全民直选总统,在中共以导弹演习的威吓下,李登辉高票当选。在就职典礼上,李登辉说,“这不是庆祝某个候选人获胜,而是人类基本价值——自由与尊严——在台湾的胜利。”



于是,“自由与尊严”成为台湾这第一个民选总统在后来的四年中全力维护的价值。1999年,李登辉提出中国和台湾是“特殊的国与国的关系”,开启了台湾人民争取主权独立,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的新国家的航程。

●放弃合法的竞选连任

在登上权力的顶峰之后,李登辉曾带着妻子、儿媳和孙女一起回故乡淡水去爬观音山。爬到山顶之后,李登辉对孙女说,“阿公走过那么长的路,终于爬到了山顶。阿公的周围没有一个可依靠的东西。现在更重要的是,前面的路该怎么走,还有,要如何一步一步走下来。”

这段话既流露了李登辉孤军奋战的感受,也体现了他在刚上山顶时,就想到了要走下去,而不是怎样永远地盘踞山顶。二千年时,李登辉的第一届民选总统任职期满,中央选举委员会认为他以前做的是国民党内选的总统,而民选总统他只做了一届,所以还可以再合法地参选一届。但李登辉早已决定不再连选,要尽快完成权力移交。

李登辉当时不仅可以合理合法地继续参选,而且他甚至可以用中共武力威胁台湾为名,实行威权统治下去,但他毫不犹豫地放弃了权力。想到一个个至死紧紧抱着权力的中国领导人,我对李登辉能彻底放弃一切权力,真正做普通公民,深为感佩。所以在采访他时提出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你明明有可能继续执政,是什么导致你能完全放弃权力呢?”

“权力不是我的,”李登辉说,“制度把权力给我用一下,用完就还回去。权力和我没有关系,我随时都准备放弃。”

他轻松的回答几乎令我无言以对,这个对李登辉来说似乎并不难做到的事情,可为什么在世界人口最众多的中国,几千年来,几十朝几十代,直到21世纪的今天,别说没有一个最高统治者放弃权力,连一个想做点冲破专制链条尝试的都没有。到底是什么因素,促使李登辉掌权后能如此这般大刀阔斧、风卷残云般迅速带领台湾人民走上民主,然后在民主体制建成之后,急流勇退,彻底放弃一切权力?

【作者注:这是我当年写的一组文章,虽然后来某些观点有所转变和调整,但总体来说没有大的改变。藉此重发(保持原文)悼念李前总统。我在自己推特和脸书上说:李登辉前总统是台湾民主化的重要推手:取消黑名单,废除戡乱条款,推动总统直选。他坚定反共,曾说台湾是小辣椒,中共吞下就辣死。他曾授权我写他最后一本传记,所以曾多次采访他及妻女朋友等。李登辉虽还有一定的党国思维,但重要的是,他有民主想法和胸怀,推动台湾民主功不可没!】

编注:更多曹长青文章,请访问https://twitter.com/caochangqing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