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安省伦敦嫌疑人将被控恐怖袭击 成为加拿大法律的里程碑

 


(大中报/096.ca讯):根据加通社的报道,10天前,安省伦敦市4死1伤仇恨事件中的疑凶,将被控以与恐怖活动有关的罪名,有法律专家认为,本案将为本国检控恐怖活动立下先例。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20岁的维尔特曼(​Nathaniel Veltman)于6月6日驾车撞向一个正在街上步行的穆斯林家庭,造成4死1伤。他被控4项一级谋杀及一项意图谋杀。警方认为他不认识这家人,只因对方是穆斯林就行凶。
 
尽管总理特鲁多很快便把事件称为恐怖袭击,但一个多星期以来,一直不清楚检控部门会否以跟恐怖主义有关的罪行提出起诉。情况在14日周一变得明朗化,维尔特曼在法庭聆讯中被告知,检察官已经取得对他控以恐怖主义罪行所需的一切批准,暂时还未公布是哪些具体控罪。

分享不同信息/观点,做明智判断/决策!请点击096.ca!
 
政界公众压力促使检控定调
多伦多的刑事律师大卫(Trevin David)15日周二在CTV新闻台节目访问中称,“我相信我们将看到政府会有更大的动机和推动力,以这类控罪提出起诉。”
 
自恐怖主义罪行于2001年成为刑事法中特定的一部分以来,截至2018年,本国有55人曾被控以相关罪行。然而,只有一次案例是把恐怖主义控罪用于谋杀案。这是因为此等控罪会令检方增加额外的举证责任,却不会影响到被告获判的最高刑罚。与恐怖主义有关的谋杀和一级谋杀,最高刑罚同样是终身监禁兼最少25年不可假释。如果控以一级谋杀,检方须证明被告的行为是有预谋及蓄意;如控以恐怖罪行,则须证明被告是出于意识形态或政治动机而犯罪。
 
法律专家指出,检控部门这次以恐怖罪行起诉维尔特曼,原因有二:一是来自政界和公众的压力;二是警方在本案中很快便确认被告的行凶动机是出于仇恨,显示警方可能很快就掌握到一些相关证供。
 
由此可见,维尔特曼案的诉讼,可能会影响未来数十年本国对起诉恐怖主义活动的取向。
 
大卫律师说,如果维特曼被定罪,他的律师或官方可能会对他的判决提出上诉,以试图说服更高一级法院树立一个先例。
 
这个额外的举证可能有助于解释为什么在魁北克市清真寺射手比索奈特(Alexandre Bissonnette)、多伦多央街面包车袭击者Alek Minassian或夏里夫(Abdulahai Sharif)的案件中从未追究过恐怖指控,埃德蒙顿制造“独狼式恐袭”,造成5人受伤的嫌犯凶犯夏里夫在2017年面对11项指控,其中包括5项企图谋杀罪、4项危险驾驶等。虽然阿尔伯塔警方还没向他提出参与恐怖组织袭击的罪名,但当时警方在夏里夫的车内搜出了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的旗帜。2017年1月,在魁北克城的Sainte-Foy社区的伊斯兰文化中心(Islamic cultural centre)发生枪击案。枪手冲进清真寺之后就模仿穆斯林大喊“Allahu Akbar”(真主伟大),然后就扣动了扳机。顿时,多人倒在血泊之中。当时大约40穆斯林信徒在做晚间祷告,祷告人群中还有孩子。
 
就像比索奈特的命运在他的袭击发生四年多后仍然摆在法庭面前一样,上诉将意味着维尔特曼的最后判决会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的不确定之中。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