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川普要赖在白宫不走?


 
“把他选下去!(vote him out )”------ 在覆盖星条旗的美国大法官金斯伯格灵柩的旁边,面对广场上群众的齐声呐喊,川普无奈地转身进入大厦。美国第一位犹太女性联邦大法官,女权主义的中流砥柱,1位首席大法官+8人大法官中仅剩的4位自由派人士之一的金斯伯格,其辞世对美国的震动,远甚于近在眼前的总统选举。金斯伯格临终时留下遗言:将是次大法官的提名机会应留给下一任民选总统。美国大法官的组成和地位,从来没有像今天那样,将会影响美国的制度走向、国运及未来。

 
可川普却有自己的盘算。在金斯伯格病重尚未咽气前,川普就开始张罗替补大法官的提名。因疫情威胁,美国人不可能在投票站前排队等候数小时进行投票,国会不答应川普推迟投票(以事实进入连任)的要求,坚持宪规要以邮寄方式选举总统。面对落后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的民调支持率,川普先行放风:邮寄投票不安全不公平,预先做好一旦选举结果不利于自己,就要上法院诉讼的伏笔。上周五(23日)白宫记者会,有人问:“若大选失败将会和平转移权力吗”,川普顾左右而言他,答:“我们得看看到时发生什么,我一直反对邮寄选票,这是一场灾难”。

 
打官司离不开法官裁决。川普任内已提名任命了两位大法官,逻辑上他的再次提名也一定会选择保守派人士出任大法官。如此,大法官的组成保守派将占绝对多数。在现实意义上,这无疑将有利于川普预谋行将到来的总统连任官司。而在深远意义上,将对美国宪政制度最后的防卫墙——大法官的联邦最高法院制度——产生冲击。
 
美国最初的立国精神并非民主自由,而是信仰自由,美国宪法和现今所有的制度及价值观都由此派生。美国的立国先贤们设立联邦法院,主要是对宪法释法。先贤们多数认为,政党就是结党营私、恶性竞争的代名词。故大法官由总统提名参院投票通过(具一定的即时民意),终身任职,日后无需再服从原先的政党、总统、参议院的意志来审判。政权移交发生的问题,通常由最高法院解决。根据观察并随着新近提名的那位巴雷特,目前最高法院大法官中保守派与自由派之比为6 :3 ,川普根据自己的喜好提名保守派人士出任大法官,必将使最高法院严重失衡,不仅有利于川普的连任诉讼,且日后其他的判决也将影响美国未来的国家路径。因为美国的法律体系是:成文法与案例法相结合。当最高法院大法官及其判例将受党派政治和意识形态的影响,美国先贤们为国家设立自由民主的三权分立之最后护卫墙,恐怕危矣。这是金斯伯格在美国受空前哀荣的原因,也是关于她的继任提名争论之热烈盖过总统竞选的原因,更是可能因此而引发美国的内部撕裂之缘由。
 
寡头政治、独裁专制并非为共产社会之专享,希特勒也曾由民主票选所造就。其实,民主党人对川普的秉性和招数早有预料。前不久美国众议院议长、民主党人波萝西就说过,如果到时川普赖在白宫硬不走,就用烟把他熏驱出来。当时人们还多有不解。如今的美国真走到了它的十字路口?试想:一个陷入宪政危机的美国,一个缺失合法在行总统的美国,哪怕时间很短暂,不仅于美国本身而且对全世界,将带来一场怎样的灾难?!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