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预测显示 美国通胀将开始回落


 
(大中报/096.ca讯)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报道说,过去一个月,一项反映未来通胀情况的重要指标开始回落。这一动向应该会让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简称:美联储)略感安心,此前该央行预测事实将证明最近的通胀飙升很大程度上是暂时的。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这项指标就是通胀预期,涉及企业、消费者、就业人员和投资者对未来一年到10年通胀情况做出的预测。由于这种预期可以自我实现,经济学家们认为它们对未来的通胀走向至关重要。
 
通胀预期可以通过一连串调查和一些基于市场的指标来追踪,目前的通胀预期大多反映相同的情况。在去年10月至今年5月期间大幅攀升后,通胀预期现在已开始回落。
 
本月,接受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调查的消费者对未来一年通胀的预期中值飙升至4.8%,为2008年8月以来的最高水平。不过,消费者对未来一年的通胀预期很大程度上受到目前通胀率的影响,当前美国的通胀率为5.4%,位于13年高点。一个较令人安心的讯息来自消费者对未来5-10年通胀的预期:7月初,该通胀预期为2.9%,略低于5月份的3%,接近2000年至2019年调查中的平均值2.8%。

分享不同信息/观点,做明智判断/决策!请点击096.ca!
 


基于“平准通胀率”,即普通美国国债和与挂钩通胀的美国国债收益率之差,债券投资者似乎并没有在押注于通胀持续跳升。自5月中旬以来,未来五年的平准通胀率已下降0.19个百分点;之后五年的平准通胀率下降0.21个百分点。
 
此外,自1月以来,5年期平准通胀率一直高于10年期平准通胀率,这是自2008年以来首次持续出现这种情况。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首席美国金融经济学家Kathy Bostjancic表示:“市场正在传递的讯息是:‘我们认为近期会发生通胀,但通胀最终会缓解并回到美联储2%的目标这一水平——也许会略高一些,但肯定不会一直高企。’”
 
据亚特兰大联邦储备银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Atlanta)对六个州约300家企业的月度调查,自5月以来,企业的通胀预期也有所下降。7月初,企业对未来一年通胀率的平均预期为2.8%,低于6月份时预期中的3%,不过高于2012年至2019年间1.9%的平均水平。该调查衡量企业对自身成本的预期;企业成本变动不一定会转化为产品售价变动。
 
从理论上讲,个人和企业根据他们对未来通胀的预期来设定价格和工资水平。因此这些预期能自我实现。Bostjancic称,消费者认为,通胀正在上升,自己将不得不支付更高的价格,于是就去找他们的雇主要求加薪。Bostjancic表示,企业认为,通胀上升使其有空间涨价,并同意员工加薪要求,同时通过制定更高价格来弥补这些新增成本。她称,这是直觉感受,但也得到了经验证据的证实。
 
在美联储的经济模型中,通胀在很大程度上由闲置产能(闲置的劳动力和企业产能总量)和通胀预期决定。美联储副主席克拉里达(Richard Clarida)在4月的一次讲话中称,人们普遍认为,要在可持续的基础上实现价格稳定,需将长期通胀预期很好地锚定在与物价稳定目标一致的水平上。

分享不同信息/观点,做明智判断/决策!请点击096.ca!
 


20世纪60年代时,经济学家们认为,通胀和失业之间存在此消彼长的关系,这种关系被称作菲利普斯曲线,决策者要降低失业率就必须容忍通胀上升。但已故诺贝尔奖得主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等学者认为,工人会通过期望加薪以及如愿加薪来应对通胀上行,这往往会将失业率推升到原来的水平。20世纪70年代就出现了这种情形:失业率上升,但通胀并没有下行,因为通胀预期高企。

相反,在新冠疫情爆发前的十年,通胀预期较低且稳定,这可能解释了为何在失业率降至历史低点的背景下,美联储仍难以将通胀持续推高至2%的目标水平。去年由于经济陷入衰退,通胀预期大跌。但随着经济反弹至高于疫情前的水平,通胀预期也随之反弹。
 
SGH Macro Advisors首席美国经济学家Tim Duy说,这对美联储来说可能是个好消息,因为这可能有助于美联储将通胀率维持在2%的目标水平。(基于历史模式,略高于2%的预期通胀仍可能使实际通胀为2%。)
 
美联储的工作人员根据21项通胀预期指标编制了“共同通胀预期”指数,这些指标包括来自消费者、市场、企业和专业预测者的短期和长期通胀预期指数。美联储在6月会议纪要中表示,第二季度的共同通胀预期指数与2014年的水平相当,当时通胀水平并不高。
 
但一些经济学家担心,通胀预期可能会从现在开始稳步上升。数万亿美元的联邦疫情救济方案和充足的家庭储蓄帮助提振了需求。Naroff Economics LLC首席经济学家Joel Naroff说,这种情况,再加上疫情导致的供应链中断,给企业带来了几十年来从未有过的更大的定价权。
 
他称:“这可能导致更长时间的提价,而不是担心如果提价会失去市场份额。”

分享不同信息/观点,做明智判断/决策!请点击096.ca!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