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报告称,疫情对多伦多年轻人的心理健康影响可能持续多年
Mental health impacts of pandemic on Toronto's young people could linger for years: report

 
 
(大中报/096.ca讯) 加拿大CBC News日前发表了一篇专栏作家Kate McGillivray的文章,她注意到一份追踪多伦多生活质量的新报告对未来几年多市年轻人迫在眉睫的心理危机拉响了警报。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多伦多基金会的2021年“生命迹象”报告汇编了从数百项研究、采访和文章中收集的信息,警告在过去两年中,该市儿童和年轻人的 "心理健康挑战令人震惊地增加"。
 
这包括更多的年轻人自称的孤独感,因有自杀念头而到病童医院急诊室就诊的人数上升,以及饮食失调的人数增加。

 
这些趋势,加上等待服务的名单不断膨胀,正导致人们普遍担心过去两年对心理健康的影响将在疫情结束后继续存在很长一段时间。
 
多伦多基金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Sharon Avery 担心长期的焦虑和抑郁症会成为年轻人终身的疾病和负担。
 
疫情后遗症
Avery称心理健康挑战是疫情后遗症,有可能使心理健康系统不堪重负,特别是对年轻人而言。
 
2020年初,安大略省儿童心理健康协会(CMHO)公布的数字显示,约有28,000名18岁以下的儿童和青少年在等待心理健康服务和成瘾治疗,是2017年等待名单的两倍以上。
 
这一趋势预计将继续下去,"生命体征"报告引用了安省医学协会(OMA)的一份报告,其中描述了疫情后对心理健康服务需求的预期热潮,这部分是有历史先例的。
 
报告称,在1919年的流感大流行之后,心理健康挑战的高发率至少持续了6年。
 
OMA同一份新闻稿中提及,对十几年前SARS爆发期间不得不接受隔离的人的研究也表明,人们在事后经历了创伤后压力和抑郁症。

 
那么,为什么会持续那么长时间呢?

Asante Haughton表示,部分原因是由于创伤的治愈方式。他是心理健康倡导者,也是为年轻人提供心理健康服务的专业人士。
 
Haughton说:"我们的身体有能力度过生理创伤......然后当这种经历结束时,我们才会感受到精神创伤。"
 
Haughton 表示,2020年3月之后,寻求帮助的年轻人数量急剧上升,就算求诊数量再上一个台阶,他也不会很惊讶,"因为加拿大开始远离疫情了"。
 
他认为现在更大的挑战之一是,医院是否有足够的基础设施来支持医护人员可能会收到的大量心理就诊人士。
 
Octavia Sampson也认为对心理健康服务的需求将增加。
 
她是一名心理健康顾问,也创立了一个旨在支持并为黑人妇女和女童提供生理、心理和社会健康服务的团体Afya Collective。
 
她认为现在人们处于生存模式,所以他们还在努力。来找她的很多人都在问她:“我的下一个目标是什么”。
 
她透露这些人一旦失去眼前的目标,就会有一部分人意识到:"'哇,我的整个世界都变了",然后进入心理调整期。

 
需要更多的方案和实际支持
Sampson和Haughton都认为需要更多的计划和服务,其中,Sampson 主张更多服务面向年轻人开设。
 
Haughton 认同心理健康服务是至关重要的,还要关注黑人和原住民年轻人,以及在城市中服务不足的地区。
 
他还表示,需要做工作来解决让生活变得困难的日常压力来源。
 
他明白年轻人生活压力很大: 需要有工作,需要支付房租, 还需要负担食物和交通等。
 
这与Sharon Avery在"生命迹象"报告中发现的情况相吻合,该报告描绘了年轻人在城市生活中苦苦挣扎的情形,这可能对心理健康造成重大影响。
 
她解释说:"年轻人失业人数不成比例地高,年轻人对他们的未来不抱希望,多伦多一半的年轻人正在考虑搬出安省,因为他们认为他们无法维持生计。"
 
她还表示,如果把少数族裔年轻人的问题叠加在一起时,报告中的数字甚至会更高。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