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受伤妇女被保险公司秘密录像,指控欺诈被驳回

 
 
(大中报/096.ca讯):根据CBC的报道,一位女员工工伤之后向保险公司索赔,却被对方雇佣私家侦探秘密跟踪和录影,继而被控告保险欺诈。官司经过数年的审理之后终于结束,女员工虽然获判无罪,但她至今还没有拿到保险赔偿。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这位女员工米卡列夫(Alicia Micallef)表示,安省工作场所安全和保险委员会(WSIB),按其职责应该是去帮助工作场所中受到伤害的员工,如今却反其道而行地滥用权力,而且毫无底线。
 
2015年5月,在一家零售店上班的米卡列夫,头部撞上储物柜(Locker)一扇打开的柜门后导致脑震荡。她去看医生,并在医生建议下准备好好休息。



但保险委员会却认为她休息康复的时间太长,要求她重返工作岗位以致她再次受伤。

分享不同信息/观点,做明智判断/决策!请点击096.ca!
 
委员会于是更坚信米卡列夫在“诈伤”,便在没有证据表明她虚报脑震荡的情况下,聘请私家侦探秘密地跟拍,希望能掌握到米卡列夫欺骗的证据,以此避免花费重金来给米卡列夫评估身体状况。

米卡列夫称,私家侦探潜入她居住的柏文大厦,站到她家门外,偷听她和猫咪的说话,跟踪她去超市购物,去诊所看病。
 
保险委员会随即向米卡列夫称,录影显示她去看现场音乐会,在地铁上看书,在多伦多四处游逛散步。这些都证明米卡列夫并不是如她所称,丧失了工作能力无法去上班,于是削减了她的福利,还要求她交还之前收到的一些弥补收入的替代福利。(income replacement benefits)。
 
在米卡列夫拒绝之后,保险委员会指控她2项骗保罪名。米卡列夫辩解称,她索赔的是脑损伤而不是断手断腿,她有上述行为能力很正常。
 
她说:“那是我一生中最糟糕的两年。我从来没有遇到麻烦。我从未去过他们说的校长办公室。”
 
安省法院于2018年2月12日宣判对米卡列夫两项指控均不成立。如果罪名成立,她将被着罚款$25,000甚至入狱。
 
对于偷拍的手段,无论是公营还是私营的保险公司都表示,他们用此方法来证明受保人是否有欺诈行为。
 
但受伤工人社区法律诊所律师麦金农(John McKinnon)认为,这些手段更经常被用来恐吓受伤的人,逼迫他们放弃索赔,或者是杀鸡儆猴,吓唬其他人根本不敢索赔。
 
“如果人们被迫放弃索赔,那对保险公司或工人赔偿委员会来说,就是一笔经济红利。”
 
麦金农说,虽然监视通常要进行几天,但每天记录仅几个小时,因此很少能完整显示受伤者的状况。
 
私人保险提供商必须遵守联邦的《个人信息保护和电子文件法》规定,包括在秘密录影之前,获得确凿的欺诈证据,而不仅仅是怀疑。公共保险公司和赔偿委员会受省级隐私法的约束,而这些法律不涉及保险公司的秘密监视。
 
WSIB下令进行秘密跟拍的行为应受到强烈指责,因为有来自医生(包括神经科医生)的大量文件来支持米卡列夫的伤害索赔。
 
安省法官Mindy Avrich-Skapinker称,这种监视为“非常重大的侵犯隐私权”,并谴责WSIB的医生仅将其医学见解视作投拍的理由,而没有亲自约见或检查米卡列夫。
 
Avrich-Skapinker说,米卡列夫为WSIB处理案件的方式“付出了很高的代价”。
 
米卡列夫表示,这些痛苦经历现在仍然让她打扰着她的生活。

分享不同信息/观点,做明智判断/决策!请点击096.ca!
 
“一切都变了,我走在街上总觉得有人在后面跟着。如果有人离我太近,我都让他们先过去。……我在房门上又上了一把额外的锁,坐在公寓的家里,也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
 
WSIB不愿回答Go Public有关米卡列夫案的问题,但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监视仅是不得已而为之。”
 
事实上,在每年处理的250,000件新索赔中,只有“一小部分”(约0.01%)被批准在2016-20年之间进行监视。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